啃文书库 > 全球高武 > 第774章 富人不懂穷人苦

第774章 富人不懂穷人苦

    办公室中。m.x23us.com
  
      陈云曦一脸钦佩道:“方平,你这么一来,现在学校好多了。低品学员都在修炼战法,等着挑选人员参赛,中品武者都是修炼,高品武者都在准备大战……
  
      如此一来,魔武各司其职,没了之前的散乱,也没了之前的躁动……”
  
      对方平,陈云曦向来觉得方平是最厉害的。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简单的一次交流赛,就解决了很多麻烦。
  
      方平笑呵呵道:“一般一般,就是顺势而为罢了。对了,这次参赛人员,不管是开后门还是怎么着,弄点黑幕出来,让方圆参赛!”
  
      陈云曦笑容满面道:“好,你这是要让方圆也正式走上台前了?”
  
      方平诧异地看着她,半晌才干咳一声道:“那个……通过一些渠道,告诉各家武大!击败了方圆,狠狠打击她,击败她的,都奖励1斤能源石!或者价值等同的资源或者别的都行!
  
      我就是告诉这臭丫头,她真的太弱了!
  
      别说地窟武者杀人不眨眼,就是在地面,那也是弱鸡。
  
      同阶武者,打她跟打着玩似的,我看她还有没有脸提去地窟的事!
  
      这丫头,我几天不管,她就怂恿同学和她一起去地窟,不要命了!”
  
      陈云曦忽然极度同情方圆,你哥太狠了!
  
      击败了你居然还有额外奖赏!
  
      你一个三品中段武者,去参赛本就算弱的了,别说有额外奖励了,没有你也得败。
  
      现在有了……你恐怕败的会怀疑人生!
  
      到时候魔武这边再弄点黑幕,每战都让她第一个上场,每场都输……
  
      想到这,陈云曦同情道:“会不会太狠了?这么大的打击,她能承受住吗?方平,圆圆毕竟才16岁……”
  
      方平叹道:“这点失败都无法承受,你还指望她承受更难接受的?
  
      你当初参加交流赛,连上场的机会都不给你,大狮子说你不适合参赛,干后勤算了,你被打击到了吗?
  
      那时候,你连地窟都不知道,不也撑过去了。”
  
      “那不一样……”
  
      “一样的!”
  
      方平笑道:“没必要担心这些,武道修炼,在自己人手上吃点亏,比在敌人手上吃亏强!起码自己人不会杀了她。”
  
      说着,方平又道:“这两天,我准备去京都看一下校长,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了。等从京都回来,我就要去地窟了……”
  
      方平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陈云曦,再次笑道:“你近期不要闭关,好好打磨一下境界,精血合一境想到七品,真要靠着天材地宝强行冲上去不是好事。
  
      你虽然也时常下地窟,可战斗经验不算太丰富,起码六品境的战斗,你没经历多少次。
  
      贸然掌控了七品境的力量,失控就麻烦了。”
  
      “我知道的。”
  
      “那就好。”
  
      “……”
  
      ……
  
      方平和陈云曦交代了一番,又处理了一下魔武的事务。
  
      12月6号,方平启程去京都,准备去看看吴奎山的情况。
  
      ……
  
      就在方平动身的同时。
  
      京都。
  
      一处四合院中。
  
      三位绝巅境都到了,围着漂浮在中间的吴奎山,都皱起了眉头。
  
      “他现在什么情况?”
  
      南云月看了一会,凝眉道:“按理说,他能不能融合本源道,都该清醒了,要不然冲突的话,早就该死了。
  
      现在人没死,可又没清醒,这都快20天了。”
  
      李振抱着双臂,盯着吴奎山看了一阵,摇头道:“不太清楚,也许是在消化玄玉真王的道。”
  
      他们俩说着,张涛却是一直盯着吴奎山在看。
  
      看了很久,张涛开始摸下巴,摸了一会,若有所思,其他两人看着他,等他下文。
  
      下一刻,张涛缓缓道:“我该留点胡子,长须的那种,免得被人当成年轻人看待。”
  
      “……”
  
      南云月两人脸色那叫一个难看!
  
      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情说这些?
  
      张涛也不管他们,笑呵呵道:“没什么事,这家伙有点意思……我之前让他吞噬玄玉的道,现在倒好,这家伙还真听进去了,不过他没吞噬……”
  
      张涛好像看到了什么,再次笑道:“真的挺有意思……他好像是把玄玉的道,包裹在了他的道之外!”
  
      “什么意思?”
  
      李振有些没听明白。
  
      张涛鄙夷地看着他,继续道:“就是说,他明面上在用玄玉的道,可他在用玄玉的道蕴养自己的本源道,外部是玄玉的本源道,内部却是他自己的。
  
      我不知道这算一条道还是两条道,他趁着自己的本源道虚弱的期间,把本源道给融入了进去……”
  
      “没冲突?”
  
