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五章互相伤害的龙与剑

第五十五章互相伤害的龙与剑


      中州派与青山宗竞争正道领袖多年,自然很关注对方的功法。老者非常清楚青山剑法的气息,所以井九驭剑破潭水而上时,他便一眼看穿对方是青山弟子,稍加思忖,便推算出了井九的身份。
  
      “青山宗居然派人私见冥皇,难道是想与冥部勾结吗?”
  
      老者冷笑说道:“也对,当年那个祸害本就勾结过,这也算是你们青山宗的传统。”
  
      与冥部勾结的罪名,不管是哪个修行者都不能承受。
  
      井九本不准备再说些什么,沉默了会儿说道:“我不是卓如岁,这点你最好确认一下。”
  
      老者面无表情说道:“我不在乎你是谁,我只知道你是青山弟子,私会冥皇就是死罪,就算你逃出去也一样。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以及你做了什么,我可以不吃你,而且可以让你在镇魔狱里生活的不错。”
  
      无论如何,他也不可能放井九离开镇魔狱,但这终究算是给出了条件,条件便意味着谈判——苍龙是中州派的镇派神兽,高高在上,居然会愿意与别派的年轻弟子谈判,不得不说井九的幽冥仙剑实在是让他觉得有些棘手。
  
      但井九不会答应他的条件。
  
      老者寒声说道:“这里是我的天地,你再如何快也跑不出去,而如果我真的动用全力,你早就死了。”
  
      “正因为这里是你的天地,所以你才无法动用全力。”
  
      井九平静指出老者现在的困境,然后说道:“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我一直在逃,没有试图反击?”
  
      他是在借这场追逐适应自己的身体,就像当年在小山村里学种田切菜那样。
  
      幽冥仙剑让他的身体再次发生变化,如果放在平时,大概需要数年时间他才能完全掌握这种改变。
  
      这场追逐带来的精神压力,让这个过程急剧地被压缩,相信再过不久便能结束。
  
      一位大乘境界的神兽来做陪练,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必须珍惜。
  
      老者像是听到了世间最荒唐的话语,大声笑了起来,满是嘲讽。
  
      以井九现在的境界,不要说击败大乘境界强者,便是想稍微抗衡片刻都做不到。
  
      幽冥仙剑或者可以让他靠近老者,但他如何能够伤到对方?
  
      相反,为了保证安全他必须与老者保持足够的距离。
  
      那么他如何反击?
  
      “镇魔狱里的天地都是你,所以我再快也逃不出去。”
  
      井九看着老者说道:“那么也就等于说,我只要随意攻击天地里的任意一处,也就是在攻击你。”
  
      话音方落,他的右腕轻振,黑铁剑嗤的一声刺进了身边的石崖。
  
      石崖的表面是青黑色的,被常年的高温炙烤,被狂风冲击,表面如流动的线条。
  
      某些线条之间裂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石皮,就像是溃烂的肉壁一样恶心。
  
      井九的剑不偏不倚,刚好就插在那个裂开的口子里。
  
      铁剑并不锋利的剑身直接捅穿了粉红色的石皮,溅起些许鲜红的汁液。
  
      不像是血,更像是岩浆。
  
      老者的身体如遭雷击,颤抖起来,眼里充满了暴怒与震惊的情绪,喝道:“你这个贱人想做什么!”
  
      “你知道我是青山弟子后,准备直接用搜魂术,就是要让我尝受神魂被凌迟之苦。”
  
      井九看着他道:“中州派老祖宗对青山的敌意,看来果然很严重。”
  
      老者厉声喝道:“那又如何?我就不喜欢你们青山的这些飞蚂蚱!看着就烦,恨不得一口火把你们全烧死!”
  
      井九说道:“理解,我也不喜欢云梦山的老人,这很公平,你想伤害我,我就会伤害你,也是公平。”
  
      开始的时候,老者准备吞掉井九,然后用搜魂术读取他的记忆碎片。
  
      当时井九就说过,他意图施在青山弟子身上的所有痛苦,都将回赠于他。
  
      井九手腕微动,铁剑在崖间裂缝里转了半圈,粉红色的内壁变得更烂,如岩浆般的汁液涌了出来。
  
      老者闷哼一声,汗珠从额上涌出,被风吹散无形,声音有些微微颤抖。
  
      “吾乃天地,无比广远,这点损伤连蚊子叮都不如,这点疼痛你以为就会……啊!”
  
      忽然,他痛苦地叫了起来。
  
      凄厉的声音在广远的镇魔镇二层世界里不停回响,显得极为可怕。
  
      老者捂着腹部,凄声喊道:“剑上有毒!”
  
      那道粉红色的石壁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
  
      导致溃烂的原因是铁剑上缓缓释放出来的绿色气息。
  
      什么毒能让一位镇派神兽如此痛苦?
  
      答案只有一个。
  
      那就是神兽自己的毒。
  
      也就是那潭碧绿色的水。
  
      铁剑在潭水里浸泡了三年,没有被腐蚀,反而吸取了潭水里的毒素。
  
      现在这把剑就像冥河里伸出来的鬼爪,随着挠一下,便能让人痛不欲生。
  
      老者痛的脸色苍白,捂着腹部,盯着井九怨毒喊道:“青山小贼,今日就算拼着内伤,我也要杀了你,把你碎尸万段,再拘了你的魂魄,时刻用罡风折磨!”
  
      从他说出青山小贼四个字开始,镇魔狱便已经雷霆大作,狂风呼啸,沙石乱飞。
  
      碧潭里的潭水如倒瀑般越过山崖,像暴雨般落下。
  
      井九在狂暴的气息之间艰难闪避,又像是风里的烛火,随时可能熄灭,但重新明亮起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远方。
  
      数百道雷鸣同时炸响,黑暗的镇魔狱被照亮,大树般粗细的闪电在荒凉起伏的原野间变成了一片树林。
  
      井九再也无法避开,从天空重重摔落地面,两道鲜血从耳里流了出来,眼神变得有些暗淡。
  
      先前他已经受了不轻的伤,之所以还能支撑,是因为在镇魔狱里老者有诸多不便,很多威力强大的神通不能用。
  
      现在老者被他的手段弄的发了狠,竟是直接动用了大乘期的神通,就像是剖腹。
  
      双方境界差距太大,面对着一位发狂的大乘期强者,他怎么看都是死路一条。
  
      井九却是想都不想,把手里的铁剑刺进身边的地面。
  
      老者的痛苦而愤怒的喊声再次在天地间回荡。
  
      隔着数里远的距离,老者暴怒挥袖,罡风自地底而出,卷起十余团雷火,自四面八方而来砸在井九的身上。
  
      轰的一声巨响,井九被震飞至数百丈外的崖前。
  
      他想要起身却已经不能,只能坐在原地。
  
      从嘴里喷出来的鲜血染红半片身体,又被残留的雷威灼成焦黑。
  
      这时候的他看着就像是一截失败的雷魂木。
  
      但他依然平静,看不到任何恐惧与不安,反手一剑深深刺进山崖里。
  
      老者如遭重击,痛苦至极,凄声喊道:“去死吧!”
  
      说话的同时,他用颤抖的双手在夜空里抓出无数道闪电,向着井九抽了过去。
  
      ……
  
      ……
  
      (今天是2018年8月8日晚上8点,祝大家万事顺利,一切开心,找理由开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