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食惑之星王女 > 第3章:说话的原子笔

第3章:说话的原子笔


  时间悄悄步入深夜。
  奈格为了通过明天“精挑白米”的考试在努力地读书。
  并同时,与睡魔抗争。
  在意识里,奈格连续好几次闪过睡魔迅猛的钩拳,且游刃有余,但习惯了左右横移攻来的拳头,突然由下往上的必杀拳使他躲避不及,下颚重重吃个正着……。
  奈格倒下了。
  书桌发出碰咚一声,他趴在桌面睡的香甜。
  就在那时候——
  “噜噜噜。”
  是闹钟响了吗?不对,不管是什么发出的声音,它确实吵到奈格了。奈格趴在桌面,于此同时,一直感到有尖锐的物体撮他的头顶。过了几分钟吧,奈格终于受不了越来越大声的噪音和越撮越锐利的刺击,随手一抓,就捕捉到了该物体。
  好哇,敢吵人,倒要看看是啥这么大胆……嗯?那是奈格平常在用的大肚笔?
  可是……仔细一看却觉得有些怪异。
  大肚笔外型与老式的原子笔雷同,颜色偏橘黄色,只有握笔的区块较圆肿。若轻压那里,内部储藏的书写用墨水就会流向笔尖。还有,笔头部位有张需定期喂食的小嘴。它的肚子一根头发可填饱,并使用约一礼拜,饿了会自动发出“噜噜噜”声提醒。
  所以,大肚笔现在饿了?
  奈格记得昨天才喂食过……。
  就算它特别贪吃,也不会扭动身体专程像虫虫爬过来撮他,跟他要饭。因为它们没有视觉,自然没办法辨识目标所在方位,难道用嗅觉闻到他头发(食物)的方向吗?
  就算是也不可能,它基因改造以前,沉睡在黑色大陆沙滩里,只因泡到喰惑之星的海水才苏醒,并大量地游向自然大陆的海滩。离开海域虽能存活,但因丧失活动的媒介,即使硬来,顶多在原地弹跳无法有效率的移动,且要冒着体力耗尽而死的风险。
  而且,基因里的“食欲”遭改造拔除,肚子虽会饿,却不可能触发觅食行为。
  更近一步解释,并非“食欲”消失了。会那么简称,是方便大众理解而简化传达的难度。
  传统的理论里,“饥饿”的产生会促进“食欲”去引发“捕食的行为”。
  生物科学家将那“三点连锁”的“第三点”替换,那么引发的“行为”就会改变。变成“饥饿”的产生会促进“食欲”去引发“科学家指定的现象”。
  大肚笔使用说明书上提过,该商品若饥饿会做出“乱叫的行为”。
  奈里的咕噜咕噜喰兽则是饥饿时,会引发“磨擦的行为”。咕噜咕噜方才舔拭她的脸颊也许就是肚子饿了。但也可能纯粹在撒娇。奈里最理解它,真相如何,只有她知道。
  ……嗯。排除掉“行为”而推测其需求的考量,奈格手上这只大肚笔更怪。
  因为,它不是用习惯的笔,奈格刚才使用的大肚笔仍在桌面。这个怪怪的东西,笔头有张嘴巴,而两侧竟然有对拟似眼球的圆状物。奈格集中精神盯着它瞧时,它发现后还貌似害羞地笔身整个烧红起来。
  “好烫!”
  奈格吓一跳地把它甩往桌面,笔尖恰好朝下笃地立钉在上头。
  “噜噜噜,主人你真粗鲁!”
  ——咦咦咦咦咦!
  就奈格从书中习得的知识解释,日常生活所使用的大肚笔是不具备与人类交流的语言与知识的。
  但这只大肚笔竟然开口说话,还是说人类使用的语言……那么,换言之。
  “你是什么东西!”