      李振诧异道:“他怎么没发生本源冲突?”
  
      一般情况下,这种外来的道路,不是自己领悟的,会和自己的本源道产生冲突的。
  
      张涛再次摸起了下巴,半晌才道:“他的本源道有点特殊!大爱无疆?”
  
      张涛失笑道:“可能就是这意思吧,包容性的本源道,呵护的意思?玄玉的本源道,那也是要呵护的嘛,所以他现在反而没发生什么冲突……不过这样可不好……”
  
      张涛喃喃道:“这样的话,他一旦清醒了,可能就是绝巅境了!未必是好事,玄玉的道太强大了,他自己的道太弱。
  
      一旦靠着玄玉的本源道成就了绝巅,哪怕在蕴养他自己的本源道,之后他自己想成绝巅,也难了!”
  
      李振点头道:“不错,一条道已经成就了绝巅,再想成就第二条道,真的太难了!”
  
      “得变变才行!”
  
      想到这,张涛精神力波动,出声道:“小吴,别想着先成绝巅,不急一时!如果可以的话,让你的本源道消化一部分玄玉的本源道,齐头并进更好!
  
      这样一来,你不具备绝巅的战力,也不会有限制,反而让两条道都能走出很远一截!
  
      之后是两条道成就绝巅,还是靠自己的道,到最后期间吸收玄玉的道,看你自己选择!”
  
      吴奎山并未回话,不过身上气息有些变化。
  
      这时候,南云月忽然道:“张涛,你连他的本源道变化都可以看出来?”
  
      “用心去感悟!”
  
      张涛笑道:“另外我见的多,习惯就好。这种本源道的变化,我经常可以感受到,大体上可以猜到一些……”
  
      这话一出,两人都是一脸无语。
  
      李振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废话少说,能源石什么时候给我?”
  
      “瞧你这德行……”
  
      张涛嗤笑道:“你还没来,我就让人送去了,一吨而已,急成什么样了?”
  
      “先不说这个……”
  
      张涛绕过了这话题,若有所思道:“未成绝巅,就开始探索两条道,是不是要简单一些?你们也知道,成就了绝巅之后,自己的道太强,走出第二条道太难!
  
      如果,在一条道走出0.99的时候,不成绝巅,反而去走第二条道,再把这条道走到0.99,是不是可以直接成就双道绝巅?”
  
      李振心累道:“哪有那么简单!一条道都难走了,别说两条了!是走不靠谱的两条道一起成绝巅,还是走靠谱的单条大道成绝巅,你说哪个简单?
  
      你现在让张卫雨去走第二条道,他走的出来吗?
  
      就算走的出来,要多久才行?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他现在成绝巅境,这才是到手的好处,你别净想那些不靠谱的事。”
  
      “不靠谱?”
  
      张涛不满道:“这叫不靠谱?武道,就是在摸索中成长!怎么能叫不靠谱?你说不可能,现在吴奎山就有可能走出这样的道,当然,玄玉的道是外来的,未来的成就也有限。
  
      可真到了那时候,他也比一般的绝巅要强。”
  
      说话间,张涛看着李振道:“你的第二条大道走出多远了?”
  
      李振淡淡道:“你不是能耐吗?自己看!”
  
      “懒得看。”
  
      张涛不以为然道:“哪怕走出了999米,那也没什么,不值得我在意。我现在想的是,你如果粉碎了这条道,融入你自己的剑道当中,会不会让你更强?”
  
      李振皱眉道:“我可不跟你一样胡来!现在情况危急,我走出两条道,我会更强大,成为比肩命王的存在,反过来,我要是粉碎了这条道,结果剑道收获不大,那我就再次跌落了境界,和现在无差……那这5年来的努力,全都功亏一篑了!
  
      我们可没有这样的时间再去浪费了!”
  
      粉碎了那条还没成就绝巅的道,也许可以让他变强,也许……毫无变化,反而伤到了自身。
  
      这样的话,他这些年走出的第二条道就废了。
  
      可第二条道成就了绝巅,他本就是强力绝巅,也许会成为命王那样的存在。
  
      命王走出了两条大道,而且时间很久了,可是最顶级的绝巅境强者。
  
      “堪比命王……”
  
      张涛轻叹道:“堪比命王可不够!命王虽不弱,可以一敌三,大概也就是他的极限了。他可以挡住三位绝巅,可以挡住四位吗?五位呢?
  
      绝巅境,没有出现本质上的变化,无法出现碾压效果。
  
      三条大道又如何?
  
      走出三条大道的强者,战力就算达到了2点几的地步,对付5位绝巅?7位?还是9位?
  
