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妖孽儿子腹黑娘亲 > _第688章 进宫读书

_第688章 进宫读书

五皇子府。
  
  “苏影怀孕了?”夜非凡从余晴这里得知苏影再次怀孕的消息,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他的十根手指头紧紧地拽紧,将茶几上杯子重重地丢到地上:“她怎么又怀孕了?”
  
  余晴的眼中划过一抹恨意:“皇祖母知道她怀孕了不知道有多高兴!她不仅邀苏影一同乘坐马车,还赏赐了不少珍贵的东西,甚至还将贴身伺候的李嬷嬷指派给了她。”
  
  夜非凡的眼神阴冷催着毒:“孩子还没生就这样重视,若是孩子生下来……倒时候还不是什么都围着她转?”
  
  “她的手里已经有了夜小睿和夜小念,若是再多一个孩子,只怕她就是这皇室里最尊贵的女人。”
  
  夜非凡听懂余晴的意思,皇家重子嗣。
  
  孩子越多,筹码越多。
  
  夜非凡眼眸中带着阴鸷的神色,只望着前方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余晴见夜非凡不说话,知道他在为苏影的事烦心,她皱眉道:“若是早些知道她怀了孩子,之前就让夜娆狠狠地推她一把。”
  
  “夜娆?”夜非凡冷笑了一声,眼底流露出淡淡的轻嘲,“这个蠢货能成什么事?”
  
  “这倒也是,若是她能成事,只怕上次苏影已经以私通之罪被重责了。”余晴提起夜娆,又轻轻地松了一口气,“不过那件事由着夜娆揭过去,否则只怕要查到你头上来。”
  
  夜非凡想起纵火计划失败,面色遗憾,冷哼了一声:“看来苏影还真是福大命大,这么大的火竟都烧不死她。”
  
  “可不是,皇祖母现在认为苏影是有福之人,更愿意与她亲近。”
  
  夜非凡冷冷一笑:“呵,有福之人?”
  
  “是啊,她从大火中死里逃生,大佛寺的方丈待她与别个不同,她现在又怀有身孕……”余晴越说越气愤,“皇祖母越亲近她,待小景就越是不耐,回来的路上,小景还哭了一路,说太祖母讨厌他。”
  
  他就小景一个孩子,如今竟被皇祖母嫌弃?
  
  夜非凡胸口似是被什么堵住一般,脸色更加阴沉,他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茶几,“有福之人也抵不过命,她逃得过一次未必逃得过第二次。”
  
  余晴听到夜非凡笃定的语气,眼眸一亮:“你这是想到了什么法子?”
  
  “不过只是怀孕了而已,这孩子生不生得下来还未成定论。”
  
  夜非凡唇角轻勾,余晴眼眸一亮。
  
  “夜非白处理那烂摊子去了,不在府中,他们孤儿寡母的能有多大的能耐。我们大可以趁此机会弄死她,一尸两命,岂不是最能打击夜非白?”
  
  余晴微怔,接着唇边的笑容越扩越大:“这倒是,那我们要怎么做?”
  
  夜非凡微眯起眼:“这事由你做最合适。”
  
  淮王府。
  
  现在夜非白不在府内,李嬷嬷顾着苏影的身子,这个不许那个不许,这个得吃,那个不能吃。
  
  太后生怕两个孩子闹着苏影,费了她的精神,影响她安心养胎。
  
  次日一早,太后就将两个孩子召入宫中,准备将他们送去皇家学院上课。
  
  两只小包子舍不得离开苏影,不过也不好拂了太祖母的心意。
  
  离去的时候,夜小念和苏小睿站在苏影的面前,脸上都带着离别的伤痛。
  
  夜小念抿着唇,认真地和苏影告别:“娘亲,你要好好养胎,好好照顾自己。”
  
  苏影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你们去了宫里不要乱跑,你要看着弟弟,别让他闹着皇祖母,嗯?”
  
  夜小念懂事地点了点头:“嗯!我会好好看着弟弟。”
  
  苏小睿不服气了,嘟着嘴巴:“娘亲不要这样子嘛,人家会很乖的!”
  
  苏影点了点头他的额头,笑容带着暖意:“我还不知道你?”
  
  苏小睿拉着苏影的手,小包子脸紧紧地皱着,脸上露出可怜兮兮的神色:“娘亲,我们要走了哦。你千万不要有了妹妹忘记我们哟……”
  
  苏影看着苏小睿这副样子有些哭笑不得,可见他们流露这种难过的样子,竟觉得眼睛也有些热热的。
  
  两个小孩子整日在自己身边转悠,她真的很舍不得他们。
  
  不过仔细想想,她也认为去宫里读书是个不错的主意,而且两个孩子住在太后那里她也很放心。
  
  非白最近不在家里,小睿最近没人管,是越来越皮了。
  
  苏影捏了捏苏小睿粉嫩嫩的小脸:“又不是不回来了,过去要好好听哥哥的话。”
  
  夜小念点了点头,对苏小睿道:“我们抽空就回来见娘亲。”
  
  苏小睿这才兴奋起来,用力地点了点头:“嗯!”
  
  苏影又嘱咐道:“要好好学习。”
  
  “是。”
  
  “回来娘亲要考察的。”
  
  苏小睿拉长了声音:“知道啦。”
  
  苏小睿和夜小念听完娘亲的嘱咐,又愣头愣头地凑过去跟苏影的肚子告别:“妹妹呀,我们现在要去宫里了,过几天就回来见你哦。”
  
  苏影眼眸弯弯,轻笑着:“妹妹在家里等你们回来。”
  
  苏小睿又凑过脸去在苏影的肚子上亲了一口,才跟着夜小念离去。
  
  两个孩子进了宫之后就开始入学了。
  
  皇家学院不同于外面的私塾,请来的先生都是十分有学识的人,而且管理制度也要严格得许多。
  
  苏小睿对耍枪舞棒更敢兴趣,老坐着听先生讲话实在太枯燥了。
  
  他坐了两日就坐不住了,在这里读书的都是皇室宗亲的子嗣,一个个看着又呆板又无趣,还不如他在南阳的同窗呢。
  
  天气虽渐渐入了秋,午后还是闲得极其闷热。
  
  学习的大殿中安静得很,唯有殿外的知了还在一声一声倦懒地叫着。
  
  殿中一丝风都没有,苏小睿的额头上沁出了密密的汗珠,他不用地用手扇着风,冲着夜小念唉声叹气:“哥哥,好热啊,好热啊……”
  
  夜小念斜睨了他一眼:“心静自然凉。”
  
  “哎哟,这是什么鬼道理哦。”
  
  “你看看整个大殿中只有你一个人喊热。”
  
  苏小睿皱着小脸:“这一个个都和傻子一样,哪里知道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