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剑徒之路 > 第562章 藏宝
    青空世界的宝藏,大约分为三种:
  
      一为传送式宝藏,就是不在现世,而是在各种未知的小界,空间中。留宝之人在青空隐密处做个门,静等愿者上钩。这样的地方的风险是不可控的,无论是主观,还是被动。
  
      修真界有无数变态之人,其中就包括了那些损人不利已,死了还想祸害他人的;他们这边做个门,布置的高大上,充满诱惑,其实在门那边却安排了一个死界绝地,这些传过去的在这样的地方无灵无机,最终被生生枯竭而死,这是主观害人的。
  
      被动害人的也不少,藏宝者倒无意害人,但传送门年久失修,朽不可用;如果是传不过去还好些,大不了就当探险失败,最恼人的是,传过去好用,却传不回来……对低阶小修来说,空间能力根本就是个梦,如此脱离主世界,孤老终身。
  
      所以,当遇到此类传送式宝藏时,真敢狠下心传过去的,大多都是散修,大派弟子少有愿意冒这险的。
  
      二为现世类灵机驱动宝藏,要经过无数的考验,比如幻阵,防护屏障等等千奇百怪的阻碍,有危险,但总有法可想,有度可依,总不至于被搞到异界有家难回,这也是青空世界最主要的探宝形式。
  
      每年,都有无数这样那样的宝藏被发现,被开掘,同时,也有无数走到生命尽头的修士找个隐密地方埋下自己的道统私密;就象是一个游戏,无数的修士们都热衷于此。
  
      三是纯粹凡人方式,就象晏海楼现在的情况,修士放弃一切修真手段,用一些俗世中的机关之术来保存自己的秘密,做的好的话,这样的方式很难被发现,因为没有任何的灵机波动,如果做的不够好,别说是修士了,就连凡人都能解开这样的隐密。
  
      显然,晏海楼就是很高明的机关术布置,让两个修士足足忙了半年,才破解了二十来丈,再往下还不知道有多少。
  
      南昭,他们口中的师叔,应该就是晏海城的镇守道人,这段时间应该是在闭关,于是他手底下的这两个弟子就出来打野食,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太守托请南昭不管用的原因。
  
      对机关之术,李绩也没研究过,这可不仅仅和建筑学有关,而是渉及很多方面的庞杂体系,为了一个价值不明的所谓宝藏,就去学习一个体系的东西,他还没穷到这个份上,所以,等待,就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自修道以来,他还从未经历过类似的冒险,不对,唯一的一次是在新月福地的那次,记忆惨重,细算起来这是第二次,挖宝很有意思,看人挖宝更有意思,如果在最后关头横插一杠子的话……
  
      李绩这一看,就足足看了四个月,期间有二名筑基散修循味而来,却被两人活活打杀,这一切,李绩看在眼里,却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孰是孰非,又哪有对错可言。
  
      地道,已经破解了近七十丈,李绩以神识下探,知道成功就在眼前,于是隐匿形踪,跟在两人之后,他倒不是为财,只是有些好奇,而且此间事了,还有些首尾需要收拾。
  
      两个玉清道人也知道目标就近在咫尺,动作都是格外的小心,生怕在最后功亏一溃;唯一能让他们安心的是,整个地道仅七十丈,二十多种机关之术,真正可谓是包罗万象,可就是没一种杀人陷人之处,没有地刺,火焰,弩箭,毒雾,陷阱,这样看来,当初藏宝之人也许就是个心地仁厚之人?
  
      当最后一层石板打开时,一股浑浊尘封之气迎面扑来,对深埋地下八十丈的密闭空间来说,如果没有配套的换气装置,这味道还真不是凡人能承受的,好在,他们是修士。
  
      等气味稍有减弱,其中一名修士掏出一枚灵石驱动的明光石,这是地底探密的必备之物,都是有经验的土拨鼠,深知这种地方万万不可见明火,否则爆炸起来可不是玩的。
  
      明光石方往那洞口一照,还没来的及看清楚室中物事,一张鬼脸便在两人眼中急剧的扩大,并撮唇一吸,那名融合修士用来警戒护身的几头恶鬼便通通被它吸入嘴中,再呲牙一声尖啸,无声的超声波刺入无处躲藏的两名修士耳中,顿时昏厥倒地,神智不清。
  
      李绩轻轻的飘了下来,一巴掌拍开这张凶神恶煞的鬼脸,鼓励道:“干的不错!”
  
      这鬼东西是李绩在玲珑上界天狼星修士身上搞到的,是一只盂鼓中养的破玩意儿,有心动圆满的实力,不过自被李绩带回青空后数十年中,被饿的够呛,李绩感兴趣的是这鬼东西到底能不能被饿死,所以是什么都不给它,偏这鬼东西韧力惊人,就是撑着不消散,
  
      这次取出它来原本是想吓那两名修士一吓,给他们留下昏迷前的最后印象,却没想到竟然还能有这一手音波之功,看来那几头被吞噬的恶鬼对它助力不小。
  
      这鬼脸有些灵智,数十年中在盂鼓中是被憋的狠了,所以一出来便拿出本事卖弄,它太需要讨好主人的机会,否则这次不露脸的话,再被关个数十年,非得神消魂没不可。
  
      密室中漆黑一片,但哪怕没有明光石,也不会影响一名金丹修士的六识,室中一切,在李绩的感觉中纤毫必现。
  
      密室不大,极其简洁,不过一榻一案,榻上有一处焦痕,案上数只玉简,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李绩叹了口气,那处焦痕,便应该是此处密室主人所留,这是修士自处已身的最普遍的一种方式。
  
      在凡人想来,古老仙府之中,必有仙人遗蜕,或为功高者肉身千年诩诩如生,或普通修士留骨骼虫豕不侵,这是很不负责任的想当然!
  
      没有任何一个修士,会任由自己的尸身等着被后人观瞻或破坏,不管是亲近族人同门后辈,还是野寻之徒,探宝之辈,在这个全民挖宝的时代,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
  
      所以,每一名修士,当他们感觉自身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时,往往都会择一隐密之地,自解而亡;大派子弟有宗门特别的穴脉之所,散修便只能自己想办法。
  
      当修士道消时,全身灵机塌陷,自灭形体,比如,火行修士往往死后自生阴火化为灰烬,水行修士则化为一滩清水……
  
      当然,这是指正常死亡,如果斗战中被杀,那就是另一回事。
  
      没人愿意死后还留着一付躯壳,被妖兽啃了怎么办?被人敲下骨头炼法器如何是好?或者,被泡到某种液体中供人研究?
  
      你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