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黎明之剑 > 第五百九十七章 阴霾

第五百九十七章 阴霾


  巨石堆砌而成的东部要塞索林堡内,身披黑色外套的埃德蒙摩恩面沉似水地坐在属于他的高背椅上,一封已经被拆开的信函置于他面前的桌案上,魔晶石灯的光辉照亮了那信函一角的徽记那是交叉的剑与犁,塞西尔家族的徽记。
  
  万物终亡教徒入侵并破坏了哨兵之塔的重要机能……最早的侵蚀可能发生在数百年前……
  
  如果不是高文塞西尔公爵率领的队伍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暗影界中的线索,那些教徒的行径可能永远都不会被人发现直到宏伟之墙倒塌,直到人类文明毁灭都不会被发现。
  
  城堡长厅中笼罩着一层如有实质的深沉压力,高阶超凡者的恶劣情绪令大厅中的侍者和卫兵们噤若寒蝉,直到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从大厅入口传来,全身甲胄的东境公爵塞拉斯罗伦走进大厅,笼罩在这片空间中的气息才渐渐松动并归于常态。
  
  塞拉斯罗伦径直走向大厅主位,来到埃德蒙摩恩面前,躬身行礼:“殿下发生何事?”
  
  “来自南方的信函,”埃德蒙没有多说,把信函向前推去,“你看看吧,罗伦公爵。”
  
  塞拉斯罗伦好奇地接过了那封印有塞西尔家族徽记的信,匆匆扫了一眼之后便皱起眉头:“殿下,这是何时送来的?”
  
  埃德蒙的语气低沉:“今天早上抵达索林堡的。”
  
  入冬之后,本就进入对峙状态的王**和东境因严寒进一步收缩了各自的兵力,埃德蒙也暂时从巨木道口前线回到了作为临时大本营的索林堡中,因此,来自南境的信件要比往日更晚一些才能送到他面前。
  
  塞拉斯罗伦飞快地计算了这封信在路上的行程,回忆着从南方传来的一系列消息,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样子塞西尔公爵刚一抵达废土边界就发现了这些情况……”
  
  埃德蒙轻轻吸了口气,看向塞拉斯:“罗伦卿,重点不在这里。”
  
  “重点在那些黑暗教徒,”塞拉斯罗伦表情平静,视线沉稳地落在埃德蒙身上,“殿下,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这点的。”
  
  “是的,我知道,他们本来就不可信……”埃德蒙微微闭了下眼睛,等再次睁开的时候,那双眼睛中已经多了一抹寒意,“罗伦卿,我们应该重视塞西尔公爵的警告,不是么?”
  
  “当然,”塞拉斯罗伦面无表情地点头,“扫除邪恶,维护安宁,这本就是贵族应做之事。”
  
  “很好……贝尔克应该会在近期返回索林堡,等他回来之后,这方面的事情就交给他吧我相信那位正直的年轻人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塞拉斯罗伦微微低头:“当然,如您所愿。”
  
  伴随着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东境公爵离开了长厅。
  
  埃德蒙摩恩静静地坐在高背椅上,视线再次扫过那封来自南方的警告信。
  
  他的视线在那上面停留了片刻,随后看向另外一边的诸多文件与地图。
  
  王**在入冬之后调整了部署,一只山地兵团在巨木道口北部驻扎下来,从那一地区弥漫出的寒冬气息甚至比平原上更甚,北方大公维多利亚维尔德显然已经亲临前线,而北方大公麾下的山地近卫兵团据说无惧严寒……
  
  索林堡东部的部分城镇治安仍未好转,旧领主的影响力至今还未完全消散。
  
  东境境内的政令改革遭遇了意料之外的反弹,大量农民竟然在抵制土地置换法案这显然不可能是他们自发的行为,其背后肯定是那些保守派领主在鼓动,但他找不到证据。
  
  推进教育的计划进展缓慢,人民没有主动的识字热情,而执行命令的下层抄写员和小贵族则几乎没人认真做事甚至在很多地区,他们将这方面的任务视作一种“惩罚”和“贬低”,因为“教贱民识字是一件有失体面的工作”……
  
  王**在站稳脚跟,保守派在重新抬头,改革派在产生分歧,执行政令的人效率缓慢到令人发指,而人民……他努力想要帮助,想要改善其处境的人民,根本不理解他的法案。
  
  在最初,一切是很顺利的,军团的节节胜利和战利品让所有人都士气高昂,政令的推行也没遇上什么困难,但自从战争陷入僵持,自从新政开始涉及到“土地”和“人口”,难以计数的阻碍和困境便出现了。
  
  烦躁感不可避免地涌上心头埃德蒙摩恩突然感觉心烦意乱,他伸出手去,拿起了桌案上的水杯,想要喝口水来压制一下心里的烦躁感。
  
  为了保持头脑冷静,他已经很长时间滴酒不沾了。
  
  就在此时,他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大厅一侧的壁炉中腾起了格外明亮的火焰,火焰跳跃中似乎有什么虚幻的影子想要从炉膛内凝结出来,就连附近墙壁上装饰性灯架上的蜡烛,也仿佛受到莫名力量的牵引而陡然增大了火苗。
  
  这里可不是没有外人的暗室或哨塔顶部,大厅中到处都站着侍从和卫兵,这让埃德蒙摩恩本就不佳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他皱了皱眉,随手向着壁炉的方向一挥:“胆大妄为!”
  
