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食惑之星王女 > 第2章:星空坠落的那晚,人类的世界变得更加繁华闪耀

第2章:星空坠落的那晚,人类的世界变得更加繁华闪耀


  “天兽喰天”那年,名望的贵族,薛丁尔一族的孩子不幸丧生。同时,家族的长辈年事已高,已无法生育,家业的传承因此出现缺口。
  但家族不想轻易放弃血脉的传承,几经考量,决定找个代替的继承者。
  家族在第二年找到了替代的人选,那个十二岁的少年:奈格.薛丁尔。
  那些自称他伯父伯母的人这么告诉奈格。他生父是薛丁尔族后裔……十多年前奈格的父亲私自带着他离开家族,在异地生活。他的父亲在奈格的成长里一直没提及过他的身世。因此,薛丁尔家族让他知晓这隐藏十多年的秘密时,一时难以相信。
  奈格身体寄宿着薛丁尔家族重视的事物。
  薛丁尔家族为保族人的权贵与血脉得以续存,以享受荣华富贵为交换,要奈格重新入籍认做养子,为每年“精挑白米”一同贡献心力。
  当时奈格不情愿,家族只想带走他,不需要他的妹妹,这让他非常抗拒。
  父亲带着奈格离开家族时奈格的母亲已经不在,听说是在诞下他时死去,后来,他的父亲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走过伤痛,重回对家庭的期待而又再一次结婚。这次,他们生下了一个孩子,那就是奈格的妹妹。
  奈格的妹妹,是属于后母的那方,薛丁尔家族并不认可。
  而且,妹妹的成绩在新的社会阶级里被评为“平凡”。
  薛丁尔家族非常厌恶违规与平凡的无能者,要不是血脉将断后,迫使他们开特例。不然,相同地,父亲叛逃留下的耻辱,那个“违规生下的奈格”,也不可能被接受。
  薛丁尔家认为奈格血统纯正,仍标示为可耻的污点。那么奈格的父亲与来路不明的母亲生下的妹妹更不可能被承认“存在”过。
  但为了让奈格心甘情愿的点头,妹妹最后以“宠物”为名勉强带上。
  奈格待在薛丁尔家族五年。这期间,家族强制他接受贵族的英才教育,奈格也回应他们的期待,贡献许多回馈,尤其是在每年的“月测”里拿取到上等的成绩,更令他们觉得值得。
  奈格会乖顺的回应他们需求的理由,除了他们答应让妹妹跟随,自己也想开发才能,有效率的去贡献国家。
  目前他负责家族的“月测精挑白米”约十分之一的考科项目。对现在的他而言,这是挺重的负担。
  ……叩、叩、叩!
  房门发出清脆的声响。
  “请进。”
  奈格朗声唤她入内。
  开门进入飘满书香小房间的是奈格的妹妹。
  她手里推着台车,台车由抛光的金属器材组成,上头装饰着做工精细的雕纹,一见就知道那价格不便宜。
  奈格在书桌前苦读,准备即将到来的“月测”。妹妹见到他如此用心,觉得有些欣慰,便端起安放台车上的瓷制茶壶,替乳白色的小杯子注满茶水。
  妹妹将红茶置于桌侧,催促奈格快点享用,望他借着喝茶的过程放松一下心情。
  这份亲人间的关怀,在世间随处可见。但对他们来说,却是付出许多代价才能换来的光景。
  他们是兄妹,但妹妹只能以仆人的身份待在这里,而且光是做到这一点,就费了不少力气。
  妹妹出生的条件并不是那么的幸运。她不能与奈格共有相同的姓氏,在户籍里只有小名:奈里。
  她虽然勉强在户籍里占到一席之地,但在这广大的家族领地里,根本没有地位,无法享有特殊的待遇,像个家族聘请的佣人,低声下气地辛苦的贡献劳力。