      10位,他可以挡住吗?
  
      未必吧!
  
      真要以一敌十都能击杀了对方,那当年魔帝已经赢了!
  
      所以啊,堪比命王是没用的。
  
      我就不说有没有比命王更强的了,你堪比命王,也就堪堪抵挡三位真王,其实还是没太大效果。”
  
      李振无语,南云月更是无奈,开口道:“张涛,你是一天比一天狂妄!现在命王这个级别都没用了,你自己呢?
  
      你把自己吹的倒是厉害,可也没见过你展露真实力,你以一敌二都悬,现在反而看不起李振,你倒是能吹!”
  
      “你懂什么?”
  
      张涛嗤笑道:“我之前以一敌五,其中有枫王,还有命王,照样打的他们落荒而逃,你居然质疑我的实力?”
  
      李振不想说什么,南云月也不想开口了。
  
      继续吹!
  
      大家又不是不知道情况。
  
      命王压根没出手,枫王那些人则是顾忌他和镇天王联手,这才准备离开,可不是被张涛打的落荒而逃。
  
      这边正说着,张涛看向南方,笑道:“那小子等不及了,人来了!”
  
      过了片刻,李振才道:“刚好,去见见他,问问魔都地窟的事,这小子怎么打算的。魔武这边,到现在也没个准信,魔都地窟还是要打回来的。”
  
      “走,一起去见见。”
  
      “……”
  
      三位绝巅也算重视,很快通知了下去。
  
      ……
  
      半小时后。
  
      方平在一个大厅见到了三位绝巅,相当正式的场合。
  
      方平扫了一眼,好像是平时电视上看到的那种会客厅,接待一些外宾的,或者地方大员。
  
      地方是在教育部,除了三位绝巅,还有一些人作陪。
  
      “见过三位部长!”
  
      方平客套了一句,接着看向张涛下方的王庆海,笑道:“恭喜王部长再进一步!”
  
      王庆海苦笑道:“别,别恭喜我!我虽然突破到了九品……可还真未必是你对手。”
  
      说起来都丢人!
  
      可这是事实,他只是弱九品而已。
  
      张涛不动声色道:“庆海实力差,在于缺乏神兵,有柄九品神兵,会强不少。金身淬炼的也一般,刚到六锻初期就晋级了九品,气血现在也才11万卡,又没本源道增幅……
  
      11万卡,那就是单纯的11万卡,破灭之力有限,战斗起来,那就是靠气血底子,的确是弱九品中的弱九品……”
  
      方平笑道:“原来如此!王部长,魔武这边还缺一位副校长,王部长要是愿意去魔武,这些都不是事!”
  
      “……”
  
      李振和南云月有些憋不住想笑。
  
      撬墙角撬到教育部了,你张涛不是想打秋风吗?
  
      这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却不想,下一刻,张涛忽然看向王庆海,淡淡道:“王庆海,你被降职了!你去魔武担任副校长,另外,武安军38千人团,你带5个千人团去魔武!
  
      这也是念在你多年为教育部做贡献,我让你带走的全部实力!
  
      回头收拾一下,和方平一起回魔武吧。”
  
      “……”
  
      方平一脸呆滞!
  
      我就这么一说!
  
      你……这老不要脸的,居然真给我丢来了?
  
      不但丢了王庆海,你还把5000人的武安军丢到了魔武?
  
      他这边还没开口,王庆海一脸悲伤,无奈道:“好,那我马上去收拾,副部长成了副校长……罢了罢了,刚好方校长相邀,我就去吧!
  
      部长,您好好保重,庆海先告辞了!”
  
      王庆海说完,看向方平,叹道:“方校长,以后就靠方校长支持了!去魔武也好,在教育部,寄人篱下,也不容易,那我现在去收拾,方校长走的时候记得通知我。”
  
      话落,王庆海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至于方平怎么说……他自己刚刚才说的,邀请王庆海当副校长的!
  
      现在拒绝?
  
      王庆海不要面子的?
  
      一位九品境强者,教育部副部长,对方平也颇为照顾,这时候你当众打脸,这打的不是脸,是心,人家会心碎的!
  
      你方平自己出尔反尔,还有点诚信可言吗?
  
      这可是正式场合!
  
      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冒出了一架摄像机,正对着方平呢。
  
      方平嘴角抽动,我服了!
  
      比不要脸,我真的不如老张。
  
      不服不行!
  
      人家大概都算到他说什么了,就等着他呢。
  
      故意提一下王庆海缺啥,老张都能知道方平回啥,顺势就给干了,你现在说不要了,这让王庆海怎么办?
  
      方平嘴角抽动,缓缓坐下,“部长,王部长这说降职就降职,开会讨论都不用的?”
  
