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平天策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无声

第四百九十一章 无声


  林意的双手上飞洒出许多鲜血,也如同桃花的花瓣在飞洒。
  
  他很想要握住这根镇河塔心,再给这具鲲鹏重铠一击。
  
  只是他已经握不住。
  
  他已经可以感觉出自己掌指之间的一些筋肉撕裂了,掌骨和指骨也有多处震裂。
  
  镇河塔心脱手落下。
  
  既然不能用手,他就用脚。
  
  丹汞剑是这些真元重铠的可信,但那些平时积蓄于体内的丹汞,即便是对于他而言都是有害之物,此时大多数丹汞被他逼出,他体内气血震荡之下,身体里却分外轻松,像是有无数新鲜的力量在不断涌出。
  
  他跳了起来,直接双脚狠狠的蹬在这具鲲鹏重铠的胸口。
  
  一声轰鸣接着在这具鲲鹏重铠的胸口响起。
  
  林意的身体往后震飞而起,朝着身后的乱石落下。
  
  无数人的目光凝固在这具鲲鹏重铠上。
  
  这具鲲鹏重铠的一只手已经拔出了千璇伞,然而此时却依旧保持着拔出的姿势,没有向前挥出。
  
  它的左手往上伸出,似是要以臂盾阻挡这根落下的镇河塔心,然而它的左臂此时还未到头顶。
  
  在所有人的目光里,它也凝固在了那里。
  
  当林意的双脚蹬踢在它胸口时,所有这些北魏军士的胸口都很闷,都像是自己被千斤大石压住了胸口。他们都难以呼吸,只是此时他们震惊和茫然的眼瞳中燃起一丝希望。
  
  因为这具鲲鹏重铠没有剧烈的摇晃。
  
  在林意的双脚蹬在它胸口时,内里的姜红司似乎强行往前微倾,硬生生的扛住了林意力量的冲击。
  
  所有的北魏军士都希望它接下来能够继续战斗。
  
  在他们的心目中,这具鲲鹏重铠是真正的不败神物。
  
  然而在下一刻,他们眼瞳之中的光焰开始熄灭。
  
  因为鲲鹏重铠身上所有符文里的金色光焰开始熄灭。
  
  在一个呼吸之前,它耀眼得如同旭日。
  
  然而此时它被黑暗吞没。
  
  林意落地。
  
  那根镇河塔心就落在他的身侧。
  
  镇河塔心斜斜砸在地上,砸碎了一些碎石。
  
  这些碎石顺着斜坡流淌下去。
  
  鲲鹏重铠依旧没有往后摔倒。
  
  但是它的双足下也响起了碎裂声。
  
  许多碎石也在此时如流水一般滑落。
  
  一些大石的下面是空的。
  
  此时这些大石被它的双足踏碎,崩塌下去,便让上方更多的碎石如泥石流一般冲刷了下来。
  
  大小的石块落在铠甲上,发出清脆的鸣声。
  
  鲲鹏重铠的双足往前陷了下去。
  
  它没有往后翻倒,但是朝着前方缓缓的坠倒!
  
  林意此时正用脚去挑起那一根镇河塔心。
  
  即便他知道内里的修行者的头颅必定也遭受了严重的创伤,但在他的潜意识里,鲲鹏重铠就是鲲鹏重铠,这种北魏最强的真元重铠或许防护能力远超世间其余的真元重铠,或许这具鲲鹏重铠依旧还有再战之力。
  
  看到这样的画面,他的心情微松。
  
  鲲鹏重铠缓缓往前栽倒。
  
  他的身影在鲲鹏重铠的影子里渐渐显露出来,显露在那些面色开始悲恸的北魏军士的眼瞳中。
  
  轰的一声巨响。
  
  鲲鹏重铠砸落在他的身前。
  
  林意微微的皱眉,他依旧将镇河塔心握住。
  
  烟尘涌起。
  
  沉重如山的重铠压碎了更多的大石。
  
  这具重铠此时正在浮桥和城墙崩塌形成的碎石滩的边缘,此时它倒下,倒在了碎石上,然而它往下略微滑去,它的双足落在浮桥的边缘。
  
  浮桥的边缘下方是水。
  
  它砸碎的木板和浮物无法承受住它的重量,所以随着更多碎石的入水,它的双足缓缓沉入水中,然后是它的身躯。
  
  它渐渐的矮了下去。
  
  它身前的林意,便显得越来越高大。
  
  看着这具即将陷落于水中的真元重铠,林意想了想,然后他没有犹豫,忍住痛楚,将镇河塔心举起,然后砸落。
  
  更准确而言,就像是捅落。
  
  他用镇河塔心,将这具真元重铠捅入水中。
  
  所有的声音在此时都似乎彻底消失了。
  
  其实还有无数的杀声,只是江心洲上和北岸上的北魏大军,无数的北魏军士和将领,他们却已经听不见任何的声音。
  
  他们感同身受。
  
  他们就像是这具正在入水的重铠。
  
  他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然而他们却根本无法改变这样的结果。
  
  他们无奈和难受到了极点。
  
  鲲鹏重铠庞大的身躯迅速落入水中,它将那些漂浮的浊物全部排开,溅起数朵浪花。
  
  有更多浑浊的暗流翻涌上来,就像是煮糊了的米粥。
  
  林意很痛,他的双手就像是插着许多铁钉。
  
  他的情绪很复杂。
  
  但更多的是振奋和欣喜。
  
  他的脸色因为痛苦而变得有些苍白,但是他的双颊却是分外的红。
  
  方才光是握住镇河塔心将这具真元重铠推下水,他就已经痛得有些无法忍受,此时他再用力,自然也是一样。
  
  但随着他的抬头,他看向一片死寂的江心洲和北岸,却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单手缓缓将这根镇河塔心提起,指向那支北魏大军。
  
  站立在船首的那名军师的面色没有改变,但是他笼在袖中的双手却是不住的颤抖起来。
  
  此时浮桥的另外一端,江心洲的浅滩上,还布列着五十具铁山重铠。
  
  原本当鲲鹏重铠击败林意之后,这些铁山重铠也会快速行进,化为无坚不摧的铁流,冲入钟离城中。
  
  然而现在,这些铁山重铠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
  
  钟离城的城墙之内一片黑暗,没有任何的火光,连先前火箭和投石车抛出的燃物产生的火焰都已经被城中人熄灭。
  
  此时唯一的光亮,便来自于吞天狼重铠身上符文内里闪耀的光华。
  
  无论是这些吞天狼重铠还是跟随着他们冲进去的北魏步军都没有回头,他们都看不到外面的战况,然而此时外面的异样安静,却让他们的心都不断的往下落去,就像是要落进某个无底深渊。
  
  他们猜出了发生了什么,但是怎么都不肯相信。
  
  “杀!”
  
  一具吞天狼重铠内发出了一声厉吼。
  
  他们的视线里看不到任何的南朝军士,只看到有阻挡骑军的绊索,以及密集如林的刺木。
  
  随着这声厉吼,所有的吞天狼重铠都开始加速,形成横列,笔直的朝着那些绊索和刺木冲去。
  
  哪怕姜红司的鲲鹏重铠真的败在了林意手里,但只要他们能够冲杀进去,外面的林意依旧改变不了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