  仆人和本家是两个不同的世界,那道看不见的隔阂让他们不能时常相见,妹妹并不服气,她为了跨越那道障碍,不放弃,认真的去争取任何的可能性。
  她知道在外庭园管理畜牧、园艺等取得优等的认同,就能调派至内庭院修剪花园,得到一步接近本家的权利。而在内庭院工作,耗费几年通过女仆竞赛选拔,终得入住宅邸的权限,来到奈格的身边。
  奈格对近日考试的到来显得焦虑,奈里故意不在意,欲舒缓这紧绷的气氛,装出轻松的语调:
  “哥哥,稍微休息一下吧。就算缺考也不会对家族的地位有任何影响。薛丁尔家族的社会贡献值综合指数,可是被政府评价为A。尤其国际贸易'生活型喰兽'进口与出货这一块,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你呀,即便在学科考试拿鸭蛋也没关系。那是给没有专业长才的百姓求生的最后手段。别忘了,你是贵族,有贡献的贵族,是特别存在的人才。”
  奈格不太喜欢她总是强调他拥有什么,但奈里说的没错,只不过很多东西的价值,是薛丁尔家族私自对他的评断。而且,其中一样对家族有价值的具体展现,就是强迫他冠上与他们相同的姓氏。
  奈格开口回应奈里:
  “妳这么说就不对了。”
  “哪有不对,我们又不用畏惧被归类成‘食材’拼命地证明自己的价值。”
  奈里双手交抱顶起平坦的白色女仆衣襟,模样挺不服气。
  “那些是薛丁尔家族的,原本就不属于我们,没什么值得炫耀。”
  “哪有不属于,没写上名字的东西随意拿来使用,没被制止就没关系。何况我们也是经薛丁尔主人认证了。”
  奈格看向眼前穿哥德式女仆装的贫乳萝莉,真是……摇了摇头,他叹气说:
  “唉,妳开始习惯便利的生活了?变得有点随性。我们能在这舒适环境是运气好。妳更有切身感受吧?妳因为没有血统就要从底层做起,为了拼进内宅做女仆,流了汗水与花了时间,五年里努力学会大大小小的事物,好不容易才被赋予权力来到宅内。而我却不用做劳动活,只要读点书动动脑就可伸手端茶喝,不是运气是什么?请妳要珍惜现在的一切。”
  “呿!”
  奈里轻踢他的书桌脚。
  她小脸蛋的白皙皮肤微微胀红,像个小鸭子,嘴巴不服气地嘟起:
  “呿呿呿,对啦,我就是说不过你。能言善道的家伙说这么多话,喉咙干了吗?还不快喝茶。”
  奈格开始说道理她就听不下去。奈格知道这是私心,想把她教育成懂得惜福与知足的人,这也是为了对得起与父亲的承诺。
  奈格拿起纹饰精美的白瓷杯,靠唇边吸吮一小口。
  “嗯……跟往常一样香味十足。”
  “那当然,我很细心照顾我的泡茶喰兽。它唤作'小咕噜咕噜',只要给它均衡的营养,小咕噜咕噜分泌的温热唾液,就变成梦幻的泡茶热水。不信的话,你看你看……”
  奈里拉起铺盖茶几车桌面的丝巾,藏在下层的奇异生物便显露出来。它遭遇光线的骚扰而眯细双眼,慵懒地拉长卷缩的鼻子,还打了个大呵欠。
  “咕噜咕噜……”
  被吵醒的泡茶喰兽,是属于生活型的喰兽,外型类似迷你的大象,头部、四肢都肥肥短短且圆滚滚,模样看起来挺可爱的。而且,个性也很温驯。
  主要功能是分泌温热的唾液,供人类使用。奈里拿来冲泡茶水,用简单的方法,给咕噜咕噜口腔送入茶叶,待它咀嚼一段时间产生高温,确认茶叶甘甜恰好融入唾液,再让它伸长鼻子由呼气孔喷出制成的茶水,倒入过滤瓶,即能直接取来饮用。而且若因饲主的培养方式不同,冲出的茶更独具特色。
  它来到喰惑之星前,似乎以吞食金属维生,牙齿磨擦易生成高热,方便它融化食物吞食。为安全考量,改良品种限制口腔最高的发热温度,就成了家用急速烧开水宠物。