  壁炉中的火焰瞬间恢复了常态,不管要投影过来的是谁,都显然被打断了。
  
  埃德蒙摩恩冷哼一声,端起水杯一饮而尽。
  
  ……
  
  巨木道口西部,王**控制下的城镇白松镇内,身穿暗红外套的霍恩子爵正坐在马车内,脸色非常不悦地听着外面的士兵对自己报告情况。
  
  见鬼,这可是寒冷的冬天!一个子爵竟然要在这种鬼天气里跑到贱民居住的街道上,监督什么“铲灭邪恶”,听那些愚蠢的士兵絮絮叨叨这还有王法么?!
  
  霍恩子爵心中暗骂,但却不敢把心里所想的事情说出来,因为这些事情都是摄政公爵维多利亚的命令,而那位掌握着寒冬力量的北境大公就驻扎在北边不远的地方,他觉得自己在这里出言不逊的每一句话,都会立刻传到那位女大公的耳朵里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寒风仿佛透过马车车厢的缝隙吹了进来,霍恩子爵忍不住紧了紧本就厚实暖和的外套他本是一个低阶的施法者,然而常年的酒色早就掏空他的身子,哪怕有微风护盾的保护,他也感觉这天气冷的难以忍受,而与此同时,他听到外面的士兵还在念叨:
  
  “……地窖里发现三个人,都死了,他们明显在做亵渎的事,现场发现了染血的祭坛和盛着可疑液体的容器……
  
  “屋子原本的主人下落不明,街上的人说他们是从入冬之后就不见的,这一点和举报人的描述相符……
  
  “……三个邪教徒可能是自杀,也可能是内讧,这需要大人您判断……”
  
  霍恩子爵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但开口说话的时候还是用上了不紧不慢的语气这种保持特定韵律、每一个单词的音调都严格限制的说话方式是一个合格贵族必须具备的休养:“我已经明白了简而言之,有人向骑士举报,说发现了邪教徒的踪迹,然后你们就真的在这里发现了亵渎的祭坛和三个死掉的邪教徒,清晰无误,是吧。”
  
  士兵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是的大人另外还有一户失踪的居民……”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霍恩子爵打断士兵,“我已知晓此事,就按照应有的处置办吧,烧掉邪教徒的尸体,用圣水净化祭坛,房屋收归领主,就这样。”
  
  说完,他就要下令离开这个地方,然而那个不知变通的士兵还在说话:“但是……但是大人,您……您是不是要看一眼……这毕竟是规……”
  
  真是个木头脑袋,也不知道是谁把这么个蠢货安排到内城卫队里的。
  
  霍恩子爵暗骂了一句,飞快地推开了车厢窗户位置的盖板,朝外面扫了一眼。
  
  他看到外面是破破烂烂的街道,半融化的积雪泡烂了路旁的房屋墙壁和垃圾堆,几个士兵守在一处民居门口,三具已经开始散发出异味的尸体被扔在草垫子上,垫子上还有充当“异端证据”的仪式匕首、陶罐、石片等物,而一些畏畏缩缩的贫民则在不远处看着这边有的站在路旁,有的藏在窗户或门后面。
  
  那些畏惧又愚蠢的视线让人非常不舒服。
  
  霍恩子爵就这么扫了一眼,便飞快地放下了窗户的盖板:“好了,我已经亲眼见证了,按我说的办吧皮埃尔先生,给他们办事的钱。”
  
  马车外,子爵的管家取出了三枚银币这是处置邪教徒尸体、净化邪恶祭坛的钱交到了等候在一旁的士兵队长手中。
  
  随后,子爵和他的侍从、管家们便离开了街道。
  
  留在现场的几个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或摇头或嘀咕了几句,然后挥舞刀剑赶跑了那些靠得过近的围观贫民,队长则把一个士兵叫到跟前,随手塞给对方一枚银币:“行啦,按领主说的做,找两个人把这地方处理一下。”
  
  拿着银币的士兵看着自己的队长扭头离开,耸了耸肩。
  
  随后他注意到周围仍有不少围观的贫民还在那站着那些衣衫褴褛的,面黄肌瘦的人,刚才被刀剑赶跑了一些,但大多并没有跑远,他们只是呆呆地站在路边,此刻正用一种古怪的、麻木的、空洞的眼神看着这边,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看着那座已经失去了主人,即将被收归领主的房子。
  
  被留下的士兵愣了愣,突然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寒颤。
  
  这该死的冷天气,这些贫民的脑子恐怕已经被冻的不清醒了。
  
  在莫名的不安中,士兵放弃了去那座无主民宅中搜刮一番的打算反正住在这条街上的人家应该也没什么值钱东西。
  
  他抬起头,目光越过那些神情麻木呆滞的贫民,看到了早已等在人群外的两个拖尸人那脏兮兮的灰黑色罩衫和挂在脖子上的死神护符是拖尸人最显著的特征,这些和尸体打交道的家伙一向嗅觉敏感,恐怕在这里传出有尸体的消息之后半小时内,那两个拖尸人就已经在附近等着了。
  
  “今天真晦气……”
  
  士兵咕哝着,把拖尸人叫到跟前,随手塞给他们几个铜板,吩咐道:“把尸体拖到镇外烧掉记得,一定要烧掉,这是上头的命令。”
  
  说完这话,他也没管拖尸人怎么回答,迈步就离开了这地方。
  
  之所以走得这么快,主要原因是他知道拖尸人一定会讨价还价烧掉尸体需要额外的木柴和油脂钱,那几个铜板可不够。
  
  但等他离开之后,这事儿也就跟他无关了。
  
  领主离开了,管家离开了,士兵也离开了。
  
  街道上只剩下零零落落站在寒风中的几十个贫民,躺在草垫子上的三具邪教徒尸体,一地凌乱的脚印,还有两个拖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