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百五十二章,桑土有鬼 感谢书迷 呀凑 打赏玉佩!

第二百五十二章,桑土有鬼 感谢书迷 呀凑 打赏玉佩!

招魂?现在也没这个功夫摆案台吧?这东西都没准备好呢——
  
  玉罕奇怪地说道。
  
  我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将丫丫拉了过来,默默她的脑袋开口道:我们的宝贝丫丫可是抽魂的好手,露一手给你玉罕姐姐看看!
  
  丫丫嘴里还含着绿叶。点点头,走到了岁古兽的身边,用手轻轻一拉,整个动作根本就没有准备,甚至连手印都没有结,急直接将岁古兽的魂魄给抽了出来,灰色的魂魄在光线并不充足的雨林中飘荡。在魂魄上掉着一个小小的魂魄,那是啀虫的亡魂!
  
  世间生灵,都有魂魄,魂魄或大或小不一而同,丫丫为大巫转世,巫族对于魂魄的操控是所有古族无法超越的,丫丫即便没有恢复记忆,可已经能够轻而易举地抽魂,这是天性使然。
  
  丫丫,将那个小的魂魄分离出来。
  
  猫仔低声说道。
  
  丫丫点点头,轻轻这么一摘便将两个魂魄彻底分开,看似轻巧的动作,落在玉罕的眼睛里却是完全另一回事儿,魂魄和肉体不同。像这种刚刚脱离身体的魂魄都是非常脆弱的,甚至可以说比飘在空中水泡还容易破裂。但是丫丫这一手,却显得那么简单,这就仿佛是有人将两个粘连在一起的水泡给分开,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
  
  这孩子
  
  玉罕看着丫丫有些震惊。
  
  大巫转世。
  
  我笑着数道,以金行之力幻化出一把匕首,将啀虫的身体给挖了出来,随后让丫丫将两个魂魄归位,两个魂魄一入体,啀虫一下子就活了过来。身子在我的两指间摇摆,甚至还想要攻击我。叉丸巨巴。
  
  小心,交给我吧。
  
  玉罕从我这里取过啀虫,轻轻将其放在了一个小竹篮中。
  
  走吧。
  
  我招呼了一声,正要离开,猫仔却开口道:等一等,洞里好像有东西。
  
  说话间,猫仔绕过岁古兽走进了山洞中,我跟在其后,猫仔皱了皱眉头道:我先下去看看,你们等一等。
  
  说完它一下冲进了山洞中,我在洞口等着,过了好半天,却看见猫仔拖着一个什么东西正慢慢往外走,看着有点像是人形。
  
  拖了个啥上来啊?
  
  我站在洞口问道。
  
  猫仔没说话。等走出来后我才看清楚,它从洞里拖出来的居然是一具尸体,一具人类的尸体!
  
  乖乖,这咋会有一具尸体呢?
  
  我奇怪地问道。
  
  刚刚我就觉得奇怪,身为妖兽,怎么会趴在自己洞口前不进去,刚刚我朝洞里看,就发现这里的石壁上似乎有一些奇怪的抓痕,感觉不像是岁古兽的爪子落下的痕迹。所以断定这山洞中一定有猫腻,没想到我进去这么一看,还真有发现。这是一具僵尸!
  
  猫仔一边说着一边将尸体的嘴巴撩开,露出了尖锐的尸牙。
  
  僵尸?
  
  我抬脚踢了踢地上的尸体,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它显然是死的很透,僵尸本是不死之身,但是这也只是官方说法,其实要灭僵尸也不难,魔火一烧就成,或者来个大卸八块,放进王水里泡一泡,铁定也能给熔了。
  
  只是眼前的僵尸身体完好,也没见身上有什么灵魂,虽然有几处伤痕,但感觉并非致命。那这怪物是怎么死的?
  
  岁古兽不算厉害的妖兽,近身搏斗能力也就一般,千年岁古兽对上僵尸,输赢也就五五开,这僵尸我看道行不深,但是岁古兽身上挂着啀虫,应该也不是对手,所以被僵尸逼出了巢穴,僵尸进入巢穴后肯定没再出来,估计就死在了里面,但是岁古兽不知道,因此一直躺在洞外,久而久之没了力气,也就回不了洞里了。
  
  猫仔的分析不无道理。
  
  你来看。
  
  我将僵尸翻了个面,露出了它的后背,在背上有一个特殊的印记,是一个黑色的圆圈,正中间刻着一个扭曲的波浪图案。
  
  这是什么?
  
