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司汉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共同提升

第三百六十四章 共同提升

小心翼翼地松开心脉,一边感受着葛伦身体的变化。良久之后,曹泯才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虽然葛伦如今的面色依旧比较苍白,但比起方才明显红润了许多。体内脏器也一切正常,心跳虽然还有些微弱,但很是平和,就如进入了熟睡之中。
  
  “手术!真得是好神奇,竟然能有如此起死回生之能,也不知道幼若那家伙到底还藏着多少能耐?”曹泯缓缓起身,忍不住感叹了一句,随后也是微微一笑。
  
  手术这种如同神仙法术一般的能力,掌握在自家兄弟手中,那对他以后的帮助,显然是极大。
  
  而且,孙悠刚才手术的所有过程,他都看在眼内,却是依旧没有信心能够复制出来。这其中所要求的细心和专注,以及武意的精细掌控,都不是他能做到的,若是让他拿着大刀冲来冲去,曹泯可以轻松做到,可如手术这般精细入微的手法,对他这个粗人来说,实在是有些太过“女子味”了,换做曹静来,应该很容易便能做到,只可惜,她不会武意。
  
  如此一想,想要掌握手术这项逆天技能,浓厚无比的武意修为以及心细如发的心思,那是缺一不可。手术如此高的要求,即使是让别人来观摩,也不一定能学得会,更不要说是偷师了。
  
  “**子,你给德马好好包扎一下。这几日,德马便由你来照顾,其他人动手我不放心!”
  
  曹泯走过去,拍了拍安如平的肩膀,低声吩咐道。
  
  “唉……唉……属下明白……”安如平到得此时还在回味方才那神乎其技般的手术,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
  
  曹泯也不再管他,迳自走出营帐,到了旁边安置大多的帐内。
  
  大多回来就由桑仪一直用武意给他梳理混乱的内气。他虽然没有葛伦伤得那般严重,但也已经危急到了生命,全靠桑仪用武意疏导,否则撑不到回城,在路上他就要吐血身亡。
  
  “大多,你怎么样,可还要紧?”曹泯走上前,关切地问道。
  
  大多勉力地睁开眼,想要起身向曹泯行礼,却是站了一下,便被桑仪按住,曹泯也赶忙上去止住他的动作,急声道:“你有伤在身,别乱动!”
  
  “公子……”大多本来就不善言辞,此刻更是身体虚弱,只勉强叫了一声公子之后,便再难言语。
  
  “没事,你养伤要紧,其他事情不用管,今日错在我,你与葛伦都没有过错,所以你只管安心养伤便是。”
  
  曹泯看着大多的神情,就知道他是要向自己请罪。
  
  这是大多的想法,在没有彻底探查清楚之前,便要深入敌营,差点害了主子性命,这若是追究起来,是可以杀头的。
  
  然而如今曹泯不仅不怪他们,还把错全归咎到了自己身上。此举,让大多心中无比信服曹泯,甚至是有些崇拜他了。
  
  大多的伤还要桑仪梳理许久,曹泯于是没有多做停留,便又起身,走到帐外。
  
  曹泯知道帐外正有一大群人正等着他,他才掀开帐帘,曹静便迎了上来。
  
  “泯哥哥,玲珑刚才传过来消息,她已经将手下斥候派向了东,南,西三面三十里之地,均未发现马世民踪迹。”
  
  东关城北面便是长城,所以吴琳并没有派人去北面查探,除非马世民可以带军从长城之上飞下来,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三十里都没有找到马世民?!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曹泯眉头紧皱,越是不知道马世民的打算,便越是让他心神不宁。
  
  “让玲珑加派人手,继续扩大范围,务必要将马世民的去向给查清楚了!”
  