  但别看它现在模样乖顺,成为生活型喰兽前,其实是对人类有威胁的“原始喰兽”。
  维诺菈帝国有部份疆土紧邻喰惑盘大陆,边界处设立警戒线时时刻刻抵御喰兽的入侵。同时捕获大量的喰兽加以研究、驯服,作为增强防御的工事。
  所以,能像现在与人类那么亲昵且无危害,要归功帝国发达的生物科技。
  “哥哥,你看就是这个,咕噜咕噜的舌头颜色很漂亮吧。没有这样的颜色来分泌唾液,煮出的茶就不好喝。而且还附加很高的营养价值,对集中精神有帮助,若哥哥精神不好,就不能对这家族做出最佳的贡献呀。嘻嘻嘻……”
  奈里欣喜地抱起咕噜咕噜,泡茶长鼻怪也热情的回应她。小女仆脸颊遭它红润肥满的舌头猛舔。
  奈里意有所指的坏坏微笑:
  “薛丁尔家族虽然给了我们很多方便的工具,但如果使用者不知如何应用,那岂不是跟丢进臭水沟一样,等着腐烂发臭呢?”
  奈格知道奈里说这些话时,不像表面这么单纯。
  那是她一贯的作法,常假装接受,退让一步,其实心里很不服气,会不断迂回找出破绽再进攻。
  “薛丁尔家族前几年面临资金周转等问题,进口商品从古老的电子器材改成家用型喰兽的期间,企业呈现非常不稳定的状态。当时哥哥从旁给予适当意见才逐渐奠定其主体方向,让家族企业更有效率的成长到如今的规模。小小年纪的就有令人称羡的眼光,不正是你难以取代的价值吗?”
  奈里露出坏坏微笑,顺手端起奈格喝剩的红茶。
  她转半圈杯子,故意对准奈格喝过的边缘,牙齿白皙地露出,轻轻咬着。
  “如果哥哥对自己的价值没有重视的话,奈里我可能一个不注意就占领,然后吃掉了喔。”
  “这是否也暗示,妳想表达自己泡的茶是独一无二的吗?而那位有幸品尝的哥哥却不心怀感激,竟敢剩下。”
  “喔吼~。”
  奈里将茶水一饮而尽,发出诡异的呼声。
  “这下你终于明白我跟其她女仆不一样了吧,我的泡茶手艺可是上乘的,咕噜咕噜每日状况观察,再顺应其变化决定它的咀嚼次数,那些都是精心计算过的。这种细微的观察与敏锐的直觉,正是我们出众的特质。应该自满才对,因为我们是能将手边工具发挥超越它价值的人。”
  “我說妳这家伙,虽然不擅长读书,但实作确实很棒……”
  奈格稍叹口气,从柔软的皮椅起身:
  “来,跟我一起到窗边。”
  “干嘛,又要看那单调的夜空吗?谁要。”
  奈里刻意别过头,视线从他身上避开,模样挺孩子气的。
  奈格拉拉她交抱的手臂,半强迫地邀她。
  她不耐烦起来,勉强侧着身子坐在桌边的大型落地窗框上。
  “啊——好啦好啦,不同意哥哥八成又要碎碎念念了。”
  奈格敞开双扇百页窗,要求奈里顺着他的手臂引导,一同望向漆黑无光的夜晚。
  那是如往常相同,没有任何一点星光的夜晚。
  “奈里知道为什么天空见不到星星吗?我记得有告诉過妳吧。”
  “呿,简单简单!因为今天是每周一次的'无愿日',是没有任何星星的日子。喰惑盘覆盖西半球的躯体,那个人称'黑色大陆'的东西会排放大量黑烟,受到喰惑之星自转的影响,所以飘到我们这东半区域'自然大陆'的天空。在'自然大陆'的生活我们,当然看不见被遮蔽的星光……真是的,没有星星能许愿就称无愿日,没创意的名字。还有什么黑烟,明明就是那只只会吃的怪物由'黑山口'……也就是俗称的屁股所排放的肮脏废气。”
  奈里视线投向远方的彼端,刻意背对着他,心不在焉、随随便便的解释。
  奈格从背后抓住她的双肩,突然给个马杀鸡惩罚。
  “呜、哎呀呀呀——!痛痛痛死我,好、好、好!不要、停!我专心总可以了吧。”
  “确定?”
