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诸天轨迹 > 第十一章 燕子神偷

第十一章 燕子神偷


  叶枫并未停身,如同魔神降世,一步抢入官兵群中,横扫竖劈,大开大阖,往来纵横,所向披靡,刀下无一合之敌,将数百官兵杀得狼奔豕突,狼狈之极,甚至有不少人慌乱间坠下城头生生摔死。
  “这守军实在是太次了,怪不得被鞑靼人打的满地找牙……”
  见那帮家伙四散奔逃,叶枫摇了摇头,掠下城头,却又见近千兵马冲了过来,打头的又是一个将军模样的家伙。
  这一队人马与之前大为不同,乃是清一色的火枪队,队尾处居然还有一门红衣大炮。
  自明成祖朱棣起,明代军队中就有了专门掌管火器的特殊部队,也就是京城禁卫军三大营之一的神机营,这也是世界上最早成建制的火器部队。
  神机营担负着“内卫京师,外备征战”的重任,主管操练火器及随驾护卫马队官兵,是皇帝直接指挥的战略机动部队,在各地卫所也备有分支。
  这一队官兵显然就是神机营出身,装备的大多数是步兵火铳霹雳炮。
  “射击!”
  将军下令,前面的火铳兵立时分成三列,扣动扳机,顿时“砰砰砰”声乱响,硫磺气息充斥在空气中。
  前一排的士兵在射击之后,马上将神机铳递回中间一排的士兵,同时从中间一排的士兵手中接过装好弹药的神机铳。
  中间一排的士兵一方面负责从前排士兵的手中接过射击之后的神机铳,并向后传递给第三排的士兵装上弹药;另一方面负责从第三排士兵的手中接过已经装好弹药的神机铳,并向前传递给前一排的士兵。
  这一战术最早为明初名将沐英所创制,如此反复轮换,战斗力十分强大,当年曾经打的蒙古人抱头鼠窜。
  可是等第一排士兵再去瞄准,却目瞪口呆的发现眼前已经失去了目标。
  “在那儿!”
  军官抬手上指,眼中满是惊讶。
  原来在枪响的瞬间,叶枫已经斜掠上旁边屋顶,近百发子弹连他的影子都没碰到。
  “射击!”
  众士兵抬枪瞄准,还未来得及扣动扳机,忽见那神魔般的人影纵身一跃,跳起十数丈高,双手轮刀,直直劈落,斩出凛冽寒光。
  “狱门!!”
  只听“嗡”的一声巨响,沉重的红衣大炮被生生斩成两段,位于左右的上百官兵仿佛遇到汹涌海浪,一下子被掀飞了出去。
  不等他们惊呼着落地,叶枫一步踏入人群中,反手一刀架在了将那将官的脖子上,淡淡问道:“你是谁?”
  “本将……”那将官已经快吓傻了,咽了口口水,战战兢兢道,“嘉峪关总兵署徐仁。”
  叶枫道:“交给你一件事,不想死的话,就老实照做……”
  嘉峪关是边关重镇,担负着抵抗外族的职责,他不能真的因为一时激奋,而将这里杀个血流成河,干掉首恶已经足以杀鸡儆猴。何况,那些百姓入了城也需要人照料。
  他也不怕这厮阳奉阴违,反正他可以随时回来,大不了到时候再把他一起宰了。
  ……
  ……
  众目睽睽之下,嘉峪关总兵被人单枪匹马杀于城头,近千守城兵丁不能挡,其后凶手大摇大摆的离开嘉峪关,城中官兵竟无人敢上前阻拦。
  一时之间,天下哗然。
  在这纷纷扰扰之中,叶枫一路到了京城,才换了一身玄色道袍,施施然踏入城门。
  在古老的北京城转了转,随意找了一家酒楼用餐,他正端坐窗前,把酒畅饮忽然见到一顶小轿颤巍巍的进了街对面的院落中,不一刻便听到那边传来一阵心酸之极的哭泣声。
  叶枫挥手招来店小二,指了指对面,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店小二笑道:“道长是初来京城的吧?那里是怡翠楼的后宅,可是京城有名的烟花之地。”
  “青楼……”
  耳边的泣声渐渐低沉,绝望之意却越发凝重,叶枫想了想,抛下一块银子,从二楼飞身而下,向着那哀泣之处走去。
  店小二吓了一跳,接着露出一抹讥讽笑容,嘀咕道:“大白天的如此急色,还出家人呢!”
