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剑徒之路 > 第571章 追杀五

第571章 追杀五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金丹修士法力充沛,在天空中晃荡几日很是平常,三名阴符修士漫不经心,李绩在高空也悠哉游哉,双方都在等待同一个远方客人--渡文。
  
      三日后,李绩最担心的情况发生了,二名牵昭僧人加入了等待的行列,看现在的状况,五人确是等待渡文无疑,但击杀的难度大增,问题在于,渡文身上很可能至少拥有一枚剑心傀,也就是说,李绩最有把握的第一次袭杀很可能劳而无功,这在千变万化的修士斗战中实在对他的影响太大。
  
      很棘手,但他不可能放弃,而且这时再通知宗门既不可行,时间上也来不及。
  
      唯一幸运的是,二名牵昭僧人也未对高空云层进行实地侦查,本土本域,又有五名金丹罗汉聚团,而且他们先入为主的认为前期探查阴符修士一定已经做过。
  
      即使如此,李绩还是再次拉大了双方间的距离,现在若被发现,前期的等待皆做无用功。
  
      他往外海方向飘出了数十里,却不敢再往前迎击渡文,谁知道这人具体什么时间到达?谁知道他是不是会为求谨慎,从其他海岸靠近,沿海岸线接近鹰嘴岩?
  
      李绩现在唯一最稳妥的寻到渡文的途径,就是紧紧钓住这五名阴符牵昭修士。
  
      二日后,在高空徘徊的李绩心中一动,取出引魂罗盘,本来一直在漫无目的乱转的指针,现在却完全固定,指向了东南方向,李绩叹了口气,这该死的狡猾的家伙,还是选择了从侧面迂回接近,
  
      现在的位置情况,他,渡文,五名本土修士,基本形成了一个等腰三角形。他和那五名修士间的距离较近,五,六十里,他们双方距离逐渐接近的渡文都不足二百里,怎么办?
  
      如果他现在选择直接截击渡文,他应该有一次击杀的机会,问题是,一次杀不死,强烈的灵机波动必然会引来那五名牵昭阴符修士,到时就是个一对六的局面,还怎么杀?
  
      电光火石间,李绩做出了决断,他没有选择截击渡文,而是直冲而下,潜入海底,向五名本土修士的位置摸去,他有水遁在身,海下移动还算快捷,虽然肯定比不上空中飞行,但在渡文他们会合时潜到他们所在位置的海下还是能做到的。
  
      海下移动有一个好处,隐蔽性极强,能最大限度的接近对手,而不象在空中,安全距离至少都得在十数里之上,这样的距离用来偷袭,有些太远了。
  
      海水已接近零度,李绩必须保持足够的速度,还不能散发出过于强大的灵机以免被人发现,这很艰难,讨厌的是,一条冰洋白鲨也盯上他这个感觉起来不是太强大的猎物,张开大嘴向他扑来。
  
      刚刚有些模糊灵智的妖物,不值一提,李绩灵机一动,却也没杀它,而是顺势翻身,紧紧贴附在白鲨肚腹下,以雷霆震荡之力刺激,白鲨受惊,全速游动,李绩以法力控制其方向,这一下,他的接近变的更隐蔽,虽然速度有些慢,但据他估计,还来的及赶上双方汇合。
  
      二百里的距离,对渡文这样移动迅速的剑修来说,只需要不足一刻,四,五十里,对冰海白鲨来说也不过一刻,时间将将好。
  
      冰海白鲨微弱的灵机波动逃不过修士敏锐的感觉,接近到十数里时,五名本土修士都注意到了这条畜牲的存在,也仅此而已,司空见惯的东西,连筑基小修都懒的杀的泛滥之物,除了有些速度,别的无甚出奇之处,就其价值来说也是微不足道,那一身的鲨肉,是又酸又臭又涩,毫无价值可言。
  
      五人的注意力很快放在东南方向数十里处,那里,有一道灵机正在急速接近,五人知道他们要等的人终于到来,但却谁都没有移动一步前往迎接,他们是主,对方是客,他们五人,对方一个,根本没必要屈尊降贵去迎接,大家都是金丹灵寂修士,谁又比谁高呢?
  
      渡文同样发现了远方三十里处在低空一字排开的五名修士,提悬了十数日的心,终于感到了一丝解脱;他同样是在低空掠行,这样能保证他随时随刻在元婴追击下潜入海中。
  
      这些时日来,他曾经数次感觉到身后有强大到极致的神魂扫过,仗着化茧观心和一件屏蔽灵器,屡次有惊无险的躲了过去,现在,终于等到接应了。
  
      鹰嘴岩是他选择的地方,也曾数次来过高原的他对这地方很熟悉,前往阴符道也很方便,不过一个时辰的飞行距离;不管怎么样,哪怕在陆上有轩辕剑修追杀,他有这五名牵昭阴符修士为盾,怎么也能应付下来吧?终究,轩辕也不可能把元婴,或者大批金丹派来,单独一,二个,他完全有信心应对。
  
      和五名本土修士的随意放松不同,渡文神识再度扫过会合的空间上上下下,没有发现异常,虽然不停的这么做会让他很疲惫,但总比被人偷袭悴不及防来的好,
  
      四周围空间很安静,除了不远处高空振翅高飞的几头沙鸥,还有海中某条正快速游动的冰海白鲨,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渡文这才完全放下戒心,向五位阴符牵昭修士飞去,现在的他急需保护,数万里的跨洲跃海,途中还要不停变向躲避元婴修士的搜寻,这样的逃亡之路对他来说,神魂法力都消耗极大,他需要休整。
  
      “这人很小心,难不成以为我们还会留下漏洞不成?”朱师弟笑道。
  
      涂师兄笑笑,“他不小心不成,否则也到不了这里,诸位,我等迎几步?”
  
      他们真的只是迎了几步,百十丈的距离,一抬脚的事,不过是摆个姿态而已,总不能太过倨傲,寒了投奔者的心。
  
      此时的李绩,正好到达他们的脚下,若论直线距离,海底十数丈,天空百十丈,加起来满打满算也超不过二百丈,对凡人来说这个距离有些远,可对修士来说,这已经快要逼进危险的极限距离,正是偷袭的大好时机。
  
      机会稍纵即失,李绩一向果决,怎会再做无谓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