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剑徒之路 > 第905章 西塞
    西塞真君一直在关注着西宫上空的战况,在刀镰星周围,有无数陨星可供他修行,这是他的优势。
  
      不是他胆小,而是类似的情况他已经历过很多次,因为无上道德真宗在左周环系的强势,那势必会带来无数怀恨的力量,鼎新界他们不敢去,就只有来无上在星系内的分支基地。
  
      西宫遭受过很多次的袭击,既然敢来,就一定有把握能杀他,不仅有真君来过,也有元婴来挑衅,比如吾为剑狂和飒沓,他又不傻,才不会给他们越境杀敌做背景板呢!所以,西塞的对策就是装乌龟,不露头!
  
      玉宇来西宫的时间不长,所以不懂这些,而且这小子现在把自己看作是西宫的主人,作决定时也从不来请示他这个前辈,现在吃了亏,也是活该!
  
      用玉宇的生命来换取知晓挑衅修士的实力水平,这样的买卖对西塞来说再合适不过,离开宗门的时间太长,有些感情也就变得淡漠,哪怕他仍然忠于无上,但对这些没有礼数的后辈却谈不上感情。
  
      那坤修是坤道离界修士,这一点他很确定;至于为什么来,他心里也再清楚不过,天外天的异变他是始作俑者,这没什么好推捼的,但他却并不觉得自己应该担负最大的责任。
  
      当时他带人回去,是真心想拉几位坤修共同经营刀镰星的,那时的刀镰星还未露出不堪的虚实,星域各种势力在刀镰的争夺很激烈,他需要帮手。
  
      即使她们不愿意,他也不会使强,到了他这样的境界,对因果看的很清楚,就算是星系最坏的恶棍,也做不出这么明显的恩将仇报!
  
      但当时的主动权不在他身上,当时他也不过元婴后期而已,同行的几位真君才是主事之人,最糟糕的是,其中一名真君看上了坤道离界的一位坤修,想请她一起合籍双修,这才是战斗的真正根源。
  
      以后的事便无法控制了,那四位女修个个性格烈性,也难怪,没有性格的人也做不来几个人离开界域就一直在宇宙深空独自修行的举动。
  
      他只是个从犯,也是个引路者,但却不是祸首,西塞是这么认为的。而且在宇宙修行界,每一天,都在发生着同样的事情,没有实力的坚持,就是原罪!
  
      所以,他也不觉的就欠了坤道离界的,这样的心态让他顺利的晋级真君,更让他明白了修行的本质--弱肉强食!
  
      一个人孤守这颗星体,他必须学会保护自己,宗门,良心,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活下去,不断的强大,这就是他的理念。
  
      至于西宫宫殿群,毁了也不知多少次了,毁了,再建就是,刀镰星有的是人力,不缺这点资源,他也从未把自己的面子看的那么重;玉宇道人倒是很看重自己和宗门的体面,所以,他死了!
  
      对这名坤修他没有必杀之心,修道近二千年,有些事已看的很透,他没把西宫被毁是损了自己的面子,那根本是落的无上面子,干他球事?
  
      他担心的是,这名坤修回去后,会不会引来更多的坤道离界修士?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如果这名坤修是见到天外天的真相后,便径直跑来找他寻仇,那么,这坤修该杀!因为她回去后,势必引来更多的复仇者,他在刀镰星,还能不能安静修行了?
  
      如果天外天之事在坤道离界已不是秘密,那么其实杀不杀此人也没多大的意义。
  
      他个人猜想,恐怕还是以第一种可能最接近实际,否则没道理这坤修一个区区元婴后期就敢独自来找他麻烦!怎么也得来一队吧?那是坤道的传统!一人来,她当自己是剑修呢?
  
      要确定这一点,就必须搞清楚这坤修的挑衅是不是个陷阱!以他一直的观察,从斗战开始到结束,再到毁宫离开,种种蛛丝马迹表明这坤修心里有些怕了,她已过去了被仇恨支配的冲动期,现在明白过来,准备跑路了!
  
      所以,他决定杀之!
  
      此时的留香已经离开刀镰星数十万里,她没有刻意放缓速度,而是依李绩所言全力遁行,用李绩的话说,跑就要全速跑,你一步三回头的慢腾腾的,别人一看就知道你心中有鬼。
  
      所以当西塞的的神识扩散开时,看到的便是向坤道离界全速飞行的一道灵机波动,这符合一个杀人者的正常行为特点,至于为什么没使用渡空浮筏,也很正常,象修士的逃亡,未出危险区域时一般都不会用浮筏,因为感知受限反应稍迟钝,他们更愿意肉身遁行以保持战斗状态,待完全飞出危险区域后,再乘浮筏逃之夭夭。
  
      西塞的神识并未止于留香,他继续扩散神识,很快就发现另外一道灵机波动,那是渡空浮筏的灵机波动,而且,走的是不规则的之字型,
  
      西塞做出了错误判断,他认为这是个在深空中搜寻灵机的过路修士,象这种航迹莫名其妙的修士,十成十便是在找灵机。
  
      留给他进一步做详细勘查的时间并不多,元婴后期修士在遁速上比真君的差距并不那么遥不可及,尤其是在坐上浮筏后,他西塞也从来不是个以速度见长的修士。
  
      如果他再坚持神识搜索百息,必然会发现那浮筏虽然行踪不定,但大方向始终和留香保持着数万里的距离,可惜他没有,气运在这一刻抛弃了他,或者说,因果循环找定了他!
  
      意向既定,西塞不再瞻前顾后,这是一位大修的必然态度,神识紧锁留香,身体一晃,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在留香身后十数万里,再次瞬移,此时出现已距坤修万里之近,也不再隐藏行踪,也隐不了,鼓荡法力,如掣电流光,便如苍天孤鹰般,向前方的小雀鸟扑去。
  
      留香在西塞第二次瞬移时就已感觉不对,她是早有心理准备的,一挥手,一只花溪派秘制拟态人偶已掷出,同时身体一晃,同样瞬移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