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唐昏君 > 第五十四章 炼丹

第五十四章 炼丹


  这贼眉鼠眼这家伙竟然是敬腾,敬翔的堂兄弟,同州冯翊人。
  原来那日敬翔去找葛从周,是想将自己一个堂兄弟送到军营中。这敬腾在老家好吃懒做,难以约束,想进军营历练历练,以便博取个功名,光宗耀祖。
  理由很充分,敬翔是马步军的监军,自己的堂弟若是留在马步军,难免会仗着自己的名号为非作歹。
  葛从周处处受到李振敬翔等人的打压,这次西讨葛家军又半点功劳没捞到。眼见敬翔来示好,正是缓和矛盾的机会。
  自己光明磊落,自不疑有他。当即满口答应。敬翔走后,葛从周安排敬腾做了一名巡逻校尉。
  谁又能想到,这厮竟然是敬翔安插到葛家军的一枚棋子。
  敬翔权利欲望极重,他被朱温发配到马步军做了个监军,千方百计想再爬回原来的位置上去。
  踩着别人肩膀往上爬是这种人的拿手好戏,敬翔何等人也,他早就猜出这次葛家军没得到封赏军中定然会怨言四起,而朱温一直再找机会整葛从周。敬腾进入葛家军正是个大好机会,正好可以搜集证据伺机告发。
  果然敬腾刚来便抓住了潘大愣与葛从周在营帐中的对话。
  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聪明一世的敬翔不知道的是自己也成了别人背后的一颗棋子,当然这是后话。
  面由心生,有时候还真是这样。贼眉鼠眼的敬腾和他的长相一样,为了钱可以出卖一切。
  只要肯给钱,他能把老娘拉到集市上去卖,实际上他还真这么干过。
  黄巢余孽肆虐之时,敬腾老家遭了黄巢兵灾。
  所谓兵灾就是叛军所过之处,烧杀抢掠,家里的粮食都被搜刮一空。
  为生计,敬腾还真就把自己的老娘拉到了集市上,卖给了当时同州的敬翔为家奴。
  敬腾老娘在敬翔家里倒也勤勤恳恳,负责蒸煮洗衣。后病重,敬腾去看望,而结识敬翔,因同姓,二人攀起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敬腾认做敬翔为堂兄。
  此时的敬腾两眼贼忒嬉嬉:“梁王殿下,小人在营帐外听的清清楚楚。这潘将军说梁王不公允,还说要拉起队伍离开梁王自己单干。”
  朱温只气的火冒三丈:“推出去砍了!砍了!”
  葛从周一听大惊,慌忙站出来拦住:“梁王!梁王殿下,潘将军随我多年,立下战功无数。此次讨伐晋王李克用又立下汗马功劳,梁王不但不封赏,还要斩了他,是否不公!”
  潘大愣嗷嗷直叫:“凭啥砍俺,俺说的不对么。我葛家军出力最多,在前线应战打退晋王七次进攻,凭啥这次不给将士们封赏!梁王不公,梁王不公!”
  朱温气的浑身颤抖:“葛从周,你是想反了本王么。”
  葛从周一惊:“末将不敢,末将只想让手下将士得到应有的公正!”
  朱温转头一看,下面将士们都露出不忿的神色,只是畏惧自己威严,无人敢出来指责而已。
  此刻若是治葛从周的罪,恐怕寒了将士们的心。
  这时莫龙先生摇着羽毛扇,迈着四方步走了出来。
  众将士一看到名满天下的莫龙先生,立刻安静了下来。
  莫龙笑了笑:“葛家军立下的功劳梁王当然记在心上,只是上报朝廷的时候兵部给驳了回来,并非梁王不想给记功。大家请放心,该记下的功劳梁王绝不亏待各位。”
  这话说的好听,谁不知道兵部都是按照梁王意思办事。众人没想到莫龙先生会说出这番话来,找兵部过来背锅。
  朱温却心中暗喜,莫龙这是给自己个台阶下,当即跟着说道:“正是,葛家军的功劳本王已经让兵部重新拟定。你们不分青红皂白,背后闹事辱骂本王,该当何罪!”
