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百五十一章,啀虫

第二百五十一章,啀虫


  
      “这里有两份资料,现在给你算是交个朋友。”
  
      他轻轻将资料推到了我们的面前,我接了过来,说了一声多谢。随后找了个由头带着众人离开。
  
      我们走之后,游先生的办公室内,一个大汉站在他的身边,低声说道:“老板,您这样对他是不是有点太好了这小子真这么有价值”
  
      游先生冷冷一笑道:“你懂什么先不说他们要对付唐门,就算是不对付唐门,这样的人物也得巴结好了。你以为他看起来还是个小子就没本事别看他才十八岁。要想挑了我们这小小的市场也就是几招的事情,将来这小子一定了不得,肯定是个大人物。好了。都去准备准备,我们杀了唐门的人,唐凌峰那老头子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罢手的。”
  
      我捏着资料,往回走,游先生这人看似轻浮,但是却又给人一种看不穿的朦胧,仿佛在他的外面包裹着一层不会被戳破的面纱。这样的人我见过不少,看似很坦诚,但其实藏的很深。
  
      回了桑土的小屋,将资料分给他一看,桑土微微一怔,低头揣摩了一会儿后说道:“这资料应该是真的,狄虫倒是好找,但是啀虫看来有些麻烦。其附身在一头妖兽的身体上,此妖兽名为岁古兽,本身就是一种身体内带有剧毒的妖兽,因此啀附身在其体内反而没有将其杀死。可是啀虫的毒素还是比较强,进入了岁古兽的大脑神经,控制了其身体和意识。这岁古兽至少有一千多年的道行,对付它你们没问题吗”
  
      千年道行的妖兽还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点点头道:“这没问题,我们可以立即出发。”
  
      北疆的林子和东北的完全不同,北疆的林子很潮湿,仿佛一进入林子就像是进入了一个蒸汽房,似乎到处都是水,黏糊糊的感觉让人非常不舒服。
  
      “猫仔,感觉到妖气了吗”
  
      我开口问道,猫仔摇了摇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空气里混合着各种味道,加上似乎刚刚下过雨,妖气都被冲淡了,我没找到岁古兽的下落。”
  
      “我有办法。”
  
      身后的玉罕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绿色的粉包,接着从水壶里取了一些水,将粉包倒在了自己的手心里,再用水这么一浇,轻轻用手搅了搅,随后玉罕居然将这水给一口喝了下去。
  
      “喂,你怎么自己喝毒药”
  
      我急忙喊道。
  
      她将绿色液体吞下肚子后冲我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是毒药,这叫百树汁,喝下之后可以感觉到四周树木,花草之间留下的特殊气息,我们有时候追踪一些毒虫,但是毒虫太小,肉眼很难发现,就会用上这百树汁,借助树林的力量来帮助我们。这东西是无害的,你要不要来喝一点”
  
      她笑着问道,我急忙摇了摇头,那绿了吧唧的喝下肚子保不齐要拉个不停。
  
      玉罕缓缓走到一棵树旁边,闭上眼睛蹲了下来,似乎在感觉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后睁开了眼睛对我说道:“前方三百五十米左右,左边有山洞,洞中有岁古兽的气息。”
  
      效果还真快,我正想抬腿往前走,玉罕忽然说道:“等一等,感觉好像有些不对劲,岁古兽的气息是存在,但是这股气息里还混杂着啀虫的气息。正常情况下来说,啀虫只是寄宿在岁古兽的身体内,即便控制了岁古兽的身体,但是岁古兽只要不死,身体内散发出的气场会完全将啀虫覆盖包裹,也就是说,我们不可能感觉到啀虫的气息。但是现在,似乎很不对劲。”
  
      玉罕的话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根据她的指引,果然在前方三百五十米左右的地方,看见了一个山洞,洞口的地上有一个坑,里面有一些脏兮兮的水,洞口趴着一个庞然大物,体长差不多七米,看着有点像是牛,但是却长着利爪和尖牙,毛发浓密,似乎在睡觉。
  