  丫丫对于这种没见过的东西最好奇了,还特意凑近了看。
  
  这具尸体是被炼过的,所有被炼过的僵尸身上都会有这个炼尸家族的印记,这就是印记。一具被祭炼过的僵尸,为什么会到处乱跑?甚至还狂性大发地和妖兽争山洞,这不正常啊。
  
  我疑惑地嘟囔起来。
  
  先别管这些了,把尸体烧了,回去要紧。
  
  玉罕催促了一声,即便心里有疑惑,可我还是点了点头,魔火洒下落在了僵尸身上,僵尸立刻燃烧起来,不一会儿便化作了焦炭。
  
  回去的路上,我还是忍不住问:你们北疆炼尸的人多吗?
  
  不算多,但肯定有。不过炼尸的和我们来往不多,你也知道,和尸体打交道的人都比较孤僻。
  
  玉罕笑着回了一句。
  
  我们返回桑土的小屋,将已经弄到手的啀虫给交到了他的手中,老头显得有些激动,那表情就和科学家见到了宝贵的实验材料时候一样。
  
  我先进实验室,一会儿告诉你们结果,玉罕,你照顾一下他们。
  
  老毒师有些急不可耐,等进了实验室,我们反而轻松了不少,找了个椅子,难得想迷糊一下,没想到身子一歪,靠在了墙壁上,椅背落在橱柜上轻轻地落下了一本册子,好像是夹在缝隙里的,我看了看玉罕似乎泡茶去了,便顺手将小册子从地上捡了起来,上面都是灰,我正打算将小册子放回橱柜顶上,可眼睛却落在了册子露出一角文字上,那是一个尸字,我皱了皱眉头,小册子没有名称,我将册子翻开,才看了几页立刻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这不是一本制毒的书籍,也不是介绍毒虫毒物的册子,而是一本炼尸秘籍,为什么在桑土的家里会发现这种东西?
  
  我继续往后翻,册子很薄,没一会儿便翻到了最后,我在最后一页看见了一个印记,这印记正是我之前在僵尸背上看见的印记,一模一样,黑色的圆圈中间有流水波浪的印记!
  
  来喝茶了。
  
  玉罕端着茶杯走了过来,看见我后也没露出异样的神色,我皱着眉头,对她招了招手,同时将小册子背在身后。
  
  玉罕姐姐,你师傅是什么来头?你还没给我们好好讲讲呢,还有你和你师傅怎么结缘的啊?
  
  我开口问道。
  
  玉罕坐下来,想了想后说:我师父挺神秘的,反正我拜他为师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一个人住在这里,我印象里,他很少离开屋子,但是有几次离开的时间会很长,两三个月才回来。不过北疆他的名气还不小,大家都管他叫怪老头,因为他性格孤僻,不爱与人交往。我拜他为师也是巧合,我自小父母双亡,所以到处流浪,他遇上我后就觉得和我有缘,说要收我为徒,我也没多想就拜了他,说是缘分的话,其实也就是一种依赖。我照顾他生活,他教我本事。
  
  毕竟不是上一世,玉罕转世投胎后的命运也不一样了,但很显然她对自己师傅并不知根知底,至少这里出现了一本炼尸的册子就很不正常。
  
  入了夜,玉罕睡着之后,我趁着夜色在她额头上贴了昏睡符,随后偷偷潜入了地下,找到了桑土的研究房间,房间内一片黑暗,没有人,我正纳闷呢,他的声音却从地下的厅里传来。
  
  你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来找我干嘛?
  
  桑土坐在厅里,面前点了一根蜡烛,烛火很暗淡,而且诡异的是烛火一直往桑土的对面飘动,似乎故意要避开他一般。
  
  而他的脸色,此时一片苍白,眼圈却发黑而且很浓,一看就不像是活人!
  
  PS:
  
  今天第六更送上,明天我们再继续。
  
  月底记得投钻哦。
  
  感谢书迷呀凑打赏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