  “好!”曹静点了点头,转身向一旁的大空示意了一眼,大空立即会意,微微一躬身后,便快步向斥候营方向行去。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看来大空已经得到了曹静的重用,开始为她做些事情了。
  
  对此,曹泯并没有说什么,曹静要如何用大空,自然由得她去安排。
  
  见曹静说完,管义,张迁,夏侯温,夏侯越等人也一起围了过来,他们手中都有事情要向曹泯禀报,均都是防务之类的问题。
  
  身为一军主帅,确实是有太多事情要兼顾。
  
  “都进大帐中议事吧!”曹泯向管义点了点头,便转身向前走去。
  
  方才曹静一接到安如平传回来的消息,便立即和冯疑商议对策,最后决定由冯疑带领五千神玄军将士在东关城外游弋,随时准备对东关城和东关军寨进行支援,管义则是率领着剩下的五千神玄军配合曹静守城。
  
  如此安排,也甚合曹泯心意,这是如今在不知道马世民阴谋的情况下,最稳妥的策略。
  
  曹泯带着众人向中军大帐走去,走了两步,他却是忽然想起一人来,按道理,她应该是最急切想要问他消息之人,这一转眼却是不见了她。
  
  “静儿,颖姐姐呢,方才我回来时,她还在此处,怎得一转眼就不见了?”
  
  曹静见曹泯这时才想起了曹颖,于是替曹颖白了他一眼,笑道:“方才你们在救治葛伦之时,神凤军那边便传来消息,说是郑绍率军回来了。不过因为幼若吩咐过不能让人打扰你们,所以我便没有进来通传。”
  
  “哦……”闻言,曹泯只是轻“哦”了一声。
  
  不用曹静细说,他也可以猜到曹颖当时听到郑绍回返时是什么表情。既然正主都已经回来了,她自然也没有必要再等曹泯出来说话了!
  
  “利用完就弃如敝履!哼!”想到曹颖这种做法,曹泯心中就无端生出闷气,恨不得指着鼻子,骂醒曹颖,但却又无可奈何,因为那样只会起到反效果。
  
  曹泯忽然又意识到,方才曹静在说话时,嘴角的那丝坏坏的笑容。以这小妮子的性子,不可能看着姐姐再次奔向火坑,却还会坏笑的!
  
  “静儿,是不是郑绍这次吃大亏了?”这是曹泯唯一能想到曹静坏笑的原因。
  
  “嘿嘿嘿……”没想到自己一说,曹静却是再不矜持,掩嘴娇笑起来。
  
  足足笑了好一阵,曹静才止住,回首道:“岂止是大亏啊,郑绍这次是要亏到姥姥家了!泯哥哥,你可知道,他们神凤军这次损失了至少四成兵力,我都可以想象得到,郑绍在听到这个数字之后,那种阴沉似水的脸色,哈哈哈!就算是他,这次回到邺城,也无法和郑氏族中那些族老交代了吧!”
  
  “而且……还有一点,或许,泯哥哥可以利用一下!”说着说着,曹静的眼眸便亮了起来,特别“讨人厌”,特别“坏”地看着曹泯。
  
  看到曹静这种极有个性的“坏笑”,曹泯便知道有人要倒霉了,很显然,这次倒霉的应该是郑绍无疑。
  
  “是什么,说来听听!”曹泯脸上也不由浮现一抹笑容,兴奋地凑到曹静身旁,低下头轻声道。
  
  曹静顺势将嘴凑近他的耳旁,轻声细语了一番。
  
  “若真如此,当是父王之大幸!”听到曹静说完,曹泯心中既惊且喜。
  
  其实按照曹静对他所说,不应该说是一点可以利用,而是两点,这两点利用好了,或许会直接让平原郑氏伤筋动骨!
  
  “呵呵,方才神凤军消息一传来,我便让玲珑去特地调查了一番,果然不出我所料,此番,那郑绍还真是自作自受了!”
  
  曹静跟着曹泯缓步向前走去,言语中竟是带有一丝丝的狠辣之情,此种神情出现在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小萝莉身上,怎么都给人一种违和感。
  
  由此可知,曹静心中,当真是恨极了平原郑氏,或者说只是郑绍!
  
  众人一路走入大帐,曹泯依次给众将军安排了任务,主要便是对东关城加强防卫之类的问题。
  
  马世民如今失去了踪影,他们只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时刻戒备,直到吴琳找到马世民的踪迹为止。
  
  这对整个北魏军,可以说是一次极大的考验,或者说,是对吴琳的一次考验,就看她能有多快找到马世民了。
  
  北魏军的这根弦始终紧绷着,吴琳必须要在它断掉之前,找出马世民!
  
