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剑徒之路 > 第1211章 兄弟们

第1211章 兄弟们

ps:新的一月开始了,老惰在这里厚颜向大家求保底月票,这对一本书的排名非常重要,重要到老惰是吃鸡蛋面还是清汤寡水面!
  
  五月发生的事很多,对老惰来说,头一次站上分类前六,这是个伟大的突破,没有你们,我做不到,真诚的感谢大家!
  
  废话不多说,六月开始,每五百月票加一更,直到老惰坚持不住为止,还是那句话,我不水,你不弃,大家一起走过这段剑徒之路!
  
  ………………
  
  五环界东南域,无上道德真宗的领地中,一群修士正御空而行,这是一只精悍的小队,由一名真君领着数名元婴组成,他们正处于完成任务后的返程中,所以,很放松。
  
  “黑曜师叔,这次任务完成后,咱们这片区域就再没什么有威胁的势力了吧?不知下一步宗门指向哪里?总不能大家就这么闲着,我看周围还有很多势力忙的焦头烂额,急需帮助!”一名元婴兴致很高。
  
  无上道德真宗,论硬实力,哪怕在天狼这么大的界域中,也是足以与无相比肩的存在,还要稍强于血河戮神等派,所以荡)平地盘中的反抗势力显的波澜不兴,自己盘子里的吃完了,当然就要看看锅子里,别人碗里,也是大派的通病。
  
  黑曜沉稳严肃,丝毫没有因为任务进展顺利而盲目自大,数百年来,自盲道一战遭受重大打击后,他早已褪去了曾经的青涩,成功晋得真君,成为无上门派中被寄与厚望的中坚宗务力量,
  
  当然,仇是没指望报了,那只乌鸦现在在无上修士中也很有名声,和观渔有交,还曾救了大长老乔山,黑曜现在看到那只乌鸦都得绕着走,曾经的恩怨早已淡去,现在还隐隐有一丝佩服之意。
  
  “寰宇未平,莫启杀机;联军一衣带水,互为依靠,现在冒然伸手,联军机-制尚存,容易引起众怒,得不偿失;总要再过百年,现在么,别人不邀请,我们哪里也不能去!”
  
  几名元婴修士有些失望,其中一个脑子活络的笑道:
  
  “师叔说的是!别人不邀请,我们不能去;可是邀请么,总是有办法的……”
  
  他们几个在说笑,黑曜却不引人注目的微微一震,意识深处浮起一股莫名的感觉,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在招唤他一样……
  
  修士来到元婴境界,已初步具备心血来-潮的能力,到了真君层次,这种能力更是突出;凡人称之为直觉,修士则理解为天人感应,是决定他们修行方向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很少有修士对此不理不睬的。
  
  “你等且先回去,沿途不可多事,我还有些事,去去就来!”
  
  黑曜说罢,也不等他们回复,形微闪,已是踪影皆无,留下一群无上元婴面面相觑,也不敢询问。
  
  ……东南域,苍穹剑门。
  
  我为剑狂困惑的抬起头,仰望星空,他能感觉到那股召唤,发自内心,意识深处,惑无穷,仿佛有一件极重要的事,需要他去完成!
  
  可他,不想去!
  
  苍穹剑门是内剑门派,人数上居三家剑派之末,要说传承,轩辕和嵬剑山是艰难的话,他们就是无比的艰难,
  
  所以,苍穹剑门极重守心,门中剑修意志坚定,从不以外惑而动。
  
  我为剑狂在当初进入宝船时就已经是元婴后期修为,离真君就差临门一脚,也是和观渔一样,压制自己,以求更高的成君概率,这样的人,在红尘万丈的磨练中,其灵往往更坚韧,更不为所动。
  
  简单的说,他们这样的修士对曾经的红尘万丈的召唤更具抵抗力!
  
  修士这个群体,有顺从内心感觉的,也就有理智抗拒冥冥安排的,有顺势而为的,就有逆天而行的!
  
  走出静室,飞剑飚而出,斩向虚空,仿佛要斩断天道的羁绊,一番发泄后,我为剑狂长出一口起,对天嗤笑道:
  
  “我剑狂行事,岂能受他人意志左右,我就不去,你能拿我怎样?”
  
  顺势而为的,也不一定就是错误;逆天而行的,也不见得就正确,起码在这种感觉中,对李绩而言,黑曜的行为对他更有利些,这一点,却又不是我为剑狂能揣度的。
  
  如果他知道李绩有难,又哪还会去管什么心意,感觉,逆天,那是一定飞过去先帮了手再说……可惜,没有如果,
  
  天道弄人!
  
  这样的况发生在五环界域各处,每个来自左周的门派当中,他们之中有元婴,也有真君,有的选择和黑曜一样顺从内心潜意识,有的也和我为剑狂似的,选择在命运中挣扎,抗拒;当然也有在犹豫中徘徊的……
  
  不管怎样,还是有数十道遁光拔地而起,向他们感应到的地方飞去。
  
  赵厨子含笑应对着李绩接近疯狂的攻击,他一直就搞不明白这人在图什么?好好防御好自己不好么?又杀不死他,难不成还真想看穿他在过去的根脚?连他那三个实力无比强大,现世斩杀能力恐怖的阳神师兄都做不到的事,他一个小小神又凭什么能做到?
  
  他的那片红尘破布,能召唤到的人会很有限,因为按照当初的红尘万丈游戏规则,他首先要影响到其中至少一位的领头人,然后才能通过领头的再影响一大批,但显然,目前的状况他还做不到这一点,
  
  那几个领头的都在这里么?是否在战争中生存了下来?是否接受红尘万丈的召唤?如果领头的还是个元婴,又怎么能影响到那些真君?
  
  因为红尘万丈的被毁,这些效果就很难完全达到,但哪怕是最小的概率,过来几个人帮他缠住这个剑修还是有把握的,如果其中再有二,三个真君,基本就大局已定。
  
  所以,赵厨子现在的心态很放松,他调侃道:“乌鸦,你这么白费力气,是想看透我的过去么?你信不信,我便站在这里不动,让你砍个千百次,你也注定达不到目的?”
  
  李绩笑道:“那好,你先站这里别动,别还手,让我杀几百次先!”
  
  赵厨子摇摇头,真是天真!本来他还对这剑修的实力潜力十分的忌惮,但现在看来,却是个一根筋,不懂变通!
  
  远远的,通过红尘万丈那块破布,都能隐隐感觉到有修士接近,这让他在诸般艰辛后终于浮出了笑容,
  
  一个,二个……七个,八个……破布的效果之好,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等等,还没完,二十个,三十个……怎么回事,这些人怎么扎堆前来,是恰好那几名领头人都在这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