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次元法典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开幕之始

第二百四十四章 开幕之始

    星黎殿。
  
      之前空无一人的要塞之内,此刻已经早就没有了原本的冷清。原本紧闭的大门打开,而街道,城墙乃至塔楼上,到处都挤满了红世之徒的身影。他们当中不少人还带着满身的伤痕,但是却丝毫不以为意,只是大声的称赞着自己的武勇和胜利。
  
      也难怪这些红世之徒会如此兴奋,虽然他们名义上都是“化妆舞会”的部下,但是由于化妆舞会身为秘密组织的关系,以至于这些红世之徒平日里几乎没什么事情好做。这还是自从化妆舞会成立以来,第一次召集了全部的红世之徒所展开的行动。
  
      更不要说,其目标是红世之徒的死敌,火雾战士了。
  
      不仅如此,更让红世之徒们兴奋的是,这是一场完全的胜利。数个火雾战士的据点被一扫而空,甚至连那些有名的强大火雾战士也在他们的攻击下被彻底消灭。这样的完全胜利对于红世之徒而言,已经多年没有过了。
  
      更不要说当他们得到前往星黎殿庆祝胜利的消息,以及即将与那传说之中化妆舞会至高无上的存在见面的传闻,还有组织数千年来所做一切目标的彻底揭露,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红世之徒们兴奋的好像每个人都灌了几十桶伏特加一样。
  
      但是,也并非所有红世之徒,都是为了胜利而高兴。
  
      “那个盟主,究竟在想什么啊!”
  
      重重的放下酒杯,一个红世之王不由的抱怨了起来,那是一个拥有和大象般差不多身高,用两只脚站立,外形是甲虫的红世之王。此刻他就这样大刀阔斧的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一面喝着酒,一面抱怨道。
  
      “明明只要再努力一下,就可以把那些混蛋全部赶尽杀绝,但是却要求我们撤离,而且还特意说明是‘盟主命令’,可恶!如果不是那个家伙的话,我们还可以取得更多的战果,更多的胜利!”
  
      “但是,当时我们已经达成任务目标了啊。”
  
      看着眼前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多了而口不择言的红世之王,在他身边一个全身包裹在长袍里,看起来像个孩子一样的红世之徒急急忙忙的劝阻道。
  
      “俗话说穷寇莫追,如果当时再继续下去的话,说不定被逼到墙角里的火雾战士会反过来对我们造成威胁啊。”
  
      “哪又怎么样?那些混蛋道具追杀我们的时候,有考虑过把我们逼到墙角会怎么样吗?这都是报应!叛徒所应该有的报应!那些背叛了族人,把力量出卖给人类的混蛋,不配和我们一样作为红世的住民!”
  
      一面大喊着,大甲虫一面挥舞着自己的四只手臂,而伴随着他的动作,他所拿着的酒杯也开始晃动,洒出了大片大片的酒水。
  
      “再说了,什么盟主,那不就是个人类吗?为什么这样的人会是我们的盟主啊!人类这种东西,只要我们想的话,随时随地都能够吞噬不是吗?开什么玩笑,一个人类想要成为红世之徒的领导者,他还差的远呢!而且,居然连参谋阁下和大御巫也对他如此恭敬,他难道不需要感到荣幸吗?那是什么态度啊!”
  
      而听到大甲虫的话,他身边的红世之徒也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正如方正所想的那样,化妆舞会这个组织是依靠三柱臣的实力与积年累月的威望所缔造出来的,参谋贝露佩欧露的智慧让人敬服,而每个红世之徒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都会接受大御巫黑卡蒂的劝告与敬言,将军千变修德南那强大的实力也让红世之徒们心驰神往。
  
      而与这三人相比,虽然说是传说之中的创造神,但却从来没有在红世之徒面前露过脸的祭礼之蛇,对于红世之徒们来说当然不会有任何实感。更多是一种“记得好像是有这么个人但是和我完全没关系”的迷茫感,更不要说方正是以人类的身份出现在这里,更是让不少红世之徒感觉到惊诧无比。
  
      他们当然不会真的认为自己的盟主是人类,但是“我们的盟主为什么要以人类这种形态出现呢?”,对此抱有疑问的红世之徒却也有很多。
  
      “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就在这时,大甲虫似乎想到了什么般,猛然站起身来。
  
      “就这么决定了!”
  
      “等等!”
  
      看着自己同伴这幅莽撞的姿态,大甲虫身边的红世之徒顿时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他该不会是要做什么蠢事吧!
  
      “兄长大人,谒见的时间到了。”
  
      “是嘛。”
  
      听到蒂丽亚的声音,方正睁开眼睛,站起身来,在他的面前,除了蒂丽亚之外,黑卡蒂与贝露佩欧露也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那么,我们走吧。”
  
      说完这句话,方正便走下阶梯,向着通道的另外一侧走去。而在他的身后,蒂丽亚,黑卡蒂与贝露佩欧露则默默的跟随在那个男人的身影。
  
      一同向前。
  
      “———————”
  
      大门缓缓打开。
  
      这一刻,四周原本正在喧闹的红世之徒们顿时都安静了下来,他们转过头去,望向眼前打开的大门,以及从门里走出来的方正。
  
      此刻的方正自然也不是之前的那副悠闲散漫的打扮,他穿着华贵而修身的礼服,外面则包裹着一件纯黑的披风。半长的头发整理的向着两边梳理开来,露出了方正本身那张英俊而帅气的面孔。
  
      不过在场的红世之徒并没有什么人类的审美观,因此对于方正的长相,它们显然也并不在意,没有人说话,他们只是默默的注视着方正,用自己的眼神来表明他们对这个忽然出现的盟主的感情。
  
      疑惑,好奇,憧憬,尊敬,爱戴,愤怒。
  
      各种各样的感情混杂在一起,形成了犹如实质一般的压力,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换了其他人的话,恐怕早已经止步不前,但是对于方正来说,他所感受到的,却是另外一种感觉。
  
      这就是神明的感受吗?
  
      方正面色不变,但是与此同时,他的内心深处却是异常的激动。在来到这里之前,他自然将灵魂石重新切换到了“祭礼之蛇”。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进入礼堂,感受到这些红世之徒眼神的瞬间,他忽然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那像是创造者对所创造物的包容与关爱,仿佛一位长者对后辈所做的一切的体会与许诺,又像是更进一步的,某种形而上的真理的具现。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
  
      这就是神明看待凡物的心态吗?
  
      一面体会着这种感觉,方正一面向前走去,而在他的身后,黑卡蒂与贝露佩欧露则是默默的跟上。只有蒂丽亚在进入礼堂的同时就站在了旁边,显然,虽然她喜欢和黑卡蒂来个大战三百回合,但是在眼前的情况下,她还是分得清轻重的。
  
      方正停下了脚步,他抬起头,望向自己的前方———确切的说,是站在自己面前的红世之徒。此刻,那只巨大的甲虫正充满了气势的瞪视着自己,不用他说,方正也知道他要干什么。
  
      但是………不可思议。
  
      如果是方正的话,那么接下来他会狠狠给对方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但是现在,装备了“祭礼之蛇”灵魂石的方正,却完全不觉得这种行为有任何逾越之处,他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他也承认对方的做法。
  
      无论你想要做什么,我都承认。
  
      无论你想要做什么,我都允许。
  
      这就是“创造神”,对一切万物的,平等的“意志”。红世之徒的欲望,火雾战士的欲望,人类的欲望,甚至是一棵草,一朵花,乃至一条鱼,一只鸟。他们的愿望,他们的想法,都无任何不可。
  
      这就是神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