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剑徒之路 > 第524章 继续
    “有师兄弟事佛了!”
  
      三大寺所有参与大须迩光明阵的和尚通过阵法牵连,都在第一时间获得了这个信息,但他们并不知道究竟是谁遭难;各大门派藏龙卧虎,要想一个不亡确实也不太可能,但问题是……
  
      这不是第一个!
  
      随后的短短几刻后,又有两个和尚去见了佛祖,显然,即使和尚们有佛力加成,有大须迩阵传输佛力,在面对杰出道门金丹时也难逃西天事佛的结局,而且,还有很多争夺互有忌惮,并未分出结果。
  
      十七顶级门派中,真正的道门强者受到的影响有限,一些比较弱的就比较尴尬了,比如广陵宗,阴符道,沧浪阁,崇黄真观,真武院,云顶剑宫,他们不仅在和道门同道的争夺中处于劣势,就是和往年互有胜负的佛门一系争夺中也败多胜少,只能在中小门派身上找平衡,这样的处境,过不了几轮,恐怕就将彻底无缘离恨天。
  
      李绩的第三个对手是名清隽的中年道人,行止有度,不卑不亢,
  
      “贫道上清观止戈,不知道友高姓大名?”
  
      别人有礼貌,李绩当然回之以礼,
  
      “轩辕李绩!”
  
      止戈道人就叹了口气,他是个自视甚高之人,自认为一身道术不输于人,但这并不代表他孤陋寡闻,作为一名法修,他真正忌讳的,只有北域的轩辕,十数年前他也曾和轩辕一名内剑修较量过,千招之后,凭法力略胜一筹;
  
      后来和那名剑修有了交情,那剑修特意提醒过他:轩辕内剑之中,只有两人需要特别留意,一为武西行,二为李绩,尤其是那李绩,有越阶杀婴之能,不可硬顶,没想到今次离天机一步之遥,却碰上了这杀星。
  
      稍作权衡,乃言道:“天梯争机,原是各凭所持,奋力一搏;但此次佛门龌龊阴损,我道门一脉若自损过重,没的便宜了佛门一系,贫道未曾遇得那些秃驴,心中更是不甘!不如你我全力以搏,三招后看胜负如何?”
  
      修士斗战,总有人喜欢占便宜放阴招,比如说,你接我三招,三招不胜我自离开?这就是纯粹的耍流氓!剑修战斗,首重先机,攻伐为先,让你三招,把战机拱手相让,凭什么?
  
      碰上那冒坏水的,一步错步步错,冤枉不冤枉?尤其李绩斗战,最喜拼速度,变节奏,把对方的大招底牌憋在肚子里发不出来,所以类似的挑战要求他是从来不接的。
  
      这道人还算大气,没说废话,直接挑战三招定胜负,各凭本事;至于三招后都未死谁胜谁负的问题,都是金丹强修,有些事是不用说的太明白的。
  
      “可!”
  
      李绩一声即出,同时身体一侧遁出,飞剑扶摇而上,转瞬间化成千道剑光,卷向那道人,
  
      道人的反应一点也不比李绩慢,知道遁行的话速度肯定比不上飞剑的速度,故此手中一翻,一符抛出,转瞬裂为二符,再四再八,虽然分化速度不及飞剑,但因为取的守势,可反应的时间稍长,如此裂成千符,竟然硬生生的挡住了千道剑光的攻击!
  
      李绩稍感惊讶,自他剑光分化有成以来,这还是头一次见有人用这种针锋相对的方式和他硬碰硬,关键是,还挡住了?
  
      惊讶归惊讶,可这不是手软的理由;神魂控处,千余道剑光齐齐一颤,瞬间聚合成一剑,当头便直劈而下,
  
      上清道人面色凝重,迅速把手一起,暗合乾坤,千张符箓往中-央一塌,同样聚合成一张暗金色符箓,往上一迎,剑光符箓皆化为飞灰!
  
      这一聚一合间,两人算是交手一合,平分秋色。
  
      道人心中暗惊,他这手千符聚合之术,是得异人相传,在上清元婴以下,无一个能够相提并论;在和他那位轩辕内剑朋友的切磋中,这手千符术是至少能抵挡朋友数十次聚合一剑而不消散的,没成想换成这乌鸦,便只一剑,虽挡住了,却符箓尽毁!
  
      千符聚合之术,不是轻易能够施展的,不仅有秘咒,法力要雄浑,神魂需坚韧,最重要的,此符炼制极难,凭他数十年潜心修炼,也不过炼得十余枚,今次这一接战,便毁了一枚,如此状况,又如何舍得继续下去?
  
      剑修聚合之剑,就他所知,只要神魂饱满,几乎可以无限施展,可他却符箓有限不能奉陪,必须改变手法!
  
      道人对敌经验显然极其丰富,瞬间判断下,在剑光符箓同归于尽的同时,把身一晃,立时间摇出三具身体,相互间距离不足百丈,一样的气息,一样灵机波动,一样的施法动作,除非他本人,外人根本就看不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这是上清秘传的三清之像,可不是散修小派那些所谓的一真二假的鬼把戏,三具身体都是真,也都是假,在对手攻击下可以自-由转换,随时舍弃,随时再生,而自家的攻击威力不减分毫。
  
      即使李绩六识敏锐,急切间也分不出真假,
  
      但他根本就懒得分!
  
      剑有千道,何必去费心费力,劳神区别?
  
      三个身体,那就三个都攻,若有千个身体,那便千个皆砍!
  
      有的时候,往往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最正确的方法!
  
      李绩依然是剑光分化出千道剑光,唯一和之前不同的,便是分成三个剑群,一群近四百道剑光,各取其一,稍一盘旋后,千二百道剑光一敛,却是聚合出三道巨大的光剑,挟势而下,
  
      道人一声长叹,把身再一摇,三具身体归一,又使出千符之术,和追杀来的剑光一起湮灭。
  
      他不能再坚持三具身体对敌了,因为那样的话,方才三具身体就会使出三枚符箓,这样的消耗他可承受不住;当初他那位剑修朋友就没这手分散聚合之术,但这乌鸦却使得举重若轻,他眼看就要被逼入绝境!
  
      长吸一口气,止戈道人借三具身体合而归一的短暂法力满溢之机,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轻喝到:
  
      “此界我为主,冰霜由我心!”
  
      一股看不见的暗流自他身体开始向四周扩散,仿佛天地间忽然来到了一个冰雪的世界,这股呈环状的冰霜风暴急剧扩散下,似乎连时间都被冻住了。
  
      冰霜寒环--上清术法中少有的几种需要领略冰之意境才能施展的禁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