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十年九不遇 > 第28章 乱了方寸

第28章 乱了方寸

嘴里的蜜枣味久久没能散去,这样的甜言蜜语由陆启森说出来好像没有那么讨厌,他对自己的好像是理所应当一样,孟晓语觉得自己都没能回报给他什么,甚至还犹豫过是否该和李光达离婚。
  可能因为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喝过中药之后就在沙发上睡着了,陆启森把餐具收拾好,再回到客厅看着她蜷在沙发上,毯子多半掉在地上,连人带毯子一并抱起上楼。
  孟晓语在陆启森怀里动了动,换了个好姿势,陆启森无奈的笑笑,放慢动作把孟晓语放在床上,才去书房去处理公司的事情。
  孟晓语睡得正香,被一阵铃声吵醒,闭着眼抓过电话按下接听键,等着对方先出声。
  “晓语姐,在忙吗?”电话里传来陈莉莉的声音。
  孟晓语脑筋秀逗了一下,以为自己在做梦,挣扎着睁眼看了眼手机,真的是陈莉莉。
  孟晓语清了清嗓子,问道:“莉莉啊,有什么事吗?”
  “你有空吗,晓语姐,我想见面和你说。”
  孟晓语有些疑惑确认了下时间,才刚过七点,开口问道:“什么事不方便在电话里说?”
  陈莉莉顿了一下,有些可怜地说:“晓语姐,我不知道该和谁说,我只能想到你了。”
  孟晓语没说话,有什么事情只能和自己说?
  “不会耽误你很久的,你在哪里,我现在去找你!”陈莉莉语气很迫切。
  孟晓语没想那么多,说自己在北遇小区之后就挂了电话。
  重新躺下,闭上眼想再眯一会儿,有猛地起身,用手拍了自己脑袋一下,怎么能随便就告诉她自己在北遇小区,这里的住户每个都不简单,房价也是全市最贵,该怎么给她解释,孟晓语一下子乱了阵脚。
  没来及换衣服就开门去书房着陆启森,书房的门没关,孟晓语急忙走进去,拿着手机对陆启森说:“陈莉莉说有事找我,我睡懵了随口说了我在北遇。”
  陆启森放下签字笔,不紧不慢的走到孟晓语面前,有些不明白的说:“陈莉莉?刘奇公司的那个?”
  孟晓语点点头,有些慌张的问:“怎么办?我怎么给她解释?”
  陆启森手握着孟晓语的肩膀,安慰的说着:“你慌什么,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她也不认识李家的人吧。”
  孟晓语渐渐镇静下来,陆启森才继续说着:“如果她追问你在这的原因,就说朋友住在这里,也可以说和我在一起,我是你上司,有公事很正常吧。但是,你和她的关系有很好吗?她有什么事找你,这才比较值得想一想。”
  孟晓语揉了揉头发,摇着头说:“我也不知道,她说只能和我说,还好我只说了北遇小区,没说是哪一栋。”
  陆启森笑着整理着她的头发,说道:“我陪你去?还是让她到家里?”
  孟晓语使劲儿摇了摇头,皱着眉说:“我就在小区门口和她聊一会儿就回来。”
  刚说完手机就收到陈莉莉的短信息,说她已经到了。
  “我觉得可能是我敏感过头了,她什么也不知道。”说完孟晓语走下楼,随意穿了昨晚的平底鞋,刚要开门,就被陆启森拉住。
  “早点回家。”
  孟晓语故作放松的笑着说:“你怎么像个留守儿童一样,不对,是空巢老人才对。”
  陆启森亲了女人一下,才继续说:“每次想到这是我们的家,我就很开心。”
  孟晓语推了他一下,打开门走出去,让他别担心,就小跑着去门口了。
  孟晓语还没走到大门口,就远远地看见陈莉莉正和保安交谈着,调整了呼吸缓步走过去,保安见孟晓语的次数多了也认识了,敬了个礼之后礼貌地喊道:“孟小姐。”
  孟晓语点点头,拉着陈莉莉朝外走了几步才问道:“说吧,怎么了?”
  陈莉莉愣了一下,一副委屈的模样说着:“晓语姐,我怀孕了。”
  孟晓语蹙着眉,有些乍舌地重复着问:“你怀孕了?”
  陈莉莉点着头眼里都是泪,显得格外可怜,孟晓语不由得想起,下意识问道:“是王勇的还是林智尧的?”
  陈莉莉哭着说道:“是智尧哥的。”
  孟晓语有些惊讶,刘奇说林智尧已经不在本市了,陈莉莉难道不知道吗?是谁在说谎?
  “所以为什么要告诉我?”孟晓语提出自己的疑问。
  陈莉莉低着头不看她,抽泣地说着:“他和我发生关系之后就消失了,我找不到他。”
  孟晓语有些不敢相信,陈莉莉为什么和王勇分手之后又和林智尧搞在一起,林智尧又为什么会消失?
