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剑徒之路 > 第563章 曾经的

第563章 曾经的

    案上有三只玉简,同样的颜色,同样的质地,这种东西是最容易保持的,
  
      至于丹药,未见任何玉瓶;在传记野史中,总有福厚之人通过种种奇遇得到多少年前的上古奇药参果,结果功力大进,一飞冲天,他就奇了怪了,丹药没有保质期么?没有有效期么?便是石头,万年后也有可能变成翡翠玉石,这丹药还能新鲜依旧?
  
      任何保存,也躲不开时间的侵蚀,除非你能找到永恒!真是无脑的想象力!
  
      拿起第一只玉简,上面的刻录还算清晰,
  
      “余东海晏氏伏,幼年学道,偶有小成,三十筑基,百年成丹……然修道之路,荆棘丛生,非我野修之辈所能望其顶者,金丹之后,前路已绝,天梯无力,大道无缘……遂于三百年时结哭婴,不成……四百年时受他人蛊惑,炼蛊入心,终成哭婴,此时,已五百岁矣……”
  
      李绩一路读来,唏嘘不已,这是个叫晏伏的散修,也是晏氏一族的老祖宗,年轻时机缘巧合入了道,凭借出色的天赋潜力一路修行上来,从他的境界提升速度来看,没有门派的支持,也不比李绩这样的所谓精英慢多少。
  
      但金丹之后,没有门派的支持,没有体系的修练,终于后继不续;天梯不力,指的是拿不到那一丝界外之灵,这在散修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也不知是争不过人?还是就根本没有天梯的资格?
  
      哭婴,指的便是未依靠界外之灵而成就的元婴,虽然有元婴的基本特征和能力,但是婴不成-长,又有何用?婴儿长不大,便会一直啼哭,故修真界戏称其为哭婴!
  
      连哭婴都成不了,于是只好借助蛊之一道,这回终于成了,不过在随后的岁月里,却饱受心蛊的折磨。
  
      “炼蛊成婴,灾难之始,彼此感知,避无可避,至此,蛊道图谋初显……又有流亡之地,沆瀣一气,彼此勾连……余自此方知,大谬矣!……数百年修道生涯,何以入此绝境?蛊道,流亡之地,非吾私心苟同者,于是自困晏海城,建晏海楼,修道之法自吾而绝,不再传之族人……吾这里,无丹无器无财,唯心得数篇,若有后来者得之,勿使泄露于晏氏,切记!”
  
      又是蛊道!
  
      这晏伏以蛊道成婴,才发现成得蛊婴后,就算真正上了蛊道贼船,元婴蛊修之间,已能互相辨识,换句话说,他已摆脱不了蛊道的控制,从此沦为蛊道的工具。
  
      这和轩辕外剑的桑老不同,桑老虽也是金丹期炼的蛊,但同样在金丹期剐心去蛊,壮士断腕,然后通过自身的努力成得元婴,从这一点上来看,桑老当时的心智决断是在晏伏之上的;但从对蛊道的了解上,却毫无疑问是炼蛊成婴的晏伏了解的更多些。
  
      晏伏虽决断稍晚,但也是个有毅力的,不愿和蛊道,流亡之地同流合污,于是建了这座晏海楼,把自己封于近百丈地底,同时引导东海晏氏,从此诗书传家,不再沾染修真是非……
  
      这是一个令人扼腕的修真故事,晏伏的经历,道尽了散修的艰难,入道时的气运眷顾,初期的一帆风顺,到最后的尝遍修行道路上的艰难坎坷,最后心如死灰,自绝于晏海楼底。
  
      李绩叹息一声,又拿起第二只玉简,这只玉简上记录了晏伏的功法道统,粗略看过,有亮点,但基本上属于修真界的普通货色,也不知晏伏是得自哪个小派的残留道统,想依此成得大道,却是痴人说梦了。
  
      两名堂堂玉清教修士,拥有师门青空世界最完善的功法系统,却花费近年在这地方挖掘不止,也是个笑话。如果没有他,这两个家伙看到自己辛苦一年的结果,会不会恼羞成怒,迁怒晏氏?
  
      这只玉简李绩会交给安然处置,很鸡肋的东西,坐拥轩辕和崇黄两种体系的安然恐怕也是把它扔进纳戒深处,然后慢慢遗忘。这就是现实,而这些鸡肋,却是无数渴望入道的普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第三只玉简,刻录的内容最多,在李绩看来,也是最有价值的一部分;整个内容详细的记录了晏伏种得心蛊后的种种,包括修练变化,日常温养,成婴时的帮助,成婴后的变数,尤其重要的是,还有晏修自己创造出的,对付蛊修的办法。
  
      这是非常难得的心得,只有蛊修才能最深刻的了解蛊修,而不是仅凭臆想。
  
      ‘总算是有些收获。’李绩把三只玉简收入戒中,开始对整个密室进行勘查,他也不确定,这个密室是否还有其他的机关通道,通往其他的地方。
  
      强大的神识透视下,李绩最后确定,这个密室就是晏伏的最后容身之地,密室四周石板外,都是泥土岩浆,不具备开凿通道的条件,剩下的问题就很简单,怎么处理这两只玉清土拨鼠?
  
      ………………
  
      两名玉清修士几乎同时醒来,这是李绩的手段,一句话他可不想说两遍。
  
      两人朦朦胧胧中,看到密室中有一鬼脸在空中漫无目的的游戈,惊惧之下,急忙退到密室一角,各自取出保命的法器,却是不敢攻击,他们很清楚,这鬼脸的实力恐怕还在他们之上,轻易撩拨不得。
  
      他们也不甘心就此退出,近一年的努力,现在眼看成功在即,又岂肯轻易退缩?
  
      “师弟你可曾受伤?”融合修士问道。
  
      “未曾,师兄你呢?”筑基修士压低声音回道。
  
      “我也未伤。”
  
      于是战战兢兢的取出明光石,等密室的景象完全展现在两人眼前时,两人高悬的心才算是放下一半,室内布置简单到极致,一目了然,没发现什么特别可怕的东西,除了那头鬼脸。
  
      不过鬼脸似无攻击两人的意图,只是在空中绕圈子,难不成这鬼东西只吞噬鬼魂之物,而对人类修士无害?
  
      室内陈设简单,一榻一案,榻上有付白骨,案上立有一牌位,以及一只玉盒;虽然没有想象中的奇珍异宝满室,但那只玉盒还是让人浮想连翩的,至少,一年的努力不会空手而归了不是?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