  “嗯,”莫龙又接过话头:“潘将军出言不逊,顶撞梁王,又在背后口出大逆不道之言。来人,将潘将军押入大牢!”
  朱温冷这个脸,并没有说话。
  众将心中惊惧,朱温没杀潘大愣这已经是万幸了。旁边老好人范公豹笑了笑:“诸位也都辛苦了,各位将士且先回去休息,此事暂时到此为止日后再议。”
  葛从周见到潘大愣被押下去,知道朱温正在气头上,也不敢去撸虎须。好在潘大愣一条命暂时保住,叹了口气与众将士离开了梁王府。
  参加张惠葬礼的都是朱温的战将还有亲戚,莫龙与范公豹还有李振等人是谋士,并没有跟着一起去伊阙县。
  此时各路将领陆续离开了梁王府,莫龙先生眉头一皱:“梁王,咱们中了敬翔的计了。”
  朱温吃了一惊:“什,什么?”
  旁边范公豹接过话头:“这举报潘大愣之人乃是敬翔堂兄弟,此人是受敬翔指使入葛家军。为的就是想诬陷葛从周,梁王将敬翔贬到马步军,他自然想方设法立点功劳好让梁王对他回心转意。”
  朱温沉吟了一下:“可这厮确实对本王有异心,也算不得诬陷。”
  范公豹笑了笑:“非是他们有异心,这次没有封赏葛家军,他们早已怨声四起,说几句过激的话到也在情理之中。我观这葛从周为人光明磊落,不似奸诈小人,梁王对他有恩,此人绝非有反叛之心。”
  “敬翔误我!”朱温勃然大怒,拔出墙上挂着的长剑,一剑将椅子劈成两半。
  旁边李振一言不发,他心中暗惊,现在梁王最器重的人是莫龙和范公豹。自己已经被边缘化了,如今莫龙与范公豹联手,他开始后悔当初对敬翔落井下石。
  莫龙先生轻轻咳嗽一声:“不过这葛从周虽无反叛之心,可他的部下却蠢蠢欲动。潘大愣就是其中之一,若是杀了此人,葛家军军心更是不稳。莫龙倒是有个主意,既可以平息葛家军的怨声,又可以让葛家军对梁王誓死尽忠。”
  朱温一听,又惊又喜,他最担心的就是葛从周功高盖主:“哦,莫龙先生快快说来,有什么好的法子?”
  莫龙羽毛扇指向范公豹:“葛家军必须封赏,咱们可以让公豹兄进入葛家军,做葛家军的监军。一来安抚了葛家军将士,二来有公豹兄在,葛家军军中也掀不起大浪。”
  朱温闻听此言更是大喜过望:“对对对,这倒是个好主意。范公豹,那本王就委屈你去葛家军做个监军,军心就靠你稳住了。”
  范公豹一揖到地:“下官遵命!只是梁王殿下,下官想将潘大愣带回葛家军,也算是对葛从周的一份见面礼了。”
  一个小将潘大愣,朱温自然不放在心上:“那就有劳范先生了。”
  范公豹又行了个礼,飘然离开了梁王府。
  莫龙先生也站起来要走,突然李振拦住他,李振笑了笑:“莫龙先生,前日陛下召你去御马苑所为何事?”
  一听这事,就连朱温也不禁转过头往这边看了过来。
  莫龙笑了笑:“怎么,在下做什么事还需要向李大人禀告么?”
  李振尴尬的道:“没,没什么,在下只是随口一问。”
  莫龙先生不再理他,摇着羽毛扇走出大殿,到殿门口的时候莫龙说了声:“陛下召在下是想炼丹,询问世上有无长生之法。”说完莫龙先生也飘然离去,留下朱温和李振在大殿中凌乱。
  这小昏君闹得又是那一样,朱温也有些奇怪。就在这时,管事进来道:“梁王殿下,宫中侍卫长张茂求见。”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朱温摆了摆手:“让他进来。”
  张茂一进殿,就慌忙行礼道:“梁王殿下,陛下他在宫中搭起丹炉,要修炼仙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