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剑徒之路 > 第175章 敌人还是朋友

第175章 敌人还是朋友


  李绩一边抚摸着手头这枚珍贵的灵玉,一边计算着未来的收获。
  九宫界只开放三十日,每日十二个时辰,每六个时辰重新组合一次,也就是说一名修士最终将经历六十个独立空间,可以最多获得六十枚灵玉。
  当然,前提是你得能活下来。
  也不是每到一个新的空间都会有战斗,如果新空间只有你一个,或者另外一个修士愿意和你和平共处,分享利益。
  九宫界只能做到把两个不同门派的修士放在同一个空间,然后以灵玉诱惑他们互相残杀;却不能强行要求每个空间只能活出去一个,这也是天道法则。即使这地方独属于界灵,但它也不可能任意胡来。
  它只能考验人心,却不能定生死,这便是游戏的规则。
  眼看六个时辰将至,李绩站起身,从纳戒中取出一只剑匣来。
  剑匣,轩辕外剑一脉弟子们的标配,就象内剑修的泥丸宫,剑匣就是外剑弟子存放温养飞剑的地方。只不过和内剑不同的是,剑匣对飞剑数量没有要求,一只是养,几十只也是养,只要你有足够的时间,精力,资源……
  李绩的这只剑匣可不是假的样子货,而是货真价实的真家伙,出自轩辕龙头山的某次摸尸。
  这也是他在夕照峰入九宫前没有拿出来的原因,不是他多有剑修风骨,不屑于伪装成外剑弟子,而是他怕拿出来被人认出来说不清楚。
  正经八百的剑匣,因长久使用而外表透出某种包浆的光泽,剑匣里还有四只飞剑,因长期未曾温养而黯淡无光,不过从外面当然看不出这点破绽。
  这是个足以以假乱真的伪装,除了瓤是内剑修,其他的和任何一个外剑修都一般无二。
  对此李绩心里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战斗从刚一进入九宫界便开始了,任何故作清高,道貌岸然,追求风骨的行为都是取死之道,没人会因为你有风骨而手下留情,只会在杀死你后说一句:“愚蠢“
  不是每一个内剑修都会这么做,问题在于,你也不知道谁会这么做谁不会?或者嘴里说着不会可没人的地方照骗不误?人前和背后,都能做到一致的,那是圣人。
  李绩希望自己是剩人而不是圣人。
  空间塌陷来的迅速而诡异,这个独立的小空间仿佛是被抽掉支撑的积木一般,李绩还来不及仔细观察这难得的奇景,就被瞬间传送到另一个崭新的,风格偏向黑暗的废墟之地。
  “有人。”还没完全看清楚周围的形势,李绩便得出了这个判断,两人大概相距五十丈,这是个让剑修尴尬的距离。
  那是个青色道袍的中年道人,面相英挺,一脸正义,从着装上来看,完全看不出他的门派归属,这在青空大世界是件很正常的事,没有哪个门派会为门下弟子制作专门的制服,修士都是高傲,孤芳自赏的,穿衣戴帽各凭喜好,谁会如军队一般统一着装?
  李绩迅速开金遁向侧外移动,准备抢攻,但对方却大声喊了起来,
  “敢问来者是轩辕哪位师兄?道号如何称呼?贫道太清教殷野子,愿与道友共分灵玉。”
  看李绩还在往外遁走,殷野子有些着急,“若道友觉的平分不够公平,待灵玉结成之时,你我可以三招为限分个高下,再决定灵玉归属?”
  李绩此时已远出百丈开外,背后剑匣一声轰鸣,一道巨大的水青色剑光勃然而起,声势惊人。
  殷野子一边祭起防御法器,轻怒道:“你我两家虽非盟友,但关系向来亲近,为何如此不分青红皂白……”
  话还未落,一道青光闪过,还未完全祭起的法器被击落尘埃,
  “好贼子,竟是内剑……”眼看第二道青光已至,急忙打点精神组织防御,再没心思呈口舌之快。
  那道巨大的水青色剑光是剑匣中的飞剑,幌子而已;这种外剑的飞剑之术他只学得个皮毛,又没下功夫练习,所以飞不出十丈就得掉地上,之所以首先祭出这把西贝货,不过是借以掩护真正的攻击——青豚。
  青豚,这是李绩为泥丸宫中自家的水行剑丸起的名字,因为它活泼好动,灵性十足,在泥丸宫中游动如一条豚鱼,故此名之。
  因为水青色外剑的掩护,让殷野子在时机的选择上出现了误判,才有主防御法器被青豚一击而落的失误;
  紧随而至的两道剑光逼的殷野子在疯狂遁避中只能甩极品防御符箓来抵挡,战斗节奏从一开始便落入李绩手中。
  但殷野子毕竟是高门大派出身的好手,此次进九宫又肩负屠戮任务,在后退遁闪的过程中对自身的处境已有了清晰的判断:
  对手是名狡猾凶残的内剑修,杀伐果断,不受言语影响,实力很强,但,还远未到让他殷野子束手的地步。
  不提那把外剑幌子,对手三道飞剑袭杀中,细分其速度,其实是有轻微差别的,第一道飞剑最快,其后两剑便稍微慢了些,这完全符合剑修的特点:刻意准备下的飞剑,和连续发出的飞剑在速度上肯定有所不同,后者必定要稍微慢些。
  这便是他殷野子的机会,再往后,他会寻机祭出备用防御法器,那时才是他真正反击的开始。
  但这一切不过是殷野子的一厢情愿罢了,李绩既然已掌握主动,又怎么可能给他反击的机会?
  青豚再次来袭,这已经是一息中的第四剑,殷野子按照前三道剑光的攻击力度扔出符箓防御,并同时开始默运法诀准备祭出备用防御法器。
  然而,他眼角余光却发现侧方似乎有金色光点一闪,斗战经验丰富的他凭修士直觉,意识到大势不妙,再摸符箓哪里还来的及,只在最后关头勉强偏过身体避过心脏,但右胸却被某尖锐一透而过,随后便如万根刚针乱攒,暴烈并破坏力极强的剑炁开始在身体经脉中四处乱钻。
  殷野子嘶声怒喝,他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枚金色的金行飞剑,速度极快,比原先那把青色飞剑快了不止三,四成。作为对轩辕剑派了解极深的对手,他很清楚在筑基期便有两枚剑丸,并且其中还有一枚是金属性的剑修,这样的人一定是轩辕内剑中最顶尖的角色。
  可怜自己犹自狂妄自大,还拿言语欺骗,到如今全身本事还没使出三成,就被人一击而溃,真正让人不甘心……
  殷野子心神失守,丹田又被剑炁所伤,挡不了几下,便被李绩一剑斩去头颅,从头到尾,竟连再开口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