  “噜噜噜,好吃好吃(咀嚼、咀嚼)。”
  眼前的假大肚笔——未知喰兽完全不把奈格的惊慌当作一回事,正小口小口撕咬方才他使用过的黄色大肚笔。
  大肚笔在休眠模式,感受到了临近的死亡危机而惊醒。
  未知喰兽为了不给它即便冒着气力放尽也要逃走的机会。见它准备扭动离开的刹那,简直如蟒蛇在食用猎物的举动,一鼓作气将大肚笔近半身含入嘴里。
  噗噗,大肚笔无力挣扎,被未知喰兽不断吸食,整个躯体短短数秒间就全进了未知喰兽的肚子。
  未知喰兽身型肥大了一倍多。
  “……!”
  奈格吓得发不出声,这太超出意料了。
  未知喰兽发出新的怪音,就像吃得满足而打嗝似的。
  接着,它开口说:
  “噜噜噜,你、你是我的主人吗?噜噜噜,怎么长相变了?好怪。”
  “奇怪的是你吧,长得跟其它大肚笔不一样,多了双像金鱼的凸眼睛,而且……竟然把自己的同伴吃了!”
  “噜噜噜,我不奇怪,你才奇怪。我的主人有一头漂亮的白银长发,个头也没像你这般……噜噜噜,思考中、思考中,噜噜噜,找到了……魁梧。”
  “是暗示我很胖吗说?我体格健检就算被归类食材也是御用级。你眼睛是凸的看什么都变肿了吗……虽然最近熬夜看书肚子貌似大了点。”
  “你跟我主人比起来是魁梧,但……噜噜噜,我的主人其实也很胖,但他胖的地方不一样。”
  “他胖哪里?”
  “噜噜噜,胸口。”
  “那里有块胸版挡着,很难长肉吧”
  “是胸口附近。”
  拜托,说话能不能一次到位。
  奈格急躁问:
  “那又是啥?”
  “他常说前面有两块肥肉顶着他胸口很闷,噜噜噜。”
  “那是胸部,其实是想跟我炫耀你的主人身型不但娇小,而且还是传说中的**萝莉吧。少白痴了!话说从头,你的主人根本是女的嘛,我是男人!”
  “噜噜噜,男人?”
  未知喰兽伸长脖子,两只凸眼像两片风扇顺时针转半圈,看似很困惑:
  “所以,你是冒牌货?”
  “这时候应该说认错人吧。话说,你才是冒牌货!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混充大肚笔。”
  未知喰兽缩回脖子,圆滚滚大眼显得更加困惑。
  原本不明显的下巴,这时鼓胀得像颗球一般:
  “噜噜噜,不对,你不是冒牌货……因为你的味道跟主人一样,所以你是主人,噜噜噜,我的主人变男人了。其性别变态,是为平衡性别比例,提升繁衍后代的成功率,而做调整的吗?噜噜噜。”
  “我才没变性!因为我根本不是你的主人!”
  “气味确实由你体内散发,却说不是我主人,所以主人被你吃了?噜噜噜。”
  那家伙再发出“噜噜噜”的声音,奈格脑袋真的快变那三个音节构成的了。
  奈格口气充满烦躁:
  “谁吃了你的主人啊,我刚才只喝了红茶,接着又要说主人叫红茶吗?”
  “噜噜噜,那你是谁?”
  “那是我要问的吧。你是谁?从哪来的!”
  “我是谁?从哪里来……噜噜噜,我拒绝回答明明是主人却假装不是主人的人的问题。”
  未知喰兽好像笃定奈格就是它侍奉的大人。
  奈格现在不认它为臣子,让它非常生气,别扭地将脖子扭到一般人类不可能转到的方向,凸眼与大嘴背对他刚才苦读而立起的书本,发出:“咻——呜!”宛似热水壶烧开的汽笛声。
  呿,谁理你。
  “如果说我是你的主人,你会回答我妈?”
  “我只回应主人的提问,咻呜咻呜。”
  奈格忍住想把它摔断的冲动,故意低沉嗓子说:
  “吾的臣子,竟敢违抗吾的命令,该当何罪!”
  “咻呜呜,我的主人才不会凶巴巴地乱骂。他说话语气柔美,句尾还会加上‘啾咪咪叩’。”
  少得意忘形啦!
