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次元法典 > 第六百七十九章 人类自身道德的立场

第六百七十九章 人类自身道德的立场


      “人造人啊………”
  
      眯起眼睛,看着眼前浸泡在营养液之中的人造人,方正伸出手去摸了摸下巴,沉默不语。
  
      “方正先生?”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随后只见菲奥蕾坐着轮椅,从另外一侧出现。她看见方正,不由愣了一下。
  
      “您在这里做什么?”
  
      “嗯………在思考一些道德层面的问题。”
  
      “………道德层面………是吗?”
  
      面对方正的回答,菲奥蕾明显有些诧异。这也难怪,毕竟型月世界的魔术师,很少把道德这种事情挂在嘴边,追求根源是他们的理想,除此之外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
  
      “是的,我在思考人造人和机器人,究竟有什么不同。”
  
      没错,方正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思考这个问题。关于机器人和AI,方正已经有了一个自己的想法和判断。但是人造人却不一样,说实话,方正看过不少关于克隆人和人造人的电影,但是………对于人类为什么要进行人造人和克隆人的创造,却并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如果是需要器官的话,那么只需要克隆器官就好。科学技术也表明,克隆一个人明显比克隆一个器官花费的时间更长,效率更低,而且花费的资源也更多。
  
      但是如果用人造人作为劳动力的话,那么在效率上,他们也同样比不上机器,即便是用来当做消耗的士兵之类的东西,也不如机器人的AI控制和底层权限来的更保险。毕竟克隆人的战争………嗯,大家都明白的。
  
      可让方正没有想到的是,听到自己的回答,菲奥蕾却是浮现出了疑惑的表情。
  
      “机器………人?那是什么?”
  
      “……………”
  
      听到菲奥蕾疑惑的询问,方正一时间哑口无言,他当然知道很多魔术师不擅长或者说不喜欢现代科技,毕竟五战里远坂凛那个机械白痴对于方正来说也算是印象深刻了。然而………这位大小姐你连机器人是什么都不知道?
  
      好歹远坂凛还知道手机能拿来打电话呢!
  
      “就是利用机械制造的类人工具,可以被人类操纵,进行一定程度的工作。不用吃饭,不用喝水也不用休息,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工作,嗯………就是和自律型人偶一样的存在”
  
      方正简单的向菲奥蕾介绍了一下,而听到这里,菲奥蕾也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外面的人类已经能够制造出这种炼金装置了吗?”
  
      “不,目前还是概念………嗯,有一部分成果,不过并不是做成人类的形态就是了。”
  
      一面说着,方正一面向菲奥蕾解释了一下关于工业化机器人是什么东西,而听到方正的讲解,菲奥蕾则是露出了几分感慨的表情。
  
      “原来是这样啊………但是………这和您正在思考的问题又有什么关系呢?”
  
      “嗯,我在考虑在道德层面,究竟要不要将人造人视为人类。”
  
      这也是方正眼下正在考虑的问题,机器人肯定是不能够被视为人类的,就如同之前方正所思考的那样,机器人的思考回路以及感应反馈,全部都是通过人类编造设置的程序来进行的。认为机器人拥有灵魂和生命,只不过是人类本身感情所带来的错觉。
  
      但是人造人和克隆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们的血肉的确是由人类创造出来的,但是他们的思考方式却并非如此。然而,人造人为什么会出现呢?他们在这里做人体电池就是他们的结局吗?
  
      说实话,就这一点是否人道,方正不好评论。因为千界树并没有像四战的龙之介和CASTER那样,同时吞噬其他人的血肉获得魔力。也没有像五战的C妈那样,利用吸收城市里的住民的生命力来维持魔力。
  
      相反,他们为了最大程度上不牵扯到普通人,选择了“自己制造人造人作为魔力电池”的办法,从单纯的人类角度来看,这已经算是相当人道的做法了。
  
      道德从来都不是一个固定的概念,没有任何事情是“很好的”或者“很坏的”。重要的就是你站在谁的立场上为谁思考而已。打个比方来说,两个大国常年征战,死伤惨重,每年都有无数父母失去她们的孩子,有无数孩子失去他们的父母。而终于有一天,两个大国决定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分出胜负,他们创造了两支人造人大军,代替他们的国民上战场战斗。那些人造人可以在战场上互相残杀,并且依靠死亡人数的多少来分出两个国家的胜负。
  
