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第一杀手:祸神大小姐 > 第三十三章:神兽出世,风起云涌

第三十三章:神兽出世,风起云涌


  “人类,我们现在去干嘛。”
  “不干嘛,就在这儿等太阳公公出来。”
  “啊?为什么要等它出来?”
  人类口中所说的“太阳公公”应该是“太阳”的意思吧。要是理解错了,那就……
  然而,迷你龟尽管没有理解错“太阳公公”的意思,却还是被袭七一嫌弃了。
  “看日出啊。看日出这么浪漫的事,你都不知道?哎哟喂,亏你还是神兽呢。”袭七一嫌弃地看了迷你龟一眼。
  神兽尊严受到质疑,迷你龟立马不乐意了,“谁说吾不知道!不就是日出嘛,吾怎么可能不知道。吾早就看腻了。”
  袭七一看着一个火红的“圆盘”,即将从天边升起,对玄武敷衍地说道:“是是是,你最牛掰了。你知道你知道,你什么都知道。”
  可恶的人类,老是敷衍它。
  “汝……”
  “嘘。”像是怕破坏眼前这一幕美景,袭七一将声音压到最低,“别说话,来了。”
  迷你龟撅了噘嘴,没有说话。
  迷你龟罕见的没有和袭七一对着干。她的声音仿佛带着一股魔力,迫使它无法拒绝。
  火红的太阳离开了地平线,仿佛是一块光焰夺目的玛瑙盘,缓缓地向上移动。红日周围,霞光尽染无余。那轻舒漫卷的云朵,好似身着红装的少女,正在翩翩起舞。
  “哇,哇嗷。”迷你龟第一次见到日出,被自然之美,震撼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是真的很美。
  袭七一虽然没有像玄武那样,没出息的发出“哇”之类的单音节。但她的内心,早就对日出的美景,惊叹不已。
  上辈子,她有数不清的钱,可是她却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在普通人眼中,看日出这样家常便饭的小事,她甚至都没有过。现在想想,还真是可悲。
  待阳光完全洒满大地,唤醒世间万物,袭七一猛的吸进一口,早晨的清新空气。
  “呼,舒服。”空气吸进口中变成二氧化碳,她又把这口气给吐了出来。
  “人类,汝又在作甚。”
  “吸收天地之精华。”袭七一顺口答道,答完才想起,玄武压根听不懂,又道:“哎呀,说了你也不会懂的。”
  迷你龟:“……”
  好吧,它确实是听不懂,因为它太久没和人类接触过了。万万年,可不是嘴上说说的数字而已。
  要是青渺大陆的人知道迷你龟心中所想,一定会大呼“冤枉啊”。他们可都是正儿八经的人类,哪会像袭七一一样,整那么多幺蛾子。玄武大大,您千万别被袭七一这个异世界来的人类,给带歪了啊。
  日出也看得差不多了,袭七一起身,伸了个懒腰,蹬了蹬有些麻痹的腿,“走吧。”
  迷你龟爬到袭七一的肩膀,它的专属位置上,问道:“去哪儿。”
  袭七一咧嘴一笑,神秘地说道:“看戏。”
  看戏?看什么戏?看谁的戏?
  就这样,迷你龟稀里糊涂的,就被袭七一拉去“看戏”去了。
  袭七一带着迷你龟,在晨光的照射下,飞快的穿梭于各个树头之间。
  当袭七一不算平稳的,从这个树头落到那个树头上,迷你龟终于忍不住了。
  “人类,真的不能把瞎眼狼召唤出来吗?”呕,好难受,好想吐啊。
  “当然…”两个字,对迷你龟来说,宛如天籁之音。然而,下一秒:
  “当然不行。小白体积太大,很容易被发现的。”袭七一趁着跟玄武说话的空档,停了下来,休息休息。
  她一边逗玄武,一边纳闷的想到:这具身体好奇怪啊。按理说,她体力消耗得这么严重,早就该支撑不住了,现在却只是有些手脚乏力。
  “汝说话能不能不要大喘气。”迷你龟委屈得想哭。嘤嘤嘤,美好的愿望破灭,只需要一瞬间。
  “当然…不能。”袭七一嘴角扬起一个小破孩般的,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日常逗玄武,生活美滋滋。至于那些想不明白的,就算了,顺其自然吧。当下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呢,她可没时间在这儿想这些。
  迷你龟觉得,袭七一这个人类,肯定是它上辈子的冤家。嘤嘤嘤,想当初,乩都不敢这样对它。她倒好,怎么开心怎么折腾它,对它这只神兽大大,一点儿都不尊重。
  “玄武,坐稳咯,咱们继续飞咯。”话音刚落,袭七一就又开始动了起来。
  “慢点儿,汝慢点儿,吾还没坐稳啊~”
  后来,很多年后,据玄武山脉老一辈的魔兽所讲,它们在某一天,听到了一声,不知何种魔兽发出的惨叫。叫声之凄凉,令人毛骨悚然,心惊肉跳。
  恐怕玄武山脉的魔兽打死也想不到,它们听到的那声惨叫,正是它们最为崇敬的玄武大大发出来的。这各中原由嘛,就不多说了,以免毁了它们心目中,神兽大大的伟岸形象。
  “爹爹,辰儿发誓,辰儿刚才所说,句句属实。如有半句假话,辰儿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不同于平常的阵法,既不是绿色和蓝色,也不是红色和青色。一个金色的阵法,自袭逸辰脚底出现。
  “辰儿!”金色阵法的出现,让袭严大惊失色。
  如果说他方才对袭逸辰的话,还有那么一丝怀疑。那么现在,他对袭逸辰,绝对是百分百的信任啊。
  天地法阵,可不是开玩笑的。
  袭非骁不耐烦的嘟囔道:“早这样多好,就不用浪费大家那么多时间。”
  说是嘟囔,实则声音,小不到哪儿去。特别是在出现了天地法阵后,格外安静的情况下。
  “骁儿,住嘴。”大长老厉声批评道。
  大长老的批评,让身子圆得像球一样的袭非骁,害怕地缩了缩身子。他不明白,一向对他和蔼可亲的长老爷爷,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低三阶的废物而凶他。
  凶完袭非骁,大长老又转头对袭逸辰说道:“辰儿,你骁儿弟弟还小。你身为兄长,自然要有兄长的气量,千万不要同骁儿计较才是。”
  “大长老所言甚是。辰儿,还不快跟大长老说,你是不会同非骁弟弟计较的。”大长老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们三房,哪还有拒绝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