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剑徒之路 > 第526章 再起
    李绩也打算继续参与争夺,不只是为了轩辕的师兄弟,也是为了他自己。
  
      如果放任佛门肆意妄为,穿越和离恨天之间的灵机风暴时遇到有组织的围杀怎么办?上面还有三天,他不怕大批的道门金丹,因为他们是一盘散沙,即使是强大的修士,也很忌惮人海战术,更何况其中还有莲花和花背这样的头狼。
  
      第二批离恨之机在第一批后的六个时辰后降下,无法主动有意识选择的他也只好继续瞎子摸象……他摸到了一名体修,还是女体修!
  
      这是一个脖子以下很符合李绩审美的女人,身材高大,几乎与李绩齐平,体形壮硕,膀大腰圆,膀大胸就大,腰圆臀更圆;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再往上……就不能看了……
  
      真魔宗的弟子为表达自己事魔的虔诚,往往会在身体各处刻上某些神秘的图腾,这女人身体上刻有什么神秘图腾他不知道,但作为一个女人,在自己的脸上刻下图腾就很碍观瞻,也许,这是她表达虔诚的一种方式?
  
      你很难把她当成一个女人来看待,因为这女子看到李绩后,便伸出腥红的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舔嘴唇也没什么,在某些场合也许还意味着可能的暧昧,但如果那条舌头长到能顺便舔一下自己的下巴,这就很诡异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长舌妇?
  
      没有言语对话,李绩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这样的女人交流,那女人更干脆,直接放出了自己的本命法相--一只巨大的,墨绿色的,浑身流着脓疮的癞蛤蟆,哦,蟾蜍。
  
      当李绩飞起一剑杀过来时,女人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她很高兴,体修这种职业最喜欢剑修了。
  
      修真界中,有法修克制体修,体修克制剑修,剑修克制法修的说法,不能完全当真,还要看具体对战双方的情况;总体而言,体修最怕的是法修那些无穷无尽的控制术法,反而对剑修纯粹的犀利攻击不太在乎,他们皮糙肉厚,能抗能顶,身体坚韧,有法相在,对痛苦,伤害有极强的耐受能力。
  
      女体修是运气不太好,第一批天机降下时,她首先就遇上了玉清门的一个老牌金丹,那道人虽无特别出众的术法,却是胜在全面而稳健,全程控制把女人折磨的欲生欲死,所以这次碰到个剑修,她觉的自己开始转运了。
  
      完全不顾那枚飞剑的威胁,女人一声大喝,连人带法相便朝李绩扑去,这就是体修对阵剑修的最适合的策略,猛冲猛打猛干,反正飞剑对她的伤害能控制在一个可以接受的水平,而她的主动,将会逐渐打乱剑修的节奏。
  
      李绩有两种选择,放风筝,或者硬顶!
  
      放风筝是个没多少技术含量的手段,以这体修逊于自己的遁法,他有把握在不施展大招的情况下把她放血至死;
  
      但李绩选择了短兵相接,他是第一次接触真魔宗弟子,为未来打算,他需要近距离考察一下真魔宗弟子在近距离上的威力何在?是否有神通?法相是如何参与攻防?那些神秘的图腾究竟有何作用?
  
      这些,都需要修士亲自体验,是斗战修士的宝贵财富,而不是单凭宗门玉简所述去行事;在面对较弱的对手时实验这些,总比碰到体修高手再实验要安全得多。
  
      看到李绩对冲而来,女修脸上露出残忍的冷笑,她深吸一口气,身后巨大的法相蟾蜍也同样作势吸气,然后大口一张,一团直径数十丈的浅绿气团便直直喷向李绩,同时女人弓步提拳,一拳冲出,急速的气劲划过时,甚至造成了小范围的空间瘫塌,体修的拳,便如剑修的剑一样,是他们的标配。
  
      李绩随形剑附,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女人的双重攻击,他脑子又没进水,会去沾染这种不了解的毒雾,擦身而过时,凝法力隔空一捞,便摄取出一丝毒雾,仔细辨识,还好,在可承受范围之内。
  
      毒雾,毒烟,毒瘴这一类的东西,无孔不入,一些珍稀异品,往往具备不可思异的作用,是需要小心提防的;但这类秘术发作的时间往往较慢,而且量大则稀,遇风而散,仔细些的话,修士有护身炁罡,倒也无须太过在意,是比较鸡肋的手段。
  
      于是折转身,继续向女修冲去;这让女修有些奇怪,这剑修不发飞剑,怎么倒变的象个体修一样?
  
      如此三冲三折,总算是搞清楚了体修的大致攻击手段,她最隐蔽的攻击,其实还在那长舌之上,不仅是蟾蜍的长舌,还有女人的长舌,一舔而出,端的快如闪电,而且舌有倒刺,暗绿其间,是个阴人的好把式。
  
      也不知这女人这套舔舌之术,是因为法相是蟾蜍才炼出的呢?还是因为本来就长舌才凝聚出的蟾蜍法相?
  
      即已了解的差不多,李绩也不再犹豫,把身往高空一纵,剑出的同时,霹雳一声响,正正击中女子正欲缩回的长舌上,他雷霆之力何等了得,顿时把长舌劈得焦黑一半,麻木不已,紧跟着飞剑斩下,一段尺长的口条被斩了下来。
  
      女子嘶声大吼,口不能言,背后的法相模糊不稳,有崩溃的迹象,李绩再出一剑,这一次,女子强悍的身体再也无法抵挡,被穿心而过。
  
      战斗过程,其实就是寻找对手弱点的过程,对体修而言,他们最强悍的地方,往往也是最脆弱的地方。
  
      长舌来去如电,便以飞剑之快,也没办法保证一击而中,所以要用雷霆,雷霆麻之,飞剑斩之,女子修炼百年的要紧地方被断,浑身气血翻腾不能控,法相不稳,这才是最后杀敌的机会,否则硬劈体修之躯,又有图腾之佑,不用剑意的话,还不知道要劈到什么时候。
  
      对李绩而言,这不过是一次简单的攻杀而已,没有难度。
  
      当李绩飞向那道离恨之机,准备下一次的战斗时,却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不能接近,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对身怀天机的修士的自然排斥,一种是可能自己杀的太快,其他人还没决出胜负。
  
      足足半个时辰后,李绩才终于发现那道天机似有微妙变化,连忙把身一撞,却发现眼前竟然是个熟人!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