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在江湖做女侠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战败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战败

这样下去不行,李自成很清楚,如今的明军看似兵力不足,但是明军大营中应该还有一部生力军,最主要的那位明军的“冠军侯”一直没有出现。
  
  还有,耽搁上一两天,那么四周的明军恐怕也要赶到了,刘泽清、左良玉等所部,刘泽清再怎么胆小,但是也能凑数的,也掌有数万人马。
  
  左良玉也是能打的,固然不会全军挥师北上,但是派出一支对于闯来说,也是灾难性的,还有各地的勤王军,恐怕都在想着李自成项上人头。
  
  大明朝气数未尽啊!
  
  不行!李自成没有考虑太长的时间,虽然如今颇为后悔,但是却也不会放弃,不然也不会当年主力灭亡之后再打出“闯”字大旗了。
  
  再次组织死士反击,不过这一次他们没办法从侧翼绕着进攻,现在需要跨越护城河来攻了,郝摇旗不知道在哪里,不过他还有李双喜,这个干儿子,一番允诺之后,李双喜只好硬着头皮迎着明军鸟铳的火力冲锋。
  
  闯军中,不怕死的人真是太多了,因为大多都是只有烂命一条,一番鼓舞允诺之后,李双喜募得千余死士,一番搜集,各个披甲,先喝酒吃肉,然后就要奋力一搏,封妻荫子!
  
  李自成允诺,这次功成,此次的选锋勇士,个个都会赐下世袭职司,由不得他们不拼一把!
  
  他们面对的只是鸟铳,还是后膛枪,这种送死是没有意义的,杨伊的时间不多,加上也没有多么上心,鸟铳虽然经过了几分改造,但是提升并不大。
  
  之前鸟铳的射击过程,可分为以下步骤:倒药(将火药从药罐中倒入药管中,每管药发射1发弹),装药(将火药从铳口倒入铳膛),压火(用随枪的仗装膛内火药压实压紧),装弹(取出弹丸装入铳膛,然后用仗将弹丸压入火药中,装门药(将发药罐中的火药倒入药室的火门内,把药室填满,使之与铳膛内的火药相连,而后将火门盖盖上,以防潮湿),装火绳(将火绳装入扳机的龙头式夹钳内,准备点火),这时即以准备完毕,射手处于听命待发状态。射击时,需打开火门盖,点燃火绳,以蹲跪姿或立姿瞄准扣动扳机发射;紧急时也可直接向火门点火不瞄准发射。
  
  如今的鸟铳使用了纸壳定装弹药,省掉了一些步骤,但是点火装置却还差着时间来研究修正,面对着这些个死士悍不畏死的攻击,虽然起初十分冷静的射击、射击……
  
  不过,终究还有会有间歇的时间,如今的定装弹药,他们的携带量也不足,京城那边也没造多少,随军的工匠虽然也在加紧的造,不过使用的更快。
  
  被李双喜抓住了机会,一举翻越过临时的防线,杀入了火器营中,没有刺刀的枪,也就是一根烧火棍,随身的短刀面对着悍贼,也没有多大的威力。
  
  李自成抓住了机会,立即催动部队,一次全军压了上去,明军此时也知道退就是败了,只能硬着头皮拼死抵抗。
  
  但是不是什么时候拼死就有用的,李自成也在拼死,拼的更狠更绝,他甚至亲自上阵了,而明军的大将,都在后方遥遥指挥,这就是差距,这差距就导致了明军的再次溃败!
  
  火器营、步军甚至骑军,都被李闯军给压着打到了大营前,这一次张世泽也再也没有回天之力了,只能逐步后撤,也幸亏之前步步为营,如今的这些布置,没能让所有的明军全部覆灭在此。更新最快电脑端:https:///
  
  李自成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战场上还在抵抗的明军,已经不多了,都被朝着老猪山方向驱赶着。
  
  老猪山下明军大营的战斗在未时将过的时候就结束了,在付出了数千人的伤亡后,闯军的勇士终于攻破了明军的防御,冲进了大营,在一场短暂而激烈的搏杀后,李自成的“闯”字大纛,就在明军大营上高高飘扬了——李自成本人,现在也移师至此,等着老猪山被收复的捷报。
  
  而在战场一角,李岩红娘子指挥的万余闯军步骑兵也打了胜仗,将那一支明军重骑也撵走了,不过李自成并没有让李岩返回,而是命他继续带兵追杀那一支明军重骑!
  
