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平天策 > 第六百六十六章 野利氏

第六百六十六章 野利氏

    整个党项的历史,就是八个王族挖空心思培植自己的力量瓜分这片疆域的历史。
      八王殿的设置限制住了这些王族通过战争抢夺财富的进程,但当灵荒到来,外面的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时,这样的关系就薄弱得像一张一捅就破的纸张。
      成为党项唯一王族的野心像荒原上的野火一样熊熊燃烧起来。
      细封洪齐的领地里很快开始了战争动员。
      在天刚刚开始蒙蒙亮的时候,整座城已经彻底沸腾起来。
      已经太久没有真正打仗了,这座城里大片大片穿戴甲胄的军士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恐惧,只有贪婪和兴奋。
      在过去的两个时辰里,细封洪齐和细封英山等人已经细致的问清楚了阿柴谆大军和野利氏大军的行军路线和兵力分配。
      按照夏巴翼的供述,野利氏的十七万大军现在应该偷偷的在穿越石卡儿雪山,大概在六到七天之后,野利氏的大军应该会突然奇袭蓝月牧场。
      蓝月牧场是颇超氏设立在石卡儿雪山之中的要塞,是夏尔康城的前哨城池之一,同时也是颇超氏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颇超氏几乎有超过一般的牛羊、马匹,都出自这片高山牧场。
      在这片牧场之中,颇超氏囤积有一万军队,这平时而言已经足够多了,但在倾巢而出的野利氏大军面前,恐怕只能做象征性的抵抗。
      细封洪齐座下的主要战斗将领都已经聚集在议事大厅里,这些将领都是一夜未睡,满眼都是血丝,脸上却是依旧那种放着光的表情。
      只是所有人对于林意旺盛的精力还是暗中折服。
      林意明明已经是长途跋涉,而且昨夜还经历了一场战斗,但是从林意的身上,他们感觉不到任何的疲惫。
      议事大厅里飘荡着浓烈的肉香和奶香味。
      党项寻常人家的早饭一般都是加了奶的茶饮或是加了酥油的茶饮,配一些炒面粉或者烘干了的面饼,不过党项王族的早点可以用奢靡来形容。
      光是牛羊肉都有十余种,从肉糜汤到烤肉到蜜|汁肉到白煮肉应有尽有,其余新鲜瓜果当然也是不少,恐怕最让南朝人无法想象的是,除了新鲜的羊奶之外,这些党项的王族甚至还养着不少奶娘,提供人奶。
      党项的王族一直认为人奶比起牛羊奶更具有营养,更能延年益寿。
      不过这对于林意和白月露等人而言,似乎有违常理,当然他们不可能去尝试。
      在作战方面,党项倒是和南朝相似,一个推演战局的沙盘已经在这议事大厅的中央摆放起来。
      通往野利氏领地的地貌通过这沙盘就已经一览无遗,其中数面黑色的小旗则代表野利氏的军队布置。
      在过去的这个黑夜里,林意已经了解了西贵明为何如此痛恨吐谷浑的人,一谈到吐谷浑就直接骂龟儿子。
      原来西贵明当年有个弟弟,就是在党项和吐谷浑接壤的边境的一次黑市交易之中,被吐谷浑的一批不知道什么人乱刀砍死了。那批吐古浑的人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后来西贵明花了很多力气,也根本查不出到底是谁杀死了他的弟弟,所以他转而恨上了整个吐谷浑。
      西贵明的精力显然已经不如年轻的将领那么旺盛,一天一夜未睡,他的脸上明显已经写满了疲惫,但他眼中的凶光却反而越来越浓烈。
      此时在他的眼里,野利氏恐怕也已经变成了吐谷浑。
      “野利氏的主要领地是天木息壤,野利氏之所以能够成为八王之一,是因为我们党项除了野利氏的这片领地之外,其余地区几乎不产可用于建筑的木材。高原苦寒地带,低矮的灌木,细小的桃木、杏木倒是不少,只是哪怕是大腿粗的木头,却几乎只有他们的地盘上才出产。以往我们要么用东西从他们的手中换取木材,要么就是费些周折,从吐谷浑或者西域换取木材。”
      西贵明看着已经彻底成型的沙盘,冷笑着说道:“野利氏的主要领地天木息壤就是遍布大量松木和柏木的峡谷森林地带,就是因为他们的领地几乎是党项唯一的峡谷森林地带,所以其余各王族想要攻打他们也有些麻烦,因为他们天生熟悉在这种地带作战,不过这次在天木息壤的五个主城里,他们只留下了不到四万的兵马,按照夏巴翼所说,恐怕这四万军队里面,连箭军都没有了。”
      “我的建议是我们用一倍的军力去攻打天木息壤的这五座主城,不去和野利氏其余驻地的军队缠斗,打完我们就走,以免我们这里兵马空虚,反而被人乘虚而入。”
      细封洪齐很能理解西贵明的这种情绪,他微微一笑,转头看着沉吟不语的林意,道:“林大将军你的铁策军只管按照正常速度过来,你的铁策军一日不到我这里,恐怕就越发吸引其余王族的注意力,他们应该很难想到我们已经直接去攻打天木息壤。”
      “不用那么多。”
      林意刚刚将目光从沙盘上移开,看到细封洪齐狡狯的眼神,他就顿时明白了细封洪齐这几句话之中隐含的更深层含义。细封洪齐现在肯定是已经彻底想明白了,相比林意的那几千兵马而言,林意本身才是铁策军的大杀器。
      不用铁策军参战,这是示好,但很显然,林意自身肯定也要在这场大战里出力,否则细封氏出了这么多兵马,林意只是游山玩水般袖手旁观,肯定不地道。
      细封洪齐出兵的数目说得越多,当然是显得细封氏出了死力,但细封洪齐这一带最多也只有十来万的军力,一下子若是出了八万兵马,肯定防守十分空虚。
      作为一名正常的盟军将领,肯定都会觉得细封洪齐这样的决策有问题,一定会阻止细封洪齐带走这么多兵马。
      两人的眼神一对,林意也知道细封洪齐肯定看懂了自己已经将他看穿,他也不在意,微微一笑,道:“最多也四万精兵便足够。他们分守五城,当然也不可能彻底放空这几座城池,直接全军出击来和我们决一死战。”
      林意的笑意让细封洪齐的老脸倒是微微一红,他这是习惯使然,此时心中倒是不断提醒自己,今后面对如此聪明的南朝人,便不能再用这种狡猾的心思,否则更显小家子气。
      他轻咳了一声,点了点还在窗外看得见的校场上盘踞的那条祖蛇,道:“昨夜我们的人试了试夏巴族人的这火焰浮屠,倒是灵机一动,想到了带着你这异蛟走,却一路不引人注意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