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为魔 > 第15章 二十一 戾气

第15章 二十一 戾气

独坐至天明。
  
  “嘭!”
  
  一声开门响,惊醒了呆怔的何贞贞,她看到一个紫衣的少女从屏风后走进来。
  
  “这么快就醒了,看样子你也没伤到哪儿嘛。”少女声音清亮活泼,让何贞贞想起了曾听过的黄鹂鸟叫声。
  
  “我叫紫姝,是我救了你你还记得吧?”少女在床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何贞贞。
  
  “记得。”何贞贞心灰意冷的点头,并无多少精神气,“多谢恩人救命之恩,我…在下如今,无以为报。”
  
  “有啊。”少女紫姝笑容可掬,道:“你曾经也是个魔修,我问你,你怎么会被废掉魔基?知道是谁干的么?是仇家?还是仙道修士?”
  
  废掉魔基?!
  
  何贞贞精神一震,明白了自己的修为为什么会消失了。可是,她并没有结下仇家,也不认识除了裴蓦以外的修士,若说是裴蓦干的……这并无可能。
  
  她是在被通道拉进修真界后,才发现修为消失的,在那之前她还好好的。何贞贞觉得最有可能出问题的地方,应该是通道里面才对。
  
  难道是在通过通道时,她承受不了通道里的压力,魔基破碎了?
  
  根据她的经验(修真小说),这确实是最有可能的可能……
  
  “喂,问你话呢?”紫姝不耐烦的喝到。
  
  何贞贞想露出一个笑容来面对这救命恩人,然而扯了扯嘴角,却怎么也扯不出上扬的弧度。她满心苦涩,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算了。”紫姝毫不在意,道:“反正不管你是不是修士,你都被大师姐点名要了。喂,你赶紧好起来,过两日大师姐出关,你就要过去伺候大师姐,知道怎么伺候人吧?”她斜眼看到何贞贞那伤疤纵横的半张脸,顿时满脸嫌弃,道:“真是搞不懂,想去大师姐洞府中做杂役的低阶弟子多了去了,大师姐为什么要点你去当杂役使唤?你这么丑……”
  
  你这么丑……
  
  何贞贞垂眸,不去看救命恩人嫌弃的表情,捂着再次被打击到的小心脏生无可恋默默道:“可能是……您的大师姐有特殊偏好?”
  
  这句话,成功的让紫姝顿住了。
  
  从前没往这方面想,现在想想,大师姐洞府中寥寥几个伺候的杂役,面瘫、哑巴、聋子,现在再加一个丑八怪……细思极恐!
  
  紫姝一脸惊恐捂住了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不、不…这不可能!”
  
  紫姝突然转身跑了出去。
  
  何贞贞撑着下巴,默默地吐槽:“你也是内心戏太多。”
  
  明白了自己被废掉魔基后,何贞贞可算是真的绝望了。毕竟,那么多经验(修真小说)里面,被废掉的修士,若是没有珍稀罕见的专门重塑根基的天材地宝服下,那一辈子,也就没了修炼的指望,一辈子只能做个凡人了。
  
  她倒是想寻到那罕见的天材地宝,重塑根基,继续修行。然而,她一个草根,一个凡间的草根,初来乍到,没关系没金大腿,还被强制做了修士的杂役,走都走不脱,谈什么去寻传说中的东西呢?
  
  何贞贞也想指望一下主角光环,能不能大发神威突然就给她来个撞大运得到神丹妙药什么的吞下肚,然后就根基重塑,能再次修炼了……想想而已。
  
  这么多年了,她可算明白了根本就没有主角光环这种东西。就算有……也绝对不在她身上。
  
  她算是完了。
  
  心灰意冷的何贞贞无力的躺倒在床上,睁着眼睛发呆。
  
  …………
  
  这日,紫姝又风风火火的闯进来。
  
  何贞贞坐在窗前看屋外的琼花异草,打发时光。听见响动她转过头去,这还是那天紫姝莫名跑出去后,她第一次看到紫姝再来。她不急不缓的叫道:“恩人?”
  
