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三章离开然后又回来的那个人

第七十三章离开然后又回来的那个人

    所有人都明白神皇陛下的怒意从何而来。
  
      如果苍龙出事真与梁太傅送进镇魔狱的那个人有关,那这到底是不老林余孽弄出的事端,还是皇子府想做什么?
  
      皇子府的手居然伸进了镇魔狱,陛下如何能不生气?
  
      还有一个猜想现在看着最真实,最可怕,也最会让神皇惊怒。
  
      这是中州派的阴谋!
  
      ——他们往镇魔狱里送去一个关键人物,想把冥皇送给苍龙吃掉,以此帮助苍龙飞升!
  
      感受到落在自己上的数十道视线,越千门的脸色更加阴沉。
  
      如果可以,他这时候恨不得直接出手把在场所有人都杀了,也不想承受这样的目光。
  
      那个被皇子府送进镇魔狱的不老林信使已经死了,绝对不是逃出镇魔狱的那个人,他坚信却无法解释。
  
      最关键的是,中州派为何要把一个不老林的人送进镇魔狱去?
  
      越千门曾经给过渡海僧一个答案,但对方不肯接受。
  
      中州派不能说出事情的真相——景辛皇子当年收买不老林刺客刺杀赵腊月,后来被对方威胁——这个答案如果公诸于众,景辛皇子便完全废了,就算中州派尽全力保住他的性命,他还如何能够成为下一代的神皇?
  
      ……
  
      ……
  
      因为中州派的沉默与不配合,对镇魔狱之变的调查自然无法深入。
  
      为了避免局面变得更加复杂,没有过多少天,关于此事的处理结果便到了太常寺里。
  
      景辛皇子不准离开皇子府三年。
  
      苍龙的遗骸就留在了太常寺地底。
  
      可能看在苍龙惨死、中州派主动提出此议的份上,他们送人进镇魔狱的事,神皇没有深究。
  
      有些意外的是,张遗爱没有受到任何惩处,甚至连训戒都没有一句,依然继续做着清天司的指挥使。
  
      与神皇曾经表现出来的震怒相比这些惩处措施不值一提,完全是雷声大雨点小。
  
      中州派看似全无损失,但有心人自然明白并非如此。
  
      中州派老祖惨死却无法做些什么,更还要把苍龙的遗骸留在朝歌城里,这便已经难堪到了极点。
  
      追查真凶,或者借着追查真凶发飙也变成了不可能的事情——苍龙死于冥皇之手,而冥皇又是谁放出来的?
  
      张遗爱没有受到任何惩戒,原因更清楚,那是因为神皇喜欢他的这件事情里表现出来的态度。
  
      越千门甚至怀疑他当日是不是故意说出梁太傅的名字,把这盆脏水泼到中州派的身上。
  
      看着不远处的张遗爱,越千门神情微冷,心想就算你以后在朝歌城里做神皇的狗,难道白真人就会放过你?
  
      “这件事情就此结束,以后谁都不要再提。”渡海僧看着各宗派代表与官员说道。
  
      很多宗派代表直到这次才知道原来冥皇居然被关押在镇魔狱里,而镇魔狱便是苍龙,震惊之余自然明白事情轻重,纷纷应下。如果让世人知晓这些秘密,知道苍龙居然吃人,那还了得?
  
      修道界最擅长掩盖这些事情,直至时间久远,再也无人记得,就像当年青山宗的大事。越千门想着那些往事,望向角落里的迟宴,这位青山宗上德峰长老在会议上始终一言不发,这让他感觉有些怪,警惕渐生。
  
      “从镇魔狱里逃走的那个人一定要查出来。”他收回视线,对渡海僧与鹿国公说道。
  
      事情不准再提,不意味着结束,中州派如果想要挽回自己的声誉,重新获得主动权,便要查清楚这件事。
  
      鹿国公说道:“当日那人逃离镇魔狱的时候,越长老与他最近,可有什么想法?”
  
      “我说过,那人至少是化神期修为。”
  
      越千门想想那道黑影难以想象的速度与身法,微微皱眉。
  
      一位昆仑派长老沉声说道:“各宗派里这等境界的高手数量并不多,逐一排查并非难事。”
  
      “已经查了。”
  
      和国公从外面走了进来。
  
      渡海僧看了他一眼。
  
      和国公摇了摇头。
  
      看到这幕画面,越千门再次生出不安。
  
      “各派化神期以上的长老,其时或在各自洞府静修,或行别事,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
  
      和国公将手里的一块玉佩交给渡海僧,望向越千门说道:“不是朝廷查的,这是卷帘人的结论。”
  
      很明显,他知道中州派不会相信朝廷与各宗派自查的结果。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查清楚如此多高手当时的位置与动向,朝天大陆只有卷帘人能够做到。
  
      但为了做到这件事情,卷帘人应该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既然逃离镇魔狱的那人并非正道宗派长老,那便只可能是散修、邪道高手,这该怎么查?
  
      越千门的脸色很难看,却没有再说什么。
  
      ……
  
      ……
  
      各宗派代表离开了朝歌城,太常寺重新恢复了安静。
  
      鹿国公端着茶碗,看着碗里琥珀色的茶汤,沉默不语想着事情。
  
      这件事情进行的太顺利了。
  
      这种顺利的程度甚至让他觉得有些怪异。
  
      首先让他觉得有些问题的便是渡海僧。
  
      这位果成寺大德在前期的调查里有意无意引向镇魔狱内部,最终让中州派查到了自己身上。
  
      然后便是卷帘人的调查。
  
      如果说这是神皇想要借机打击中州派,废掉景辛皇子,张遗爱的反水很好理解,可是卷帘人与果成寺为何会配合?
  
      果成寺确实与皇族亲厚,但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
  
      更关键的是,所有的这些调查最终完美地掩盖了那个真实的身影。
  
      鹿国公当然知道从镇魔狱里逃走的那个人不是什么不老林的余孽,而是井九。
  
      在这次调查结束之后,再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这种可能。
  
      不老林往镇魔狱里送的那封信到底是什么内容,会不会与井九有关?
  
      鹿国公想着这些事情,根本忘了喝茶。
  
      天光微暗,茶汤颜色更深,就像酸红枝木。
  
      鹿国公抬起头来,看到走进太常寺里的那道身影,脸色顿变。
  
      在世间消失三年,偏在这样的大事之后,就这么正大光明地出现了?
  
      各宗派高手刚离开朝歌城,不知道多少眼睛还在盯着这里,难道您就不怕出事?
  
      他想起身去迎,但哪里敢动,只能这么眼睁睁看着……井九像逛街一样走进了太常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