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破天录 > 第1098章 密室阴谋图灭口

第1098章 密室阴谋图灭口

面对四皇子的猛烈攻击,太子一系的官员看起来已经成为败军之将,不仅毫无组织,而且精神领袖还告老还乡。
  张大同离开神京的时候,那场面堪称百官相送,朝野上下张大同的门生子弟简直多如牛毛,虽然有许多已经投入到了四皇子一系的门下,但仅太子一系的士子和官员就已经阻塞官道,盈充码头。
  张大同是坐船离开的,码头位于神京五十里开外的盐津,这里是连同神京的重要漕运城市,神京所需要的粮食、盐铁都从这里运输而来,是极其重要的战略交通要道。
  这里的繁华虽然比不上神京,但因为其独特的战略位置,这使得它的交通极其发达便利,从神京到盐津一天当中有多达百趟的弛道列车出发,当中虽然大多是货运,但作为客运也有十数趟。
  这也使得来送行的官员们能轻松抵达盐津来送行,一时间朝堂之上请假官员多达百人!更不用说那些一天到晚赋闲等着上位的御史或者翰林们。
  尽管这些官员士子们都哭喊着要张大同留下来,但张大同还是离开了,他最后只与来送行的宁同义和顾苍平叮嘱了几句,“一定要谨慎行事”“不可操之过急”,随后他便带着一名青衣小仆和两箱衣物书籍,孑然一身的离开了繁华璀璨的神京,将名与利都抛之脑后。
  当然,这只是那些位于中立立场的官员们看来的情景,他们佩服张大同说走就走,放下一切的魄力与胸襟。
  可在太子一系的官员看来,这简直就是太子大厦将倾的预兆!
  连张大同这位太子太傅都走了!那还能有个好?
  太子这艘大船看起来是真的要沉呀!
  只有一些极度敏锐与冷静的官员才从宁同义和顾苍平的身上看出一些端倪,他们两人看起来有些萧瑟,但神色间并不见惶恐与慌张。
  宁同义和顾苍平自然不会因此惶恐慌张,因为他们知道张大同这是假装离京,过不了多久就会悄悄返京。
  可他们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就在张大同离京后的第二天,太子失德案便爆发了!
  尚未离京的肖月平顿时爆发了,他愤怒如狂:“我早就知道不该心慈手软,留下那两个祸害!”
  肖月平没说是哪两个祸害,但顾苍平和宁同义心里面都跟明镜似的,两人面面相觑,神色间有些难看。
  当初两人就商议过要解决掉这个后患,但顾苍平犹豫了,并指出太子一定不会同意这样的事情。
  可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太子和四皇子处于相持阶段,的确没有必要冒险这样去做,因为做了未必就是一件好事,不做也未必就是坏事。
  可现在不同了,太子悄悄派人送出了消息,让他们知道皇帝已经铁了心要传位给太子,眼下一切的布置都是在为太子继位做准备。
  可这一切都是有前提的!
  如果真的让四皇子将太子失德案做成铁案,那时候朝野上下群情汹汹,沸反如潮,即便皇帝再铁新也不敢头铁逆天将皇位传给太子的!
  而且……如果四皇子突然之间在那个时候宣布与乾坤神教划清界限了呢?
  那太子最大的凭仗与优势就全部荡然无存!
  失了民心,失了圣眷的太子,那还能坐上这九五至尊的位置么?
  在肖月平、顾苍平和宁同义他们看来,四皇子到时候忽然出卖乾坤神教,宣布与神教开战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毕竟,这可是乾坤神教几百年来最为虚弱的时候!!
  此时不挺身背刺,那何时再落井下石?
  为了皇位,有什么是不可以做的呢?
  在太子府的厢房中,四巨头已经变成三巨头,性格刚正方直的张大同一走,三人秘密商议,暖房中便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不行,这两个祸害,必须除掉!!”肖月平暴躁的说道。
  这一次顾苍平没有再反对,因为他知道事情到了至关重要的时候,犹豫就会败北!
  但他所担忧的是:“谁来做呢?”
  肖月平道:“李乘风呢?他还没有回来么?”
  顾苍平摇头道:“秋月谷一战,至今没有李真人的下落。”
  宁同义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泰阳事件,可他知道李乘风与小竹子一家人的关系,他立刻提醒道:“就算李真人现在已经回来,那也绝对不能是他来动手!”
  肖月平和顾苍平都扭头看向宁同义,宁同义道:“李真人和那对母女一家关系亲密。”
  肖月平立刻冷笑道:“这些修行人,一个个都是脚踏两条船的东西!眼里只有自身利益,而无家国社稷!”
  宁同义摇头道:“李真人侠肝义胆,乃是性情中人,我们若是杀了这对母女,只怕他立刻便会与我等翻脸。”
  肖月平怒道:“难道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等着这对母女来反咬我们一口吗?”说罢,他怒目向顾苍平看去:“之前若是痛下杀手,又岂有今日之祸!”
  顾苍平一言不发,他知道这是他的严重失职!因为之前赵烈先已经拿这件事来攻击过他们一次,可他们抱着侥幸心态,并没有快刀斩乱麻。
  结果导致这对母女因为秋月谷血案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后,他们在四皇子埋下的内奸帮助下悄悄离开了庄园。
  然后,她们成为了四皇子攻击太子最锋利的武器!
  宁同义沉默了一会,道:“李真人那边怎么办?”说着,他认真的盯着肖月平,郑重说道:“他可是未来驸马!”
  肖月平知道宁同义所说的意思,这位李乘风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名修士,他可以说是太子现在最重要的修士盟友,他的位置和态度至关重要!
  但这并不能左右肖月平对其恶劣的观感,应该说,肖月平是太子一系官员中对待修士的铁杆鹰牌,他对修行门派深恶痛绝,对修士更是毫无好感。
  肖月平冷笑道:“眼下究竟是他李乘风的态度重要,还是皇位重要?”
  宁同义和顾苍平尽皆默然,过了一会,宁同义道:“精挑人手,做得干净一些,别让李真人察觉出端倪。”
  顾苍平点了点头,道:“只能如此了。”
  肖月平嗤笑道:“他现在活不活着,都尚且未知!”
  宁同义对肖月平道:“我知你幼时家中遭受修行门派迫害,因此对修士咬牙切齿,可你切勿因为个人情感而坏了太子大事!李真人的性格我知道一二,若是此事让他察觉,他必定与太子反目成仇。太子若是知晓我等做的这些事情,也必定勃然大怒,那时候,就不仅仅是去职的问题了!”
  肖月平沉默不语,过了一会他才道:“若有差池,我愿负责!”
  宁同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沉沉的说道:“你太小看李真人了!你负不起这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