  紫姝蹦蹦跳跳走过来拉住她往外拖,与黄鹂鸟儿的叫声一样活泼动听的声音道:“大师姐出关了,叫我来带你过去见她。快点走!”
  
  何贞贞就这么被拉出去了。
  
  一路上,紫姝驾着一朵紫莲花模样的飞行法宝带着她,给她介绍她将要伺候的那位大师姐。
  
  “我大师姐是宫主亲女,寒月魔尊首徒,是下一任恨水宫宫主。这宫里上上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要往大师姐的洞府里去听候使唤,偏偏大师姐点了你这么个魔基被废的,你真是撞大运了!”紫姝一脸‘你真幸运’的表情斜眼睨她,很是骄傲道:“前不久,大师姐在妖域觅得机缘,迎来元婴天劫,以一人之力渡过天劫,破丹成婴。如今,大师姐已是元婴魔君,放到北域也是数得上号的人物!”
  
  “大师姐洞府中人口不多,概因大师姐喜静,只有一个哑巴、一个聋子、一个面瘫,三个杂役伺候着,今日再加上你,也就四个。”
  
  “唉…还是不明白大师姐为什么会特特点了你的名。”紫姝纳闷的拿眼上上下下瞧着低头安安分分跟在后头的人,“总之,你用心伺候着,不懂的你就问那个面瘫,大师姐洞府里的事一般是她管。”
  
  何贞贞默默的听着,一边打量着下方一望无际烟波浩渺的水面。
  
  这里仿佛是远离陆地的海上,也可能是一面广阔浩大的湖泊,这一路飞来,她只看到粼粼水面、浩浩云烟,倒映着蓝天白云,给人的感觉:庄静,空灵。
  
  也不知飞过了多远,因为沿途的风景都是差不多的模样,也就无从辨认。紫姝载着她朝着湖面飘落。
  
  待到近了,何贞贞才发现,原来,湖面上不是没有建筑物,只是被一层仿佛水晶罩子一样的东西挡住了,走近了才看得到。
  
  紫姝载着她穿过水晶罩子,何贞贞感觉穿过一层冰凉的空气似的,忍不住冷的瑟缩了一下。再看去,紫莲花法宝已停在地面上了,紫姝水袖一摆,紫莲花就化作一抹光华,投入她的袖中。
  
  “这里就是大师姐洞府所在,走吧。”紫姝带头走在前面。
  
  这应该是一座海岛。边走何贞贞边想着。她默默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没有沙滩,也没有高大的树木,沿途皆是轻缓地土地,种植了各种奇花异草,何贞贞……一种也不认识。
  
  她们走在奇花异草构成的花园中,那特意留出来的蜿蜒小径,紫姝见她总是盯着地上的花草看,顿时肃目警告道:“这是大师姐的药园,种植的都是外界难得一见的奇珍,未经大师姐同意,不可擅自触碰。违令者死!”这最后一句,紫姝说的杀气腾腾。
  
  何贞贞于是默默的收回目光,不再看了。不过内心有没有吐槽……谁知道呢!
  
  穿过药园,到达一扇大门前,大门此刻敞开,仿佛在等着她们的到来。
  
  进了门,是普通的青石板铺就的前院,院内一左一右种着两棵树,一棵是挺拔的…不认识的树,另一棵…也是不认识的树。
  
  何贞贞瞄一眼就收回目光,低着头默默的跟在紫姝后面走。
  
  穿过一扇月亮门,何贞贞听到一道陌生声音,平板冷漠,“紫姝师姐到了。大师姐请您过去。”
  
  何贞贞低着头,抬眼去看前面的紫姝,就见她话也不说,就径自往前走。当她要跟上去时,却被拦住了。
  
  何贞贞再次体会了动弹不得的感觉,她听着旁边那平板冷漠的声音说:“你,等着。”
  
  何贞贞默默的卸力,不再要往前走。然而那禁锢她的力量,并没有撤消。
  
  这种被人鱼肉的感觉……何贞贞闭了闭目,默默的压下了心中突然升腾的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