      而这两个国家的国民则从此过上了和平,美好的生活。父母可以带着孩子一起出去游戏,孩子也可以和父母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他们甚至还可以看着电视转播,为那些人造人大军的厮杀欢呼鼓劲。
  
      作为第三者,看见这一幕肯定会认为又滑稽又邪恶。
  
      但是对于身处其中的两国民众又是如何呢?当然,简单的一句“只要停止战争不就好了”自然是说的容易,但是如果战争无法停止呢?
  
      是让人造人去送死?还是让他们的孩子或者父母走上战场,一去不回?
  
      就好像这场圣杯战争,对于局外人来说,只要一句简单的“不要背叛魔术协会不就好了”或者“自己默默的举办圣杯战争不就好了,为什么要特意说出来”,再或者“魔术协会让千界树独立出去也就算了,反正不过是一群二流魔术师而已”这样的说话就可以了。
  
      但是对于身处其中的双方的立场呢?
  
      局外人能够想象连续几百年,仅仅因为出身和历史浅薄就被排除在魔术核心圈子之外,只能够作为他们的“备胎”和“奴隶”而存在的普通魔术师的愤怒吗?
  
      局外人能够理解两千年来高高在上的贵族,忽然被自己一直压迫的奴隶起身反抗一巴掌打在脸上的愤怒吗?
  
      这都是不可能的。
  
      所以才会有这场圣杯战争,一方试图借助圣杯彻底掀起反叛的狼烟。另外一方则试图为了自己的尊严将这股反叛的苗头彻底遏制,同时夺走那传闻之中的大圣杯。
  
      而为了这场战争,两个“国家”都在用自己的办法,将这一切做到最好。
  
      所谓的道德就是这样,会根据不同的立场产生不同的变化,而作为一个圣骑士,方正对于道德层面和立场的要求,自然也是有自己的看法。
  
      当然,如果方正只是一个人的话,那么他只要帮助自己看顺眼的就好,其他都不需要顾及。但是方正是天道宫的领导者,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关系到天道宫的安危,所以方正必须保证,自己的立场时刻处于一个能够平衡并且相对正确的位置。
  
      “菲奥蕾小姐,这些人造人之后会怎么样?”
  
      “这个………”
  
      听到方正的询问,菲奥蕾思考了一下。
  
      “在圣杯战争结束之后,如果他们还存活的话,会作为千界树一族的仆从继续生活下去………”
  
      “卡啦!”
  
      就在菲奥蕾说话的时候,忽然,她身边的一个玻璃器皿骤然爆裂,紧接着夹杂着玻璃碎片,一个人造人从器皿之中掉出,向着菲奥蕾砸了下去。
  
      “小心。”
  
      看见这一幕,方正急忙上前一把拉住了菲奥蕾的轮椅,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同时伸出手去,一把拍在了那个人造人的身上,只听见“咚”的一声,下一刻那个人造人就被方正直接打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壁的一角,歪下脑袋没有了声息。
  
      这是什么情况?魔术道具都有伪劣产品吗?
  
      方正打量了一下那个破碎的容器,接着转过头来望向菲奥蕾。
  
      “菲奥蕾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你,方正先生………反倒是你………没受伤吧。”
  
      听到方正的询问,菲奥蕾面色有些微红的低声回答道,就在刚才玻璃器皿爆炸的时候,如果不是方正挡在她的前面,恐怕那些玻璃碎片就要打在菲奥蕾的身上了。
  
      “我没事。”
  
      方正伸出手去抖了抖衣服,将上面沾着的玻璃碎片扫落在地面上,此刻听到响声,其他的人造人也从四周走来,他们开始迅速收拾这里的碎片。而方正则走到墙边,望向了那个人造人。
  
      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少年,有着白色的短发和瘦弱的身躯,不过可惜的是,这个人造人的运气非常不好,当方正把他打飞的时候,这个家伙的脑袋似乎不小心撞在了墙上,然后整个颈椎都被折断………当然,他已经死了。
  
      对此方正只能够说一句………
  
      “真是倒霉啊………”(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