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如意小郎君 > 第七百七十六章 希望

第七百七十六章 希望

唐家能不能斗得过唐宁,能不能斗得过方家?
  
  唐昭的这个问题根本不用回答。
  
  唐宁受尽陛下恩宠,如日中天,方家把持户吏两部,权柄深厚。
  
  如今的端王,加上他们唐家绑在一起,也斗不过唐宁和方家中的任何一个。
  
  他们所倚仗的,只是端王年长的事实,这个倚仗是陛下给的,他什么时候想收回去,就能什么时候收回去。
  
  到那时候,唐家和端王,将被打入到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历史总是相似的……”唐昭叹了口气,说道:“端王表兄干尽了蠢事,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陛下和朝臣的底线,真以为陛下除了他,就没有别的继承人了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事情,史书上比比皆是,差这一次两次?”
  
  唐琦吞咽了一口口水,说道:“长幼有序……”
  
  “别说什么长幼有序。”唐昭挥了挥手,说道:“如果长幼有序是不能改变的规矩,今天坐在龙椅上的,就不应该是陛下。”
  
  他看着唐琦和唐淮,问道:“而且你们没有发现吗,这次端王表兄被群臣攻击,事情本来已经平息了,一夜之间,反而愈演愈烈,明显是被人操控的,朝中有谁能同时操控这么多官员,怕是唐宁也没这么本事……”
  
  “王相……”唐琦喃喃道:“难道王相对端王不满,不,这不可能,他今天在朝堂上还为端王说话了。”
  
  “那又如何?”唐昭看了他一眼,说道:“润王现在明显还不是走到人前的时候,让他出来干什么,当活靶子吗?”
  
  唐淮咬牙道:“所以他们让端王当活靶子?”
  
  “也不一定,这只是我的猜测……”唐昭摇了摇头,说道:“王相没有足够的动机帮润王,他和方家没有交情,除非是不想端王继位以后葬送江山,我猜朝中大部分官员都是这么想的,到时候,就算陛下想传位给他,群臣都不会同意,陈国的江山不是赵家的,而是大家的……”
  
  想到这次群臣弹劾端王的激烈程度,两人面色开始发白。
  
  唐昭长舒了口气,惋惜的说道:“其实我们很可惜啊,哪怕是一头猪,坐在端王表兄的位置,每日吃吃睡睡,睡睡吃吃,他的皇位也跑不了,可他呢,不好好待在圈里,非要拱出去害人,现在全京师都知道他是一头猪,不仅蠢,而且坏,百官可以允许一头猪做皇帝,但不允许这头猪没事了就乱拱,拱塌了猪圈不说,还要拱塌他们的房子……”
  
  唐昭的这个比喻很不客气,但作为端王的舅舅,和他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唐淮和唐琦知道他说的一点儿没错。
  
  可即便他是一头蠢猪,坏猪,也是唐家重新翻身崛起的希望,端王倒了,唐家将永无翻身之日。
  
  然而事实又让人绝望,方家与唐宁,对于现在的唐家和端王来说,无疑是两座山峰,望之尚且生畏惧,更何况是攀登?
  
  唐琦退后两步,缓缓的坐在椅子上,难以置信道:“唐家和端王,就这么完了?”
  
  唐昭摇了摇头,说道:“那也未必。”
  
  唐琦猛地看向他,说道:“有话快说!”
  
  唐昭道:“首先,端王表兄必须意识到他是一头猪,吃吃睡睡就可以了,其他的什么都不要做……”
  
  “我会告诉惠妃,让她亲自警告端王的。”唐琦看了他一眼,说道:“还不快说你的办法!”
  
  “办法很简单。”唐昭看了他一眼,说道:“如果有人想要润王上位,他们现在不将润王推到人前,是因为时机不到,他们在等,等个五年八年,等到陛下身体不行的时候,润王也长大了,到时候,皇位不传给他,难道传给一头猪?”
  
  唐琦沉声道:“说重点!”
  
  “不要心急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唐昭瞥了他一眼,说道:“他们想等润王长大,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再将他推出来,可是如果他们的时间只有一年两年,甚至更短呢?”
  
  唐琦怒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唐昭看着他,说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如果陛下在两年之内,一年之内,身体就不行了,润王还等得到吗?”
  
  “全是废话!”唐琦道:“这种事情,我们怎么确定,难道陛下的身体会听我们的话吗?”
  
  “这个嘛……”唐昭对他神秘的一笑,说道:“你懂得……”
  
  唐琦表情一怔,回过神来之后,大怒道:“畜生,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好大的狗胆,来人,把他给我拖出去,重打二十板!”
  
  “你们这是过河拆桥!”唐昭下意识的向外面跑,跑到一半,才像是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看着唐琦,说道:“爹,你还以为这是以前的唐家啊,府上护卫早就跑光了……”
  
  砰!
  
  唐琦拿着桌上的茶杯扔了出去,茶杯飞出去的时候,唐昭已经闪身到了门外。
  
  房间之内只剩下唐琦唐淮两人的时候,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某种光芒。
  
  那是希望的光。
  
  ……
  
  端王殴打张大学士之后,就被陛下施了杖刑,休养在家,弹劾风波发生的前后,他都没办法露面。
  
  好在弹劾事件也没有再对他产生什么影响,他毕竟是亲王,张大学士也不敢将他得罪的太过,当朝向陛下求情,端王亲王的位置才得以保全。
  
  在这件事情中,其实最可惜的是怀王。
  
  虽然他的身份不如康王端王,但若是两位皇子都被罢黜,没有被波及到的他,便无限的接近那个位置。
  
  事实上,这次的事情过后,端王那在众人心中本就不高的地位,再次一落千丈,再加上康王自我放弃,怀王的身影,在众人心中陡然高大起来。
  
  抛开他母妃平民的身份,抛开他孤身一人,没有结交任何利益团体,怀王的能力和秉性,都在康王端王之上,也未必没有笑到最后的可能。
  
  这次的事情之后,有些人的视线,终于落到了怀王身上。
  
  深夜,怀王府,书房之内,一名下人将几封请柬放在桌上,说道:“殿下,那些人又送请柬来了……”
  
  怀王看也不看,拿起几封请柬在蜡烛上晃了晃,便将之丢掉了火盆中。
  
  那下人看着京中几位权贵送来的请柬在火盆中燃烧,脸上浮现出一丝可惜之色,缓缓退了出去。
  
  今康王颓废,端王失了人心,这些人向怀王示好,无非是想要将赌注压在他的身上,助他夺嫡,可惜他们的心意,只化作一团火焰,很快便燃烧殆尽……
  
  自家殿下,对于这个位置,似乎一点儿都没有想法。
  
  书房之内,待那火焰熄灭之后,怀王提起笔,表情平静的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字。
  
  一个“方”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