  待曹泯吩咐完,众人便各自出帐,回营整顿去了。
  
  才出营帐,管义便迎面撞上了桑仪。自从桑仪回来之后,管义连话都没来得及和她说上一句,正自心痒,想要上前和她说上几句情话,却见桑仪表情严肃,只是轻轻瞥了他一眼,便直接错身而过,进入了帐中。
  
  管义见状,心下有些疑惑,想要转身进帐去听听究竟出了什么事情,竟让桑仪如此,但转念一想,却又有些为难,因为看方才桑仪的表情,明显是不想让他知道。
  
  经过了一番挣扎,管义还是没有进帐,略微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去。
  
  大帐中就只有曹泯和曹静两人,他们都没说话,凝神沉思。没想到帐外忽然走进一人,待看清是桑仪之后,两人也没什么反应。
  
  曹泯刚要起身,却见桑仪猛然跨前两步,噗通一下,就跪倒在地,朗声大喝道:“桑仪有罪,请公子责罚!”
  
  曹泯和曹静两人同时大惊,曹泯连连跨步,扶起桑仪,柔声道:“仪姐何罪之有,莫非大多出了什么事?”
  
  曹泯声音很是温柔,没有一丝往日的威严之气。只听这语气就知道,即使桑仪果真没有救下大多,曹泯也不会拿她出气,更不会治她之罪。
  
  桑仪虽然是曹泯的下属,但其实也算曹泯半个姐姐,更何况,自从来了邺城之后,桑仪几乎不离他左右地辅佐保护他,如此情谊,曹泯怎能不铭记在心。
  
  很显然,在曹泯的心目中,或许一百个大多,都抵不上一个桑仪来得重要。
  
  曹泯很温柔,谁知桑仪却始终沉着脸,表情严肃:“公子放心,大多无恙!属下此次没有探查清楚敌寨情况,便贸然下定论,以至公子手下大将受重伤,甚至差点危害到公子性命,属下之罪,罪不可赦!”
  
  言罢,桑仪竟是又想要跪下去。若换成了以前的曹泯,他还真制止不了桑仪跪拜,可如今他领悟了神力武意,以神力武意那恐怖的力道,被曹泯拿住,桑仪想要下拜,也是无能为力。
  
  听闻桑仪之言,曹泯顿时醒悟。原来方才在大多的帐中,曹泯言者无心,桑仪这听者却是有意。
  
  本来因为没有发现成岩,成崖等人躲在西关军寨中,桑仪就有些气恼自己,再经曹泯那番对大多的言语,桑仪顿觉心中愧疚。
  
  若非是她的武意还没有修炼到家,以至于被成岩,成崖他们给骗了过去,又怎会使曹泯险些中了埋伏?
  
  如果当时曹泯真得带军冲入了西关军寨中,那后果,可是她能承担的?
  
  桑仪想想就有些后怕,她的心中除了愧疚之外,还产生了迷茫,或许正是因为曹泯对她的武意太过信任,甚至到了依赖的程度,才会有今天的危险发生。
  
  所以桑仪今日此来,其目的,实际是想要向曹泯请辞。她要辞去“作为曹泯之口,耳”这个工作!
  
  曹泯紧紧盯着桑仪好半晌,才松开手,苦笑道:“仪姐你没错,是我想错了。以马世民的奸诈,怎么可能没有留人防守军寨!他吃过一次火烧军寨的亏,又怎么可能会犯同样的错误?更何况,他们大军如此多的粮草,若是不放在军寨中,又能放到哪里?有如此多粮草在的地方,会没有守军?”
  
  曹泯一连反问了三个问题,虽然是在反问他自己,实际也是在给桑仪解释。
  
  他身为一军主帅,属下犯错,自然也是他的错。今日的这场危机,怪只怪他自己,还是智慧不足,经验浅薄。
  
  不过桑仪的一番言语,也让曹泯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此前的确是太过依赖桑仪了,其实不只是桑仪,还有吴琳,曹静,有这些能人异士在手下,却是大大削弱了他这个主帅独当一面的能力!
  
  曹泯郑重地看着桑仪,朗声道:“仪姐,此事不必再提,从今以后,你我继续配合,但必须时刻记住今日的教训!我们必须要更加努力,变得更加强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