      “那就是岁古兽,但是啀虫在哪里被它的皮毛给遮盖住了。”
  
      玉罕低声说道,我开口问道:“是不是只要将岁古兽给杀了,就可以从它的身上取下啀虫”
  
      玉罕点点头道:“理论上来说是这样,但是,好像不对劲”
  
      我拿出一张雷符,在手心里轻轻一抹,随后对着岁古兽拍了出去,这是试探性的进攻,岁古兽横躺在地上,当雷符飞出后立刻化作一道雷光打在了岁古兽的身上,岁古兽全身微微一颤,这道雷光只是在它的身上打出了一个并不深的小口子。
  
      岁古兽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回过头看向了我们,这一刻我们才发现岁古兽的异样,也终于发现了啀虫真正所在的位置,就在岁古兽的头顶正中央
  
      岁古兽没有对我们咆哮,嘴里流出粘稠的唾液,双眼泛白,微微摇了摇脑袋。
  
      身边的玉罕看着它的模样,忽然说道:“我知道了,怪不得会感觉如此异样因为这头岁古兽被啀虫控制的不仅仅是身体,啀虫似乎和它的灵魂也有了沟通,或者说是某种融合。它们变成了一体,一般来说我们杀了岁古兽,就算是杀死了啀虫的宿主,它会立刻钻入宿主的身体中进行产卵的准备,那时候我们就能将啀虫给取出来。但是这条啀虫和岁古兽融合在了一起,成了一体我们杀了岁古兽就等于是直接杀了啀虫千万先别轻举妄动”
  
      玉罕这一说,立刻打断了我们原来的计划,进攻的动作也迟缓了下来。
  
      “那怎么办现在它应该已经发现我们了。”
  
      我往后退了一步,岁古兽的眼睛肯定已经完全瞎了,鼻息间吞吐出白雾,似乎是用嗅觉在确定我们的方向。
  
      “嘭,嘭”
  
      这家伙的脚踏在地面上,还会发出响声,低声嘶吼,但是吼声显得很无力,非常虚弱。
  
      “不用躲,这家伙的生命力已经很弱了,显然可能随时会死去。”
  
      猫仔低声说道,果不其然,很快岁古兽在走了几步之后就倒在了地上,验证了猫仔的话。
  
      我们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玉罕是用毒的专家,由她上前去检查倒在地上的岁古兽,过了一会儿玉罕开口对我们喊道:“这头岁古兽的精魄已经快要干涸,身体对啀虫毒素的抵抗也已经到了极限。快要死了,我们必须想个办法把啀虫先从它的身体内拉出来,要不然这一次又是白跑”
  
      我走了过去,蹲下来立刻就能闻到岁古兽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臭味,就像是快要腐烂的那种臭气,我伸手撩开了它额前的毛发,露出了啀虫,头生两根尖刺,发出虚弱的鸣叫,只有半个大拇指的身体裸露在外面。
  
      “怎么办直接把它挖出来”
  
      我问道。
  
      “不行,它的魂魄可能已经和岁古兽的魂魄连在一起了,要是强行将其拉出,魂魄扯断,还是会弄死这只啀虫,得另想办法。”
  
      玉罕的手在它的身上游走,点了几个穴位,但是岁古兽都没有什么反应。她拿出几个粉包,倒在岁古兽的嘴里。
  
      “这些都是剧毒,我希望以毒攻毒,看看是不是可以中和掉啀虫的毒性。”
  
      然而,等了一会儿后什么都没变化,显然这些剧毒并没有达到原来该有的目的。休助尽号。
  
      “你刚刚说把他们的灵魂分开,那如果我直接将岁古兽的灵魂和啀虫的灵魂拉出来,接着将灵魂分开就方便多了吧。”
  
      我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不同的点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