      张涛无所谓道:“那好,开会讨论一下,大家有意见吗?”
  
      李振和南云月对视一眼,满脸无语,我们该说什么?
  
      “没意见,那好,通过了。”
  
      张涛一脸随意,方平无语,又道:“王部长去魔武可以,至于那5000武安军就算了,毕竟是部长的心血……”
  
      “那不行!”
  
      张涛淡淡道:“这无端端的降职,怎么也得给点补偿!他一个九品武者,也不能真的荒废了,带着5000武安军,去镇守一窟都够了。
  
      刚好,哪怕魔武不要,他也能带着武安军干点正事。”
  
      方平再次深吸一口气,咬牙道:“好,我没意见!不过武安军的拨款,需要教育部拨款!”
  
      “这是当然!”
  
      张涛淡笑道:“每月一团拨款1亿财政资源,这也是惯例,这么算的话,5团5亿一月,一年60亿!”
  
      张涛叹道:“那就60亿吧,虽然按理说不在中央,要掉档,不过现在也不是算计这些的时候。”
  
      “60亿一年……5000武者!”
  
      方平脸色再变!
  
      换言之,一位武者,一年才120万?
  
      你逗我!
  
      一旁,李振轻咳一声道:“张部长,别忘了,还有一些补贴,你说的是基本工资!”
  
      “对对对,差点忘了,补贴也不少,补贴比基本工资还高一些,一年下来,大概也有120亿了,比工资高一倍呢!这么算下来,那就是一年财政拨款180亿了……养武者果然花钱,之前都没算过账。”
  
      张涛感慨万千,方平一脸愤慨。
  
      别逗我!
  
      一年一位武者360万?
  
      现在的九品能源石,官方定价相当高,不过武大这边,已经开始降价,一克60万。
  
      6克能源石?
  
      一年?
  
      两个月才1克!
  
      见方平愤慨,张涛淡淡道:“这可是真正的标准,方平,我可没忽悠你。武安军这边你不用管,在魔武安排个地方给他们入住就行,一般情况下,他们都在地窟。”
  
      方平见李振也微微点头,皱眉道:“政府有这么穷吗?一人一年才6克,10万人的军队,还是最高级的军队,一年也才1200斤。
  
      三部四府,7支直属军队,也就20万人左右,一年2400斤?”
  
      张涛淡淡道:“这是直属军团,可各地军队,很多。如今,军部又开始扩招,不是小数目,扩招百万!加上原本的百万,两百万军队!
  
      要是都按照这标准来,一年就是24000斤,12吨九品能源石……一年!”
  
      张涛感慨道:“而政府的能源石储备,现在是60吨,换算成九品能源石的话。
  
      方平,你想想,政府储备只够军队用五年的!
  
      可除了军队,武大也需要拨款,各地总督府需要拨款。
  
      毕竟钱和资源还是不一样的,造钱……我们造再多都行,关键是资源不够。
  
      按照全国的武者消耗,以及每年拨款,别看60吨好像不少,就现在这情况,三年就能给花了。
  
      战争,未必会有收获。
  
      外域一些能拿走的矿脉,我们都拿走了,剩下的都很难拿到了。
  
      这还是日常开销,战争一起,消耗更大,打仗就是打资源,战争频繁的话,两年,最多两年就耗空了资源!”
  
      张涛笑道:“所以我给出的这个数字,可不是捏造的,也不是抠门,是真的只能如此。不少了,其实近期还提升了大家的待遇,不然以前更少。
  
      没办法,情况在这,我们得节省着用。
  
      要不然,全面大战到来,我们总不能边战边抢吧?
  
      那也太不靠谱了,总得现在给未来留点,谁也不清楚未来什么情况,一点战略储备不留,还怎么打下去?”
  
      李振淡淡道:“张涛没说假话,的确储备不多,只能如此。”
  
      方平瞥了几人一眼,行啊,我这是说一句话,这几位就有话等着我呢!
  
      得,我不说了!
  
      5000武安军,一年薪资是60斤能源石,我算是知道了。
  
      这还是最顶级的部队!
  
      合着我说击败魔武的学校,奖励100斤能源石……真的有点多了,难怪那些学校兴奋的跟打鸡血似的。
  
      “我这是露富太多了,被盯上了啊!”
  
      方平心中感慨,太有钱了,富可敌国,自己这次直接烧了政府三分之一的能源石储备,难怪张涛差点没气吐血。
  
      方平也不接话茬,别看我,我现在也没钱。
  
      都花了!
  
      再说了,有钱也不给你,再说吧。
  
      我是来看吴奎山的,结果三大绝巅搞的浓重至极,都在这等着我,干嘛呢这是!
  
      方平心中无奈,吐槽了一阵,用的着每次看到我都要哭穷卖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