  这是他最看重的一部,要不是这一支明军重骑,这场仗哪这么难打?
  
  郝摇旗此时也带着所部在到处追杀明军残部,他所部约有半数是骑兵,追杀起这些明军残部的步兵,那可真是切瓜砍菜一般容易!
  
  打老了仗的李自成太知道了,真正两军交锋,你来我往的时候,是打不死多少人的,特别是交锋的双方都比较正规,当兵的都有一身甲胄保命的时候,砍死个人可不容易了,即便拿着破甲的钝器敲打,要把个大活人给敲死也得费上九牛二虎之力,毕竟面对的是一个人,哪那么老实让你敲,不得拿盾牌那兵器抵挡?冷不丁的还要反敲过来。
  
  可一旦分出了胜负,有一方开始仓皇逃窜的时候,那可以就容易宰人了,而且还是一边倒的屠杀,被追杀的一方丢盔卸甲,也没有办法结成坚阵,而追杀的一方如果有不少骑兵,尾衔追击起来,那可是能把数以万计的敌人活活追垮的。
  
  最善使用骑兵的李自成,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所以此时,就放任所有骑兵去追杀明军残部,他则带着步军大营占了明军的大营,并截断明军残部的后路。
  
  另外,李岩的追杀并没有太大的战果,那一支明军重骑实在太强大了,这一支从上午开始就一直在战场活跃的明军的重甲骑兵在反复拉锯中,反而脱离了李岩的追击,休整去了。
  
  他们并不是被闯军的骑兵打退的,而是打到人困马乏,不得不退了,但是也没退多远,绕到了老猪山另一侧,那里有明军之前布置的营地,李岩此时也不能贸然追击进去。
  
  毕竟这一支重甲骑兵,在之前的战斗中,他们表现神勇,前前后后击溃了足足数千闯军的骑兵,不过他们的退出,倒是让战场上的闯军骑士们都大松了口气儿,这帮铁皮杀神终于走了,怎么打也打不过。
  
  己方五个人才能换对方一个人,甚至在大队冲击的时候,十个人才能换下对方一个,这种伤亡比例,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要倍加小心的。
  
  不过拢共也就是一千余人了,有他们没他们的,都改变不了今天这场泽州之战的结果了,要是没有火器营和步军主力的纠缠,这一支明军重骑也不会有那么大的战果,而等着这一战完结,这一支明军重骑也就不足为虑了。
  
  退路被截断,明军残部再怎么拼死,此时面对着占据数量优势的闯军,想要逃跑也难了,他们不是骑兵,跑不去包围圈,跑不过敌人的追击。
  
  此时闯军大部已经在打扫战场了,明军送来的衣甲太多了,还有各种兵器,都比闯军所用的要好,李自成感觉自己是发了大财,看来不久后就可以再次反攻大明朝的京师了。
  
  “陛下,老猪山上的朱贼还是不肯投降啊!而且还死硬的很,把派上山去劝降的郝摇旗给杀了!”
  
  顾君恩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冲着正在做着美梦的李自成行了一礼,然后报告了劝降的结果。
  
  李自成听见郝摇旗被杀,也没太在意,这个郝摇旗,李自成本来就是当死士用的,谁让他葬送了大顺国至关重要的数万精骑,要是有数万精骑在,哪里会像是如今这样,这么困难。
  
  今天几次派郝摇旗做死士,他要是立了大功,李自成恐怕就放过他了,毕竟刘宗敏也死了,不过郝摇旗虽然立了功,但是却都是无关紧要的功,特别是损毁明军的炮,竟然都杀到了那里了,还没损毁,要不然,这老猪山今天就打下来了,李自成因此也只是哼了一声:“寻口好一点的棺材,收敛了。”
  
  “陛下,”顾君恩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只回来个身子,没有头!”
  
