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剑徒之路 > 第159章 殇七

  虚镇中条数十年,明月之西生死天;青灯照我生白发,一点灵机渡玉关。
  镇西灯一,这是方玄的谜语。
  因为轩辕剑派对弟子守山三年的要求,他晚来了三年。
  李绩并不觉得这次新月之行有多么危险,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七年。东西要么早被取走,要么无人问津,无论哪一种,也没有圈套的可能。
  很简单的逻辑……他太自信了……
  没有太过刻意的掩饰行径,不需要,现在的谷口镇,确实一个玄都教弟子也没有。
  速战速决,一会儿趁天光没暗,还得下玉带河摸条肥鱼呢。
  酉时初的谷口街道冷冷清清,正是生火做饭的时辰,以往喧闹折腾的孩子们早已跑到镇外玉带河旁,从那里可以看到外来的修士们御空而过,各种奇形怪状的飞行法器在划过天空时,总能引起孩子们压抑不住的欢呼声,偶尔还有凑趣的修士故意放个色彩绚丽的法术,这是孩子们的节日……
  离镇西第一根灯柱还有七,八丈时,李绩停下脚步,他需要最后确定一下周围环境是否安全。
  旁边不远处一间房屋中走出一个妇人,看了李绩这边一眼后又退了回去;这很正常,久与修士相处的他们,很清楚其中的尺度,少管闲事,别看热闹,否则磕着碰着,就是大麻烦。
  一切平安,李绩很确定没有窥视者,然后他走到灯柱前。
  东西在哪?李绩完全摸不着头脑,于是他飞到三丈高处,从灯头处开始检查……
  灯油很充足,看的出来,玄都教在日常维护上并没偷懒;灯油是由灵石碎末,动物膏脂,香料混合而成,李绩检查的很仔细,没有异常。
  然后顺灯柱向下,灯柱由中条山本地产的青石垒成,李绩当然不可能把灯柱拆掉一块块的检查,但修士有修士的办法,神识扫过,不厚的灯柱还难不住李绩的探识。
  仍然没有发现,李绩也没什么可惜的,他本来就报着可有可无的心态。
  他决定再往灯柱下的地面探识七尺,如果还没有,那便打道回府抓鱼去也。
  对坚硬的地面来说,七尺是他神识探查的最大距离……
  但根本没到七尺,萃不及防的,仿佛另有一股磅礴的意志往上一迎,”轰“然间,李绩的神识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空间……
  ——————
  祁门道人正在静室用功,瞬突间,却清晰的感觉到了一种苍莽古老,又仿佛时光交错的气息……
  他霍地起身,纵起金光直奔那股气息的源点,同时给玄元子发出一道法旨:全力开启大阵,听他调配,其余弟子,各守其位,不得妄动。
  ——————
  豆腐庄既然已经想的通透,也不再心神不宁,她刚刚闷下一大锅香米饭,正等着李绩的麻辣鱼……
  当那股熟悉的荒古气息传来,再没人比她更清楚那意味着什么。
  豆腐庄神色大变,丢下手头的活计遁向镇西,她不明白,为什么在这最后的关头,竟会发生这种异象?是转生盘渡功提前?还是玄都教祁门道人终于有所发现?
  ——————
  李绩发现自己的神识被拽入一个陌生的空间,无光无暗,无天无地,时间更仿佛停滞了一般……
  一个时远时近的声音,好像暮鼓晨钟般响起:
  ”陌生人,缘何来此?“
  ”不是你拉我进来的么?“李绩马上意识到这很可能就是那个方玄口中的所谓宝物了,器物有灵,在青空大世界不算新鲜,一些先天异宝,也包括无锋,都是有灵之物。
  ”我还以为找到你要费不少周折,没成想竟这般容易。“
  ”容易?你莫不真以为,凭你那弱到几不可查的神识就能发现我?此间福地主人已经找了我七年,你问他可曾找到什么?“神秘的声音说道。
  ”那为何我会站在此处?难道你我有缘?“李绩玩笑道。
  ”年轻人,等你活的更久些,你就不会再这样轻言缘字……“声音平静的道:
  ”要想找到我,两个条件,要么境界修为高过我,要么,你是转生者……年轻人,你是哪一个呢?“
  李绩心中一紧,难道,他穿越者的秘密被看出来了?
  那声音哈哈大笑,声波四散环绕,”你不用紧张,在我诞生灵智的两个纪元里,如你这般的转生者,我已见过无数矣……“
  ”那么,现在的你打算认主了?“李绩想当然的认为,找到了宝物,又与自家有缘,下一步当然便是认主了,书上都是这么写的,有错么?
  ”认主?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不自量力的螻蚁,两个纪元了,再没听过比这更可笑的笑话,螻蚁,告诉我,谁给你的勇气,竟想役使一个生存了两纪元的伟大魂灵?“
  李绩尴尬的有些无地自容,这个声音说的对,你凭什么?
  但对解决尴尬,李绩有自己的一套办法,那就是转移话题,“一个纪元?是指什么?多少年么?”
  “一个纪元便是一百万年,我活了两个纪元,便是二百万年,至于零头么,就不提了。”声音继续道。
  李绩对这个未知的魂灵不置可否,它愿意怎么吹嘘且由着它,有一点,起码它比他李绩的年轮大多了,这一点还是可以肯定的。
  “那前辈拉我进来,可有何见教?”不愿意认主也无所谓,说实话,李绩现在修剑道修的不错,对莫名其妙的找个老爷爷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坦白的讲,因为你转生者的身份,你我才有相见的可能;但我之所以拉你进来,却是因为你身上有一件对我来说有点儿小用的东西……”这个声音说这些话时,一点儿都不难为情。
  “您都活了两百万年,还能看上一个不过才活了三十年修士的东西,恕我直言,您这眼力,是不是低了点呢?”李绩揶揄道,这个声音,越来越象骗子了。
  “为表诚意,我会给你看一些记忆片段,有关我,也许,还有关你的朋友……如果你看完,觉的还算有用,那我们再接下来谈……”声音仿佛完全听不出李绩的揶揄,或者说,它根本是智珠在握。
  李绩眼前斗然旋转,有了光,有了颜色,有了画面,一个接一个的人,应该就是那些所谓的转生者,从这些画面中,李绩终于了解到了这个宝物,转生盘的作用……
  然后,李绩看到了豆腐庄,看到了那个叫庄明月的美丽女人,为了道途选择了转生,看着豆腐庄从一个呀呀学语的婴儿,变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再到丰姿绰约的美人儿……
  看到她的修为,从璇照开光,到筑基心动……他终于知道了豆腐庄的来历,也终于知道了她来谷口镇究竟是为了什么……
  同时,李绩也马上意识到自己究竟犯下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耽误豆腐庄的渡功不说,如果一旦玄都教有所察觉?
  李绩心神如坠冰窖……大错已成……
  “让我出去……让我出去……”李绩目眦欲裂。
  “如你所愿。”声音依旧平淡,“顺便提醒,你我此间对答,在外不过一瞬耳,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