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3565章 狡猾的胖子

第3565章 狡猾的胖子


  
      这一声悔骂让淳于延手脚冰凉,他连忙低头坠落,却为时已晚,关键时刻淳于延脑袋往左侧一撇,尽力相让,而后便感觉到耳朵被什么东西扫中似的,麻辣到直往嘴里抽着冷气。
  
      被一股大风带着,淳于延滴溜溜打着旋转了起来,人彻底失重飞向另一边,在空中摇摇欲坠。
  
      风绝羽一掌拍空,也不恋战,暗忖这厮好机敏的反应之后,绕着几座高塔就这样消失在塔林之内。
  
      炼灵莺突然破开了结界,飞进一处生门之中,曹瀚的全部注意力也正在那淳于延的身上,见他和具连庆分开之余,这就要改变迷宫走势,哪曾想奉碑山一根筋的出现在面前,大斧往下一跺,声势惨烈的撕开了他的衣袍。
  
      这还是曹瀚反应快,往后纵退了将近七、八尺,让过了这石破天惊的一斧。
  
      纵退落地之余,曹瀚往后退再退了三步,这才勉强站定,但随之而来的一斧劈空落地,却是将大地生撕而开,地面上出现一条足有丈许长的土沟。
  
      “奉碑山,你玩真的?”
  
      曹瀚愤怒的瞪了下眼睛,虽然之前的交手并没有留手的嫌疑,但基于各大天宗在宏图大世的影响力,外加此行最终目的的牵制,说不得他也没想过真的非要了其它人的性命。
  
      择婿大比,赢了便好,但要是真杀了谁,日后天宗也免不了一些麻烦,毕竟大家都是活在这个阶层的,谁不知道谁,谁身后还没有点靠山和影响力呢?
  
      可是奉碑山这一斧,着实是用上了吃奶的力气,没砍中还好,砍上了,那就是分尸的下场。
  
      奉碑山一斧,把曹瀚彻底激怒了,他大骂道:“奉碑山,你他妈敢杀我?”
  
      “杀的就是你,挡老子的路,你死一百次也不多。”奉碑山好战,越战越是眼红,这一喊,气的曹瀚肥胖的身子一个劲儿的哆嗦了起来。
  
      “老子跟你拼了。”
  
      震怒之下,曹瀚双手合聚,四周结界彻底支离破碎,无数闪着青光的塔石瓦片疯舞聚汇而来,在曹瀚面前化作一团巨大的碎石风团,只见他双手往前一推,无数石块带着破空的声响瞬间将奉碑山埋葬了起来。
  
      叮叮当当!
  
      频密的金石交鸣之声在碎石风团中不断响彻而起,其间掺杂着暴闪的红色斧芒不断飞出,声势极是惨烈。
  
      曹瀚出了这一招之后,身形一退后往嘴里丢了枚灵丹含住,到是没有咬碎,但肥腻的大脸上已见豆大汗滴。
  
      在境界上,他是最不占优势的一个,区区中期触顶,细算一下肯定最是吃亏,论斗力,他比不过奉碑山,比剑法他更不是淳于延具连庆的对手,全身上下除了几件法宝,只有阵法能让他扬眉吐气一阵,但若是以一敌三,那也是相当吃力。
  
      好在这次前来准备颇多,曹瀚伸手入怀连忙取出两道灵符,甩手掷了出去。
  
      两道灵符脱手即炸,于空中骤化两团巨大的火球直逼奉碑山而去,借着这机会,曹瀚脚下一旋,足底的地面凭空出现了一道污泥漩涡,身上又缭绕起青色的塔状结界,包裹着他的身体遁入地底就此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两团巨大的火球在空中燃爆,火系本源神力产生的高温能量在爆炸动能的加剧下,形成一股威力极大的火焰冲击波,而且火也不是普通的火,而是真正的九古真炎。
  
      奉碑山一斧劈空本想趁机一鼓作气,没想到曹瀚不与其正面交锋,扔了两个火球全速后退,他哇哇怪叫着杀上来,在半空中遇到了两团火球,高热的能量烤的他脸上发烧,随即一股热浪逼来,不得已只能暂避锋芒,向后退去。
  
      “死胖子,活像只肥泥鳅。”
  
      奉碑山破口大骂着,眼神四扫,神识释放而出,伺机锁定曹瀚的动向,很快,他发现在前方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一处小小的隆起正全速朝着大阵的另一端掠去,奉碑山见状目光一定,握着大斧便追了过来。
  
      “喂,看后面。”
  
      就在这时,一个清冷声音带着调逗的口气从身后传了过来,奉碑山微微一怔,旋即意识到不妙,二话不说,祭出先前那面红光大盾往后一顶,便听到一声清脆撞击,只见一把巨剑的剑尖扎在了红光大盾之上。
  
      “是你?”
  