  “没有头?”李自成也不以为意,“那就打造一口短一点的棺材。”
  
  “遵旨。”顾君恩口中应了一声,却也没挪步去给郝摇旗发丧,牛金星不在,牛金星的狗腿子宋献策也不知所踪,这可是好时机,他还要给仗着给李自成出谋划策,弥补之前的过失。
  
  毕竟,这个军师的位置,争夺的人也不少,顾君恩可听说了,刘芳亮那家伙,如今也在干着这差事。
  
  此外,还有李岩,这两个可都是允文允武的人,相对来说,威胁更大,顾君恩可看不惯,这些个武夫,奔着大将军去还不行?还想做丞相不成?
  
  “陛下,”顾君恩此时先捧着说,“老猪山上,据臣估计,最多也就剩下万余人了,这一役咱们至少灭了朱贼三万人,光是俘虏的就有好几千,这是大捷!”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因为他随后所说的话可能不会合李自成的心意,他已经听说了刘芳亮之前在危难之时的建言了,不过顾君恩不敢苟同。
  
  京城一战,让他的军事计划付之流水,也让他从冒险主义转变成了保守主义,他不想大明朝的京城了。
  
  他认为此时,明军的吃了这么大亏,应该不会也没有实力能继续追击了,李自成应该回师了。
  
  这一役打掉了明军几万人,想必能让一干想来捡便宜的“勤王军”胆寒,并州不要了、冀州也不要了、豫州也不要了,回到雍州,再做打算不迟。
  
  李自成此时点点头,被捧得高兴,笑了起来:“的确是大捷了,再打一日,应该能拿下老猪山,这里的朱家贼兵是精锐,灭了他们,崇祯才是真伤了元气!”首发m.33xs.com首发https://https://m.33xs.com
  
  李自成和明军打交道也不是短时间的了,自然知道普通的明军都是凑数的,真正有战斗力的还是那些大将的家丁,如果不能消灭那些大将的家丁,打死多少普通明军都没什么用。
  
  因为大明朝有的是人,很快就能再次卷土重来,而老猪山上的明军那么顽固,又那么能打,多半是以那些勋贵的家丁为主的部队,所以李自成就想乘热打铁,一举灭了他们!
  
  他认为,这才是他没能打下大明朝京城的关键所在,只是他还没高兴多长时间,顾君恩此时一番话让他脸上立刻阴晴不定。
  
  “陛下,书有言:越十年生聚,而十年教训,二十年之外,吴其为沼乎!
  
  当年春秋时期,吴越争霸,越王允常去世,其子勾践继位。吴王阖闾乘越国丧乱之际发兵攻越,越国军民痛恨吴国乘人之危的行径,同仇敌忾,奋力抵抗,大败吴军,吴王阖闾负伤死在归途中。
  
  后吴王夫差继位,三年潜心备战,率复仇大军杀向越国,越军覆没,勾践逃至会稽山,越向吴求和。
  
  之后,越王勾践带着夫人和大臣范蠡去吴国服苦役,越王给阖闾看坟,给夫差喂马,还给夫差脱鞋,受尽嘲笑和羞辱。
  
  伍子胥有言:“越国用十年休养生息聚集,再用十年教育训练,二十年之后,吴国将要成为泥沼啊!”
  
  后,越国再次起兵,灭掉吴国,夫差自杀身亡;臣请陛下,偃旗息鼓,以雍凉为基,并吞蜀川……”
  
  顾君恩的军策,李自成听得很不顺耳,而同一时间,老猪山上的明军大营,已经完全处于高度警戒的状态中了。
  
  此时看着坐在上首的王斗,张世泽也紧张起来了,他完全没想到这组织起来,花了他们这些勋贵大量家底的明军,面对数量和他们差不多的闯军,居然只扛了一日就被击垮了,现在只剩下这么点人了。
  
  余下的,不是被李自成消灭,就是正在被消灭,闯贼,居然那么能打?
  
  此时,张世泽想起了担任蓟镇总兵的胞兄,为何他能打下数万闯贼的精骑,还斩了贼军第一大将刘宗敏的人头,如今已经受封“长平侯”。
  
  长平候,这个爵位历代受封的少有,皆是卓有战功的骁将,最有名的当属大汉武帝时的大将军卫青,虽然此时,爵位不值钱,但是受封这个爵位,却也不易,最起码,张世泽很嫉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