  “晓语姐,我知道智尧哥喜欢你,我们发生关系的那晚他嘴里一直都是你的名字,你离职之后,他就不见了,打他电话是空号,去他租的房子也没人了。”陈莉莉有些激动地说着。
  孟晓语扶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陈莉莉,慢慢说着:“林智尧之前是对我表示过好感,但是我拒绝了,散伙饭那晚是我最后一次见他,发生了些不愉快,那之后我也没有见过他。”
  陈莉莉抓着她的手,颤声问道:“那我该怎么办?孩子怎么办?晓语姐,你帮帮我,帮帮我!”
  孟晓语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先答应她,“我会让刘奇也帮忙打听一下,你别做傻事,孩子是无辜的,你先平复好心情,回去之后好好吃饭,别再哭了,一有消息我就告诉你。”
  哄了一会儿陈莉莉,让她回去注意安全,看着她走远,才转身进了北遇,晚上有些起风,拢了拢外套快步往回陆启森的别墅走着。
  陈莉莉走了几步回头看见孟晓语进了北遇小区,这才擦擦眼泪也回到北遇的大门口,找到刚才和孟晓语打招呼的保安问着:“大哥,刚才那是我姐,你知道她住哪栋吗?”
  保安一脸警惕的说着:“不好意思,无可奉告。”
  陈莉莉脸色变了一下,又委屈的自言自语道:“对不起,我姐她离家出走,我好不容易找到她,就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可她又是对我一顿骂…我就不该来的…”
  保安大哥听了不禁说道:“妹子,你姐跟着陆总这样的男人不会吃亏的,这么晚了,你快回家吧,这富人区可不好打车。”
  陈莉莉向保安大哥道过谢便离开了,走在路上算计着,之前听王勇说过,孟晓语也不是什么有钱的人家,嫁的老公据说家里开小工厂的,电话里听孟晓语说她在北遇小区,陈莉莉就觉得很奇怪。
  陆总?难不成是那天在公司见的男人?盛世集团的董事长?陈莉莉不由得惊讶起自己的推测,孟晓语果然没她想的那么简单。
  陆启森在别墅门口等着孟晓语,她正低着头往回走,走上前牵过她的手,看她有些惊喜的抬起头。
  “你怎么出来了?”孟晓语问他。
  陆启森耸耸肩说着:“有点担心你,但是想了想还是要给你留点空间。”
  孟晓语有些感动,牵紧男人的手掌,笑着说:“谢谢。”
  陆启森用指纹把门打开,又拿起孟晓语的手指,按在识别器上设置着。
  “干嘛?”孟晓语看着陆启森拿着自己的拇指来回识别着,听着识别器滴滴地响着。
  陆启森设置完最后一步,才望着她说:“我们的家你怎么能没有钥匙呢?”
  孟晓语瞬间感觉自己的拇指发烫,跟着他进去,又不自觉地回头看了看指纹识别的门锁。
  晚上和陆启森一起又做了几个小菜,熬了点玉米面的粥,两个人坐在餐桌旁吃着,孟晓语想着刚才陈莉莉的事情,没忍住还是告诉了陆启森。
  “他在南城监狱。”陆启森淡淡的说道。
  孟晓语不敢相信地放下筷子问:“你怎么知道?他为什么在监狱?”
  陆启森也放下碗筷,脸色不太好的说道:“我让人把他吸.毒的相关证据提交给警方了。”
  孟晓语惊讶地问:“他吸.毒?那陈莉莉肚子里的孩子有很大的可能会是不健康的。你为什么这么做?”
  陆启森冷着脸说:“他那晚企图对你不轨,他需要付出代价。”
  孟晓语顿时说不出话了,那晚陆启森还是全都看到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孟晓语质疑地问:“可是吸.毒不是最多只会被强制戒毒两年吗?怎么会在监狱?”
  陆启森轻皱了下眉头,又面无表情的说:“但是他和别人交易毒.品的时候被人录下来了,警方认为他是贩.毒的,所以判了五年。”
  孟晓语有些混乱,冷静了一下说:“所以说,林智尧突然消失真的和我们有关。”
  陆启森看着孟晓语,说道:“这样的后果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不论是吸.毒、贩.毒,搞大别人的肚子,都与你我无关,不是吗?”
  孟晓语有些崩溃,“我知道你做的是对的,那晚我也想把他千刀万剐,可是…”
  站起身,在客厅来回踱步,又继续说着:“现在陈莉莉来问我,我该怎么告诉她?她肚子里的孩子又该怎么办?”
  

Ps:书友们,我是深海与月光,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