      身后之人,正是如影随形、令人捉摸不定的风绝羽。
  
      其实他偷袭完具连庆就借着阵法结界的移形换位找到了曹瀚所在的位置,一直潜伏在周遭附近,曹瀚用心对敌,又故意玩了个欲擒故纵,周围天地元灵混乱的时候,奉碑山也没能察觉到风绝羽早早的埋伏在附近,但他的反应还是奇快的,回手一盾挡了一剑,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
  
      但剑盾相触的同时,奉碑山还是瞪大了眼睛,感觉到手臂一股磅礴且尖锐的压力怒撞而来,忍不住疯狂的后退。
  
      按照天地运行的轨迹悟出的邪一剑,威力绝不像表面上看的那般简单,况且风绝羽眼下只是刚刚开始悟出这样的出剑方式,并不熟练,若是再修行个千百年,定会得心应手,那一盾,也未必能拦得住他。
  
      饶是如此,奉碑山还是被天坠剑压着退了十几丈远,也是仗着自身的身体条件还不错,落地之后,后足插地这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风绝羽一击不成略感意外,暗叹了一声天下间果然藏龙卧虎之后,也懒得跟对方硬拼,抽身疾退间,趁着曹瀚不在左手飞快的结了个水之阵符,朝着奉碑山的面门便丢了过去。
  
      他画符布阵的速度都非常之快,而这个水之阵符,虽然威力不比陷字阵符,甚至跟月之神符更是相差甚远,但那也是相当于半个秘术境神通的威力。
  
      水之阵符在空中明亮一闪,顿时化作一道巨大的水柱宛若喷枪一般爆发出来,红光大盾顶在前方,好不容易站稳了脚根的奉碑山遭到第二次撞击,轰的一声,高大的身体直接飞了起来,将身后碗口粗的小树撞的粉碎,远远退开。
  
      就在这个时候,阴阴损损阴阴的曹瀚突然从泥土里面冒了出来,那一双肉乎乎的拳头青光爆绽间形成两道塔轮,环绕拳体,轰轰两声便砸在了奉碑山的后心上。
  
      “哇!”
  
      强壮如奉碑山,在遭到连续的偷袭之下终于呕出一口老血,随即曹瀚高高跃起,像个皮球一样飞到了半空,双手法诀变换间一座巨塔凌空压下,轰的一声将奉碑山直接镇压在宝塔之下,那柄长柄的大斧应声而飞,大盾也不知道丢到了何处。
  
      “奉碑山,你败了。”
  
      曹胖子意气风发,哈哈大笑。
  
      风绝羽站在远处基本上没消耗什么真元,微微一笑便扭头朝着前方掠去,对面是一堵发光的墙壁,并无去路,但他知道,曹胖子定会给自己开一个境门,让自己从容的出现在另一个战场。
  
      果然,曹胖子犹如心有灵犀遥空一指,一道环状的水纹境门应声而来,风绝羽闪身没入之后,正好站在淳于延的面前。
  
      “奉碑山已经败了,具连庆受了重伤,这次轮到你了。”
  
      风绝羽手握天坠重剑,黑光大炽。
  
      淳于延忙的满头大汗,却没想到这两个人配合的如此相得益彰,见具连庆流血不止,淳于延咽了口口水,大骂道:“小子,你别高兴的太早,借用曹胖子的阵法,偷袭我们得手,小心他反过来再把困在阵法里面。不就是一道法印吗?本公子不跟你们计较,哼。”
  
      淳于延哼了一声,见势不可为,草草退出。
  
      “哈哈,淳于延,你认输了?”
  
      阵法中,曹胖子放声大笑,不可一世道:“你若是当众认输,曹某人到是可以念在昔日情份之上放你一条生路。”
  
      淳于延恨的直磨牙,但终究还是没有出手,心有不甘道:“曹胖子,算你恨,这次算我淳于延栽了。”
  
      “哈哈,认输便好,请吧,淳于公子。”
  
      说话间,淳于延背后开了一道境门,前者一看,咬了咬牙,喝了声退后,便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四岳塔林。
  
      具连庆一看淳于延认输、奉碑山又败北,当即也没犹豫,掉头跟着淳于延离开了四岳塔林大阵。
  
      到此为止,三大高手尽败,却也没有人为此丢了性命。
  
      风绝羽和曹瀚的配合天衣无缝,但并非什么早早就有的心有灵犀,只是二人对阵法都极为了解,方才配合的十分默契。
  
      三大强者都认输了,风绝羽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看着身上多出来的两道剑伤,即便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再过一阵只要休息一会也能痊愈,想到这,风绝羽淡淡一笑,收了天坠剑对着空气道:“曹兄,现在该我们公平一战了吧。”
  
      “那是当然,不过不必费力气了,就在这吧,哈哈……”曹瀚得意忘形的笑了起来,随即四周的高塔同时朝着风绝羽逼近了过来。
  
      “曹兄,你这么做可算食言了?”
  
      击退三位强者,曹瀚果然开始向风绝羽发难,眼看着阵法变化已经运转了起来,风绝羽暗骂道:“还真是个狡猾的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