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剑徒之路 > 第970章 离界
    李绩这种思路的基础,在于一名修士不可能同时施展两种都能影响现实世界的意境,这种约束,不仅存在于元婴修士,其实对真君来说也是一样的,它们同样也只能施展一种意境,想改变,就只能换,而不能叠加。m.x23us.com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捏合大道变种的意义,就要远大于重新学习,毕竟,你就算是悟得数十种大道,施展时也是一种,又怎么可能强过他最熟悉,浸淫时间最多的五行,阴阳,杀戮,雷霆呢?
  
      四年多的纠缠,要说不累,那是骗人的,累不在身,而在心;
  
      这一次斗战的时间,就远远超过了他修道以来所有战斗时间加起来的总和!他一贯以自己斗战的疾掠如火而自豪,没成想这一次,直接打破了记录,四年,这好像是五衰修士的战斗方式吧?
  
      还有五年多的时间,在宇宙中,这么短的时间也做不了什么,他也不会再返回盲道长柄六星侧;就这么冲着坤道离界的方向,走到哪算哪儿,在搜寻灵机的同时,仔细琢磨自己大道意境的融合。
  
      紧张了四年,他需要放松一下,终究,也不是铁打的。
  
      李绩现在算的上领悟精深的大道,有五行,阴阳,雷霆,杀戮;有一定理解,并在日益加深的,有毁灭,空间;知道一些皮毛,属于浅层次认知的,有因果,太极,时间。
  
      其他的大道,他在矿星意识空间也接触了不少,却是谈不上理解,也许勉强能破坏一下,还是破坏不彻底的那一种。
  
      如此兜兜转转,也没有什么意外,这在宇宙通行中才属于正常情况,玉清灵机寻的艰难,越靠近坤道离界越是如此,心细的女修们对周边星域是真正做到了鸡犬不留,这让李绩的修为增长十分的缓慢,
  
      好在,在大道意境上的收获进展顺利,很是成功融合了几种大道,这一切,基本要感谢他与这个修真世界修士格格不入的世界观,他看问题的方式,解决问题的方式,在修士看来总是离经背道的,但却符合他前世的认知习惯。
  
      不是前世有多了不起,而是多一些看问题的视角,打破旧有的桎,这一点上,他这个穿越者有先天的优势,这大概就是他的金手指吧。
  
      一年后,他来到了天外天,那座七名坤道修士血染深空的地方,不是刻意,仿佛天道指引,兜来转去,就莫名其妙的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宫殿虽小,气势依旧,唯一留下的,就是越来越深的岁月痕迹;那只魂体早已被留香她们带走,他也正好积攒了些玉清,于是顺从天意,便留在这里,一边修行,一边打磨新近悟出诸般大道变种。
  
      理论上,修士在宇宙之中,无处不可修行,无地不能生存,便是孤悬深空,悬个十年八年也不是个事;但人类藏于心底深处的锢习,却让这些哪怕不惧风吹雨打日晒的修士,好歹也会给自己安个家,嗯,修真界叫洞府。
  
      家的感觉,也是人类一生一世的执念,哪怕会飞,也终不可能永远如鸟一样,鸟也需要一个能遮风挡雨的巢呢。
  
      有人因陋就简,有人铺张奢华,没有区别,不分高下,喜欢就好;
  
      象天外天这种宫殿,简单朴素,又格外透着大气的宫殿群,是符合李绩审美的,让他自己建是不可能,他懒的一批,但若是鸟占雀巢,也没什么压力。
  
      这地方,挑选的真的很不错!
  
      遥远处有一颗红巨星,放射出柔和的光线,配合一片大型星云,规律旋转,时隐时现,隐时如黑夜,现时若白昼,完美的再现出了黑白更替的自然现象。
  
      李绩甚至有躺在宫殿屋顶,看落日余晖的那种感觉,夕阳西下,星云尽染,偶尔还会机缘巧合下折射出七色彩虹的毫光,让人迷醉。
  
      和在界域中不同的是,孤身独处于如此壮阔的宇宙美景,那分沧然之意,孤独之感,寂寞之心,真正是有一种泪下冲动的!
  
      在这里领悟意境,得天独厚!
  
      李绩在深空宇宙游荡百年,还真未留恋过某个地方,但这天外天,上一次来去匆匆,未能尽领其中之美,今次静下心来仔细回味,却有了独据此地的念头!
  
      如果能把家搬来这里,平时修行练功,闲时有美同-居,日出而作,日落而栖,偶尔再有三,二好友过来一叙,提壶泛星河,把酒敬深空,岂不美哉?
  
      也不过仅只是想想而已,太不现实;安然来不了这里,就算真有朝一日她能成婴,是否能接受这样冷僻的生活?天外天和东海的差距,甚至比天和地的差距还大,他不能因为自己喜欢,就去强求身边人也喜欢!
  
      以他现在的实力,便是自己光明正大的独居都成问题,真让仇人对头知道了,找个机会围上,怕是插翅难逃!
  
      除非到得五衰之境,恐怕才有真正肆无忌惮立足于此的能力吧!
  
      有了这么一个安身落脚之地,李绩把还略显浮燥的心慢慢的沉淀下来,变的更平静,更贴合自然;他不知道别的修士怎么解决深空游荡中的修行问题的,是真的就能随便找个陨星便可以一悟十年么?
  
      家,真的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在这个地方,李绩的修行开始变的规律起来,心情放松,在孤独中找到了那份独属于自己的平静,玉清有些跟不上,也无所谓了,无非二,三年而已,也不算什么。
  
      闲暇之时,他竟然有机会在天外天最高大的宫殿屋顶上舞剑!这可能是古往今来修真界最离奇的事件,
  
      他喜欢这种感觉,唯一可惜的是,现在的他,再想出一身透汗已不可能,界域之中,他可以封闭自己的法力神魂来达到和普通凡人一样的出汗目的,但在宇宙中,封闭法力是不可能的,分分种就会被冻死,所以,汗无可出。
  
      这样又是一年过去,离青空峰会还有不足三年时间,他也不着急,这里距离青空界已经很近,三个月的路程罢了。
  
      这一日,深遂的宇宙中,几名过客不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