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剑徒之路 > 第968章 吸引
    连卢面色一变,“前辈,我记得这观渔道人似乎还擅长一道?”
  
      他话音才落,场中局势又为之一变,除了雷霆依旧,黄泉鬼气骤然为之一空,观渔顶着李绩的雷霆,强行转换大道意境,在付出一定伤势的代价下,把自身大道扭转为--太虚!
  
      这是两人四年来斗战中头一次有人受伤,也预示着局势走向白热化,观渔,要鱼死网破!
  
      防御,也能把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法修逼入如此绝境!当然,首先你需要有足够多,足够机敏的应对!
  
      这也是李绩第一次在被动下的压迫,对普通修士来说无用,打不过就走,但骄傲如观渔,自己便把自己逼进了死局!
  
      太虚,道大而虚静,道貌也!
  
      太虚无形,气之本体,其聚其散,变化之客形尔。顶点X23US
  
      无形世界“大虚“不是万物的生成变化的主宰,而是为有形世界的生成变化提供了运通场所,这是太虚的本质之一,观渔所为,不是演太虚施攻掠之事,而是拟态道貌,人为的依靠太虚的拟形,把身后的黑洞拟态出来,等于是把黑洞的本体,向前延伸了数万里,
  
      顷刻之间,在黑洞庞大而无可抵御的吸引拉拽之力下,观渔,李绩,一前一后,由慢至快,双双向黑洞投去!
  
      修士能不能脱开黑洞的拉拽?关键只在于距离黑洞的距离,在黑洞口一定范围之内,当然可以通过大道意境的转换把自己扔出去,而一旦过了某个临界,那就是神仙也没救!
  
      什么样的大道意境能做到这一点?先天大道中,先天五运不成,先天五德不成,五太不成,终结不成,先天宇宙不成……最合适的,首推阴阳,其次五行,这是先天大道中最基础,最本质,应用最广的大道,所以也是最多修士选择的大道,对观渔李绩来说,也是被封印的大道!
  
      这看起来象是观渔道人恼羞成怒后的同归于尽,可每一个人都很清楚,他一定有脱开黑洞拉扯的手段,现在要看的,便是李绩是否有同样的手段了!
  
      剑修手段相对单一,这在修真界不是秘密,他们依靠自己更强横的攻击往往能补足自己的短板,所以很少有修士愿意和他们对攻,哪怕强大如观渔。
  
      这在观渔和李绩的斗战过程就可以清楚的看到,观渔所有的谋划,都不是建立在最直接的暴力攻击上,而是各种迂回,诸多暗手--圣德封印,厄运降临,黄泉近身,比拼法力修为,一直到现在的借助黑洞力量!
  
      李绩已被封印了五行,阴阳,他现在还有合适的大道意境脱身么?杀戮不成!毁灭不成!雷霆不成!这些都是攻伐利器,却非自然环境转化之道,剩下还有什么?半吊子的空间,因果,太极么?
  
      李绩叹了口气,无上之婴,手段迭出,他大意了!
  
      说大意可能也不太准确,是反击的有些晚!
  
      想看一看对手的底牌,想领略顶级意境之争的真谛,是他一直隐忍的原因,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他恐怕还会这么做,毕竟,比起杀死一个人来说,更多的接触意境大道更重要,他之前没有,之后可能也很少再有这样的机会,在生死之间探寻大道的秘密。
  
      值了!
  
      李绩丝毫不顾忌在黑洞强大吸引力下的身不由已,任由身体飞向黑洞,只是全力御使飞剑,一剑接一剑的当头罩下,雷霆意境下的千剑一雷,在此时展示出了其恐怖的心理压力。
  
      连一贯镇定,星崩于前而面色不变的观渔,都不由为这剑修的疯狂而有些进退失措!
  
      不是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摆脱黑洞吸引么?这样毫无顾虑的攻击,是有必定脱身的把握?还是明知脱不开,欲要拉他一起陪葬?
  
      观渔的位置,比李绩更靠近黑洞数千里,所以他的近况更恶劣,他有后手摆脱黑洞的吸引,但前提条件是不能受到过多的袭扰!
  
      两人都被黑洞吸拽,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但一时间,谁都做不到摆脱,观渔是腾不出手,他要应付对手的死缠烂打,还有空间上方隐隐形成的恐怖雷霆蓄势,
  
      李绩则是根本不做!似乎除了杀死对方,其他一切皆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比的就是,在死亡的道路上谁能再多坚持一息!
  
      “疯子,这剑修疯了!现在还不想办法跑掉,这是想两人一起进黑洞同归于尽么?”
  
      围观的上百名修士皆屏住呼吸,这场精彩的意境攻防大战即将接近尾声,谁胜谁负,谁死谁活,马上便要揭开谜底!
  
      哪怕在这一刻,仍然没人能准确判断最后的结果!
  
      其实对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来说,整个斗战的奥秘变化所在,也是似是而非,也没几个能彻底领略其中之妙,只是感觉若是自己上去,恐怕也根本到不了利用黑洞这一步,早就败亡了,哪还有以后?
  
      剑修们都很着急,只有几个轩辕外剑一脸的无所谓,嵬剑山有剑修好奇道:
  
      “你们,都不担心的么?”
  
      一名轩辕外剑笑道:“我们担心个甚?要担心也得是无上修士担心啊,根据历史过往,这种情况下那观渔要么被拉进黑洞,要么被击成重伤!
  
      至于我轩辕乌鸦,嘿嘿,你给乌鸦上厄运,有意义么?他自己就是最大的厄运呢!”
  
      李绩的飞剑是越劈越快,在阻挡观渔施展摆脱手段的同时,也是在尽快积累雷势,以蓄到足以摧毁观渔肉身的程度;这是个抢时间的活,他也必须给自己留出时间,以摆脱这该死的黑洞。
  
      观渔感觉到了自身的失控,有黑洞拉拽在前,又有雷霆积聚在后,形势已不容得他再犹豫,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这个剑修,真正是个疯狂不要命的呢!
  
      你要赌,我便拉你一起赌!
  
      观渔心硬如钢,也不做摆脱动作,只是专心防御雷霆,却任由黑洞吸拽,因为他每被拉进千里,那个剑修也会同样如此!
  
      比的就是,谁有本事在黑洞中进的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