  “对!”
  “不会一松手,就报复我吧。”
  “才才才,才不会勒。”
  奈里缩着脖子,一幅因怕痛又怕养的模样,似乎认为奈格是个不好骗又可恶的哥哥。她口里的嚅嗫持续一段时间,那背对他的黑色头颅,终于同意似的勉强点点头。
  不过,事后如同预料,这时相信她不会有好事。
  她揍了奈格一拳:
  “这样舒畅多了。话说前头,我没食言喔。刚好有夏日的飞虫停在那,我好心帮你拍掉而已。”
  可真有良心呀!
  奈里面对哥哥邪恶微笑,信心满满地拨弄及肩的黑发。
  “好了,要说什么,说吧。”
  这种要人家说话,还打人家肚子的家伙,是不是有点……呜。
  奈格忍耐着。抽痛使他面红耳赤,奈里看在眼中觉得相当滑稽吧。她手掩着小嘴佯装优雅的偷笑,就是最好的证据。
  女仆的气质不是发挥在这时候的。
  奈格待阵阵灼热刺激消去,大喘一口气,干咳两声,整肃好心情,接着手指向天边:
  “给我专心听着。那是'黑色大陆'降临时,从另一边逃过来的幸存者描述过的一段话:'空气清晰的盛夏夜晚,满天星辰闪闪发亮。有幸在世界的另一半,仰望这片美丽夜景的人恐怕都没注意到吧。因此,察觉缀满星光的黑夜缓缓靠近,光点逐渐变大到异常刺眼之时,夜空就这么直直地坠落下了,那大概是对星星怀抱着梦想的人类,第一次这么接近光芒吧。'那人还说过,即使以生命为代价,我们也不一定能有机会看见,所以能窥视到刹那间出现的美丽,其实是相当幸运的一件事。”
  奈里交叠着腿,抱胸的双臂上却竖起一根指头打鼓似的敲击。
  “我知道有些受惊吓的家伙会胡言乱语,但那确实是真的故事。哥哥从书中读到时有提过,喰惑盘灰黑的躯体参杂大量水晶体,落下时,喰惑之星的半边刚好是黑夜,身体上的水晶反射月光会瞬间让人错认为星星。所以星际巨怪喰惑盘一靠近,喰惑之星上渺小人类,才会产生倒挂天边的无边星海'坠落'的错觉。所以呢?”
  “不觉在死前完成心愿是非常幸运的事吗?因为无论后天怎么努力,都不一定有机会亲眼见到,如同我们生活中的一些经历,是可遇不可求一样。”
  “说来说去,哥哥仍要强调我们努力得到的美好现况,其实也是因为天赐良缘才拥有的吧。”
  奈里用力蹬踢地板,从侧坐的窗框弹跳而起:
  “我绝不承认。”
  碰碰碰!
  奈里快速收拾茶具,单手一抱就强势托起喰兽咕噜咕噜,拉着茶几车气冲冲走出门外:
  “真气人,每次想找哥哥闲聊都会被说道理,烦死了。我就是不承认那些,若硬要说明白,运气也算是自己的实力!”
  奈里再次强调主观的论点,重重甩门关上。
  “妳那样会被华森.克劳尔管家骂的。”
  奈里无视奈格的忠告,气愤地消失在走廊外。
  华森.克劳尔管家常提醒,女仆应时刻保持端庄什么的……她八成忘得一干二净。
  她走步的声响明显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