  他低着头收拾桌子,却没看到古怪道士并没有去找怡翠楼的正门,而是走到院墙边,一个翻身跃了进去。
  这处虽是后院,门庭装饰却十分华艳,屋宇更是宽敞的很,叶枫的脚步似缓实疾,仿佛鬼魅一般,在院中任意而行,却没有任何人能看到。
  耳边嘶哑的呢喃声越来越清晰,他很快到了一处大屋外面,见那里站着一个老妇人,旁边几个粉头正死死的扯着一个姿色艳丽的年轻女子。
  这女子两眼中尽是绝望,眼泪扑漱漱的直往下落,口中不断的喃喃着:“我的命为何这般苦!千磨百折从了良,又受万千之苦,而今依旧落在这陷人的泥坑里,这难道是天意吗?天哪!”
  那老妇人不理她的哭泣,一边笑着,一边将女子从头到脚摸了一遍,口中啧啧赞道:“果真是世上罕有的美人胚子,老娘那二百两银子花的不亏!”
  压着女子的一个粉头冷笑着道:“我说妹妹,你家薄幸郎已把你卖了,你还记着他作甚?”
  女子只是垂泪,仿佛心已经死了。
  好一出“逼良为娼”的戏码,还是卖妻为娼,这种事只是听过,见还是第一次,叶枫正想着上去救上一救,耳边忽听一声娇吒:“逼良为娼,该打!”
  话音未落,一个蒙面女子如雨燕般飞掠而下,对着那笑容满面的老鸨就是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那老鸨捂着脸连退几步,双腿一软,摔倒在了地上。
  接着又是“啪啪”几声,扯着女子的几个粉头纷纷尖叫着闪到了一边,一个个脸上桃花开,姹紫嫣红的好不古怪。
  叶枫神色古怪,喃喃自语:“这尼玛又是一出新戏啊,燕子神偷都出来了,那一枝梅也就不远了吧?”
  《怪侠一枝梅》,同样的武侠经典剧目,讲述风云变幻的明朝嘉靖年间,曾是锦衣卫头目离歌笑,遭受陷害痛失爱妻后变得酗酒放浪,几年后终于重新振作,与“燕子神偷”燕三娘、“千面戏子”贺小梅、“翻江大盗”柴胡,组建成侠客四人组“一枝梅”仗义行侠、智斗权相的故事。
  这位虽然蒙着脸,可是叶枫又怎能认不出那双属于小刘MM的杏眼?
  “燕子神偷”燕三娘,峨眉掌门之女,轻功、开锁、过目不忘的功夫都是一绝,孤傲冷艳,英姿飒爽,也是“一枝梅”中唯一的女子。
  话说,这一个世界不知能否集齐两个刘MM(无情和燕三娘),不过两个“白子画”(归海一刀和离歌笑)倒是已经齐了,还真是够精彩的。
  “归海一刀是冷酷版“白子画”,离歌笑是颓废版“白子画”,不知道他们之间是怎么分配镜头的……”
  叶枫正在满脑子浆糊,那挨了几巴掌,又惊又怕的老鸨,已经大声呼喊起来:“你……你是谁?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青楼楚馆无不养着大批打手,她这一喊,立刻从前面跑过来十几个大汉。
  见到自家帮手到来,原版鹌鹑似得老鸨顿时胆气大壮,尖声叫道:“还等什么,抓住这两个小浪蹄子!敢打老娘,老娘非得把她好好调教调教……”
  “上!”
  “上!”
  “抓住她们!”
  十几个汉子不敢怠慢,一窝蜂的涌了过来。
  蒙面女子刚将那哭泣的女子扶起,见状不屑的冷哼一声,就要上前打过。
  忽然,一个略带戏谑的声音响起:“燕子神偷,需要帮忙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