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剑徒之路 > 第859章 琐事
    李绩再次来到飞来峰轩辕剑鞘,还好,这次负责指引的仍然是大象,如果还是上洛的话,那是免不了挨一顿数落的。
  
      对李绩这个弟子,大象基本上禀持听之任之的态度,以他在宇宙中短短不足百年所闯出的巨大名声,那些剑术想来也是练上手了的,既然有这本事,又何必再约束于他?
  
      但李绩的选择再一次超出了他的预想,
  
      “你怎么选了这个?时机合适么?”大象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这个弟子的节奏。
  
      李绩一笑,“总要打些提前量的!”
  
      他没有选择任何剑术,他的剑术体系已经成型,再把它们练到极致之前,他不会再选剑术,毕竟数个不成-熟的剑术,是永远比不上一种修到精深的杀手锏的。
  
      他选的是门功法--混沌天心策!
  
      他的功法中,黄庭内景经是基石,好就好在没有属性,可以兼容,这是他修为的保障,虽然修炼起来比较慢些,不过胜在法力精粹,纯净,暴发力极强,是很适合剑修的一种功法。
  
      成婴后他又修了门五行挪移,这是非常注重实战的一门功法,得益于他的五行婴,现在的他在斗战中的移动速度已经完全配得上剑修的需要,游荡宇宙近百年,他还真未见识过能在速度上让自己吃瘪的修士,这为他的纵剑手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现在,他选择混沌天心策的目的,便是在潜修过去未来经百年的基础上,对基于剑修的时间之剑做一个前期铺垫;轩辕内剑几大体系中,论来去如风,纵横捭阖,非纵剑莫属;可若论一剑定乾坤,越阶杀君,却非杀剑手法不可。
  
      所谓预则立,不预则废,他这样讲究规划,恨不得画个时间进程表的人,对自己未来的剑术走向都有一个极严整的构建;杀剑手法他现在还学不了,但却可以从现在搭建基石,未来才能事半功倍!
  
      自流亡地得到尘缘赠予的过去未来经,当时的他困于境界所限无法研习,但在成婴后这种情况得到了一定的改变,虽然仍然很吃力,但百年坚持下来,也很有些收获,这是第一步;今次取混沌天心策,这是第二步,以他估计,这双管其下后,再有一数百年,不用等到成就真君,他就有可能真正施展出三生杀剑的精髓,那将成为他对敌的致命一击!
  
      象步莲这样偏杀剑一脉的剑修,早在成婴后就开始研习混沌天心策,但李绩在偶尔的探讨交流中也知道她的进境很不如人意,三生之秘,非比寻常,便强若元婴,现在修习这种时间之术也有些勉强。
  
      他的优势在于过去未来经,但愿这门深奥致极的异界之功能在未来给他提供不一般的助力;象这种计划也没有必成的确定性,但反正也不会失去什么,李绩仍然按照自己的步调在走,结果怎么样,谁又有十足的把握?总比熬时间,熬境界要强的多吧。
  
      大象没再多说什么,两人并肩,在飞来峰上御风而立,虽然眼前的弟子还是元婴,还差他整整一个境界,但大象有时候就觉得仿佛这是个和自己能平起平坐,相提并论的道友,而不是个弟子!
  
      “飒沓,和我有三百年的交情!深空中的友谊,得来并不容易,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我成婴六百年,宗门外真正的朋友,其实也就几个而已,飒沓是一个,他的离开,我很难过!”
  
      大象看着崤山壮阔的雪景,平静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落寞。
  
      “我在宇宙中,听过您和飒沓,剑狂的名声,左周三屠。”李绩还是没敢问为什么您就是那一畜牲,他怕好好的伤别感言变了味道。
  
      大象斜了他一眼,“我们三人中,若论纯粹,尤以飒沓为最,我和剑狂常说,如果我们三人中有谁能最先证得真君,那一定是飒沓无疑,可惜……成也纯粹,败也纯粹,宇宙大道,又哪有纯粹可言,分寸才是真谛啊!”
  
      李绩感慨道:“新广成的未来影响了他,我想这也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有些事,迫不得已,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大象点点头,“你能看清楚这一点,很不错!一个稳定的,没有后顾之忧的家,这很重要,比想象中还重要,我能走出这一步,又何尝不是因为可以放开一切?上有三秦,上洛,下有你,步莲,崤山之稳,万年内不用考虑灵机之虞,
  
      心无所忌,才能触摸宇宙大道!飒沓,可惜了!”
  
      李绩道:“嵬剑山,还有很多飒沓般的人物,这个外剑之山,很不一般!”
  
      大象惆怅道:“可我却只识得飒沓一个!
  
      嗯,过些日子,我会去趟新广成,你有什么要办的事么?”
  
      李绩摇头,有些好奇,“我在那里能有什么事?和您一样,我也只识得飒沓一个!
  
      师叔,您这么快便去新广成?宗门有决定了?是不是,仓促了些?”
  
      不怪他奇怪,这么大的决定,不过十数来日,恐怕连广询各位真人都做不到,又能拿出什么最后的决定了?
  
      “没有最后决定!事实上,轩辕大举介入根本不可能!这不是个人感情偏好能决定的事!你当时离开飞来峰后,我们四个其实就已经定下了基调,轩辕不会过深介入!”
  
      李绩很平静,他不会因此而抗争什么,作为轩辕剑派的一员,从轩辕角度来考虑问题是一个真正的轩辕剑修必须做到的,大象所说,符合他的猜想,如果他能做主,也不会同意轩辕妄动远征!
  
      去多少人?什么层次?谁带队?人去的少了没什么大用,去的多了,家怎么办?三清那边有什么对策?这些实际问题可不是头脑一热就能冲动的。
  
      大象叹了口气,“我此去,就是想摸清新广成底细,不仅是嵬剑山,还有其他几个大派的最后底线!他们对此事的焦虑究竟到了何种地步?还是不大所谓?为了顺利搬迁,他们到底能付出多大的代价?
  
      你带来的那些条件,说句实话,远远不够!我辈剑修,对外物的追求本就有限,新广成地域比青空还小得多,物产宝材也大同小异,这些东西又怎么可能值得我轩辕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