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剑徒之路 > 第1210章 招唤
    赵厨子很郁闷!
  
      因为他发现,哪怕是用互伤这样无耻的办法来针对这个小剑修,他所能达到的效果也很有限;这个家伙一身强悍的体功让他在面对伤害时拥有类似于体修那般的防御能力。法抗物抗都很高,有一层几乎练到极致的五行剑衣,恰到好处的减伤,以及变-态的混沌雷体。
  
      三种精心搭配的防御手段层层阻截,最终能真正伤害到这个剑修的力量就很有限,而为了伤害到剑修,他已经舍弃自身数次,而且必然的,以后这个次数还会增长。
  
      一个阳神和阴神的战斗打成这样真的很丢人,是偶然也是必然!
  
      一方面,这只乌鸦的能力早已远远超出了阴神的范畴,如果抛开法力修为,他已经事实上的站在了元神之巅;如果只论道境剑术,说他是个年轻的阳神也不为过。
  
      另一方面,是他自身的原因!如果抛开眼光见识,他就是个阳神中的垫底,简单的说--渣渣阳神!
  
      从元婴后期到阴神,他花了不足二十年;从阴神到元神再到阳神,只用了不足十年,这样空前绝后的速度,在带来境界的恐怖提高后,也引来了无数的后遗症,天道是公正的,超出常理的晋升,也就意味着他会失去很多东西。
  
      比如身体,比如道术,比如意境,等等。
  
      他空有一脑子的体修秘法,却因为过快的提高速度,让身体脆弱的仿佛布娃-娃;空有满脑子的道法秘术,却因为这具身体没有时间来练习,适应,其中威力最大的一部分无法使用;空有见识深微的道法意境,却因为法力无法支撑,而不能显现出它们应该有的威力。
  
      就像一个满脑子都是技击招式的孩子,其身体并不足以发挥出他脑子里的东西。
  
      他的这具身体,从来也不是为了斗战而准备,而是为了牺牲,为了当个替罪羔羊,所以,很多正常阳神应该具备的能力,他没有!
  
      在数千年的准备中,他也从来没有想过未来会有一日,能遇见乌鸦这样的怪-胎!
  
      他是衰境,不是神仙,无法清晰的探知自己的未来。
  
      这一切的发生都是那么的鬼使神差,如果当初在地心幼域乌鸦被诱惑冲境,他不会有这样的执念;如果当初下到地心的是位阳神,他更是一点异心都不会起!
  
      这是天道对他欺骗的惩罚么?通过这只乌鸦来执行?
  
      即使这样,凭借他上万年的修真经验眼光,凭借阳神不死的特殊能力,他也有信心磨死这个阴神小剑修,时间而已。
  
      问题在于,他只有十三天!
  
      他开始使用一些这具身体并不能熟练掌握的禁术,只为了给那个变-态剑修更多的伤害,代价便是他自己更频繁的被斩!
  
      唯一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这剑修好像修剑修成了一根筋!如果他把放在攻击上的精力多匀一些在防御上,他将注定不能在十三天中磨死对方,
  
      也许,小剑修还不了解他的矩术的底细?或者真像他自己所说的,他其实有鞭-史的心理嗜好?在走投无路时,这种疯狂的嗜好念头支配了剑修简单的大脑?
  
      至于杨姐姐是谁,他真的不知道,也不感兴趣!
  
      李绩当然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最有利,在他修行一生中,就是战斗的一生!哪怕他还不了解那道矩术的性质,但并不意味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对自己最有利!
  
      他仍然选择了和厨子对攻,以伤换死,是因为在修行道路上,有些东西终须面对;他不知道十三日之限,之所以进攻,是想借此难得的机会,实地验证他的三生杀劫,过去未来经!
  
      他想找到这个显圣化身的过去!
  
      穷遍这方宇宙,还能找到比赵厨子更肉的阳神么?还有能这么契而不舍的追着他献--身的无私奉献者么?还有比厨子更高明的隐藏自身过去的存在么?
  
      所以他也在赌,赌厨子磨死他之前,先找到这老鬼的根脚!
  
      至于向五环方向靠拢,只是备用的安全措施,他并不指望有奇迹发生--比如某个大势力的阳神突然出现,救他于水火之中,他很清楚,关注到这场战斗的修士不会少,阳神以下未必敢参与,阳神则乐的看轩辕笑话,这就是剑修一贯强势的后遗症。
  
      他对自己的伤势有清晰的判断,在影响到他的实力发挥之前,他会行险一击,如果不成,再转位防御,又能坚持一段时间,赵厨子终也不能把师兄们永远禁锢。
  
      现在的他要做的便是,尽量多的斩杀厨子的现世,以寻找到那一丝过去的真相。他有优势,二百余年勤修过去未来经,让他能比别人看到更多的东西,这一点,赵厨子可不知道!
  
      麻杆打狼两头怕,李绩担心的是在自己还有足够战斗力时能不能准确找到厨子的过去,赵厨子担心的是自己的以命换伤能不能在十三天内磨死这个剑修……
  
      厨子决定不能这样拖延下去,这乌鸦还有后路,接近五环后战斗不可避免的会显于人前,如果有一,二个胆大的修士对他攻击,势必影响战斗的走向,而他,孤立无援。
  
      怎么控制住这个剑修,是个大麻烦;事实上,修士在进入真君后,已经很难再用单纯的结界,空间来达到完全禁锢的目的,像他的因果空间,就需要一次斩杀才能施展,而且现在也明显不合时宜,真把这剑修圈进去,他自己也进不去,白白浪费时间!
  
      所有道术,都有其各自的限制,各自的付出;而完全的结界,又很容易被身具道境的真君修士冲出,这一路下来赵厨子也使用过多种不同的道境结界,可惜,那小子精通的道境更多,总能找到相克的道境迅速冲出,人又机警……
  
      他决定借重外力,反正这具身体也不用考虑什么道心的问题……
  
      从戒中取出一件物事,很普通,就像一块破布,这是他在红尘万丈被毁后,费尽心力拼凑出来的残次品,已不再具备红尘功用,但却能勉强发挥出一些红尘万丈对曾经进入过的修士的影响力,
  
      当然,因为是拼凑品,所以过往数十届的记忆早已不在,只最近的一次还能记忆犹新,这些人中,数百年过去,千来人中成君的可不算少,百十人是至少的,都是门派中坚,能随军前来并存活下来的,几十是有的吧?
  
      他也不指望都来,其实只需几个,感觉到呼唤帮他杀掉这剑修,则大事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