  奈格身为男人,要说这些,不如被当“肥料”。
  ——来人啊,把那只不明喰兽丢出窗外。
  奈格真想那样高喊,相信他家女仆妹妹很乐意且毫不犹豫的完成任务。
  跟那家伙说话比读书还累。
  但,有时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头牛。
  “我的仆人小红碳(发热时的外表),可以告诉我你从哪里来?是什么东西?为何来这里吗?啾咪咪叩。”
  “噜噜噜,主人、主人呜呜呜(哭泣),主人肯认我了……呜呜呜,不枉我费千心万苦思念着你。”
  “好啦,感受到心意了,快跟我说你是什么东西吧。啾咪咪叩。”
  “呜呜呜,说来惭愧,我并不知道。我失去了记忆,只记得与主人分别后,在海底沉睡不知多少个年头,就突然与跟我外貌相似的黄色长条物,一起被奇怪的巨网捕获住拖上岸。巨网松落后我跟陌生的它们,一起掉入又冷又黑暗的滑梯里。周遭温度急剧降了下来,使我陷入深沉的睡眠(强制冬眠后密封包装)。下次醒来时,就闻到……闻到主人的气味。所以,既然有这个机会,我一定再一次誓死效忠主人。”
  听到貌似被渔夫捕上船的大肚笔鱼,以第一人称视角口叙遭遇的封装过程,让奈格觉得吃了大亏。
  不要面子苦心得来的情报居然是这样。
  唉,虽然以管状生物来说,那家伙懂得词汇真的不少。况且,喰兽产品确实部份是用“冰封法”使其进入“假死”来保存。
  它说自己沉睡在海底。大肚笔改造后进行人工繁殖的饲养场也在海边。奈格推测是因为潮汐的推移,让它漂入了大肚笔鱼的生活圈,在经过种种因缘际会而至他眼前出现。
  奈格想起前天复习过的生活型喰兽大百科。橘黄色条状、发热时变红黑色,是一种饲养在炉灶里的喰兽,它能取代传统碳烤,更均匀的让锅子受热。
  但它似乎是不良品,至少缩水了五倍。
  “所以,你忘了自己是什么?还有找我的目的只因我是主人……”
  “噜?主人又不是主人了。”
  “……啾咪咪叩。”
  “噜噜噜,我唯一剩下的记忆,就只剩找到主人,并传达一件……我忘记的事。噜噜噜,但现在有一件事,我一定要跟主人说……。”
  碰————!
  走廊外传来木板爆裂的声音。
  怎么了……奈格急忙转身前去查探。
  开门时,右耳旁极近的距离,突然迸发一阵巨响——
  轰隆!某个不明的高大物体,占据了被它击破一个大洞的隔间木墙前。
  那家伙没受邀就擅自侵入了奈格的温书小房。
  对方是个莽夫也该摆出礼节招待才对……奈格身体无法动弹,撞破隔板墙的冲力所震倒的靠墙书架,此刻正压在他身上。
  散落的教科书遍布奈格全身,某方面而言,名符其实宛如沐浴在充满知识的辞海。只可惜,那全知全能的重量来得真不是时候。
  奈格试图移动一下,身体内部的神经却如触电般疼痛。
  尖木从书架碎裂穿出,恰好插入了他右侧肋骨。奈格肺部大概破了吧,呼吸感到强烈的难受。
  ……他恐怕撑不下去。
  奈格体内汨汨冒出的液体,以他为中心慢慢扩大。
  奈格生命力渐渐地流失,意识越来越模糊。
  奈格阖上眼的前一刻,从淹没他的书本堆缝隙中看见那闯入的物体……灵长类动物的轮廓,似乎是不应该于此现身、来自黑色大陆的“原始喰兽”。
  ……那是针对薛丁尔家族的攻击吗?还是?
  结果如何,对将死之人都不重要了。
  小红碳貌似在耳边哭闹:
  “主人、主人,呜呜,我就是要通知有危险才会叫醒熟睡的主人啊,呜呜呜,我太慢说了……”
  ……它要是省下这些废话,直白点的话,搞不好能逃过一劫。
  最后一刻,奈格深感遗憾。
  父亲失踪前,奈格与他承诺会一直遵守的约定要中断了——
  奈格只期许……没了他在身旁,妹妹奈里也能过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