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燕堂春好 > 第0204章 长久之计

第0204章 长久之计

<>在面见隆安帝的过程里,布仁王子表现出了很大的诚意,对隆安帝毕恭毕敬。.org雅文吧
  
  巴尔思部展现的诚意,隆安帝已经收到,故而面对布仁王子的时候,他也是威严又可亲。
  
  面见过后,便让礼部官员带布仁王子先去休息,晚上,才是迎接布仁王子的正宴。
  
  至于布仁王子求娶公主的事情,隆安帝则是打算看看再说。
  
  晚上的宴席,乃是大宴,燕王和沈采苡,自然也要出席,布仁王子和其他人寒暄过后,最后主动到了燕王身边。
  
  当年燕王乃是塞北将领,他们曾在战场上见过,说起来,比起其他人,他和燕王,还更熟悉一些。
  
  两人笑着寒暄,叙起旧日事情。
  
  三皇子看着,目光微闪。
  
  他虽然更希望布仁王子亲近的是自己,但他觉得,燕王乃是站在自己这边,让燕王把布仁带走,总比让六皇子带走来得强。
  
  白日时候,六皇子可是说要带布仁游玩京城呢。
  
  想到这儿,三皇子爽朗一笑,与隆安帝说道:“都说英雄惜英雄,看四弟与布仁王子,可谓是志趣相投,不若这段时日,就让四弟带着布仁王子游逛京城好了。”
  
  六皇子当然不愿意。
  
  他想拉拢所有能拉拢到身边的人,就算是拉拢不了,也不能让对方去支持三皇子。
  
  面对三皇子的提议,六皇子与隆安帝说道:“儿臣常听说,草原风光与我大靖完全不同,故而心生向往,父皇,儿臣也想听布仁王子讲述塞外风光。”
  
  隆安帝不置可否,慢慢饮酒,似乎是没听到六皇子的话,六皇子面上欢快的笑容却不变,隔了一会儿,隆安帝才慢慢说道:“如今塞北战事吃紧,粮草须得跟上才行,户部哪儿,你还得多跟着看看。”
  
  这是拒绝了六皇子的要求,六皇子面色不变,却另外说道:“父皇说的是,不过父皇,儿臣向往塞外风光已久,这次我大靖朝边军定然能取胜,到时候要犒赏三军,儿臣想跟着钦差前去一观。”
  
  只要到了塞北,总有机会和合布勒可汗接触的,而且合布勒可汗才是真正可以做主的人,到时候,他条件开得丰厚一些,不信合布勒可汗不心动。
  
  六皇子主意打得很好,三皇子瞬息之间就想通了,不由得心底暗骂一声狡诈,这时候,他当然不能拾人牙慧表示自己也想去。
  
  只能寄希望与燕王和布仁王子相处的好一些,然后把他的诚意,通过布仁王子,透露给合布勒可汗。
  
  沈采苡刚刚把三皇子和六皇子短暂的交锋看得一清二楚,她没出声,只笑着听燕王与布仁王子叙旧。
  
  燕王自来寡言,说得少,布仁王子话稍微多一些,两人谈起兵事,倒也融洽,且沈采苡看得出,燕王虽然依然话少,不过心情不错。
  
  显然,他喜欢与人谈起兵事。
  
  当晚宴席散去时候,三皇子追上了燕王。
  
  “四弟。”三皇子开门见山,直言希望燕王与布仁王子相处中,多多提起自己,并表达他如果能结盟,一定好好会给予巴尔思部好处的意思。
  
  燕王当下就顿住了,他狭长凤眸中,冷光幽然:“三哥。.org雅文吧”
  
  “异族来朝,自该上贡,若需我大靖朝百姓脂膏肥之,不若不要。”
  
  “胡蛮南下,本就为劫掠我大靖朝百姓,三哥倒好,不用对方一兵一卒,便自动把我大靖朝百姓送上,任由对方鱼肉,三哥对胡蛮是真好。”
  
  “然,可对得起我大靖朝浴血奋战之将士?”
  
  说完,燕王不等三皇子答话,便扶了沈采苡上马车,自己也俐落上马,转身而去。
  
  三皇子面色僵硬,十分恼恨,旁边太监便低声劝慰:“殿下,燕王殿下当年在塞北,有许多同袍便是死在与胡蛮的交战中”
  
  三皇子有了台阶下,“哦”了一声:“是本皇子思虑不周。”
  
  但心底,却知道,想要通过燕王搭上布仁王子的想法,是泡汤了。
  
  他转身回宫,面见了林皇后:“母后,您说,德妃会不会,让庆瑶去和亲?”
  
  林皇后声音淡然:“她倒是想,可惜庆瑶那丫头,不会肯的。”
  
  “若是之前,她还可以逼迫庆瑶答应,或者是先斩后奏,大义凛然到你父皇处,说为了大靖朝万世基业,愿让自己亲女前去和亲,以偿大靖朝百姓供养”
  
  “可前段时日,她逼着庆瑶嫁与卓信哲不成,而闹了笑话出来,你父皇虽然没斥责她,但却转头就给庆瑶撑腰了,德妃是聪明人,知道这是你父皇不高兴了,所以,她不敢亲自去提,也不好逼迫庆瑶的,除非,是你父皇自己有这个心思,不然,不会有事的。”
  
  说到这儿,便是以皇后略有严肃的性子,也忍不住想笑了:“这也真是巧了,若非是卓信哲事情上,庆瑶那丫头乱来,这次说不得,德妃能捞个好女婿呢。”
  
  在卓信哲事情上,隆安帝会支持庆安公主,但涉及到胡蛮部族,隆安帝是绝不会让庆安公主乱来的,若真让杨德妃做成了,就算是庆安公主不愿意,也只能乖乖嫁了。
  
  三皇子听完,心底一松:“这可真是老天都在帮着咱们。”
  
  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发生。
  
  三皇子又和林皇后说起了燕王拒绝他的事情,在林皇后面前,三皇子没有掩饰他的恼恨,很是愤怒:“老四真是不识抬举。”
  
  林皇后也皱眉,不过:“虽说是老四主要陪同,却也不是不让你们接触了,你私下与他说话,老四难道还能拦着你不成?”
  
  三皇子点点头:“也只好这样了。”
  
  虽然没有燕王介绍来的强,但总不能什么都不做。
  
  可恨,隆安帝儿子倒是生了不少,女儿却很少,适龄的更只有庆安公主一人。
  
  这边林皇后和三皇子在商议事情,另一边的永华宫里,杨德妃和六皇子也在说话。
  
  如林皇后所想,杨德妃此刻满心都是烦躁,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与六皇子说:“庆瑶定然不会答应去和亲,除非是你父皇有这个想法,不然母妃也无能为力。”
  
  六皇子“嗯”了一声,安抚杨德妃:“不愿便不愿吧,并非只有让五姐姐嫁过去一种法子,儿臣去一趟塞北,见合布勒一趟,想来许以重利,不怕他不动心。”
  
  杨德妃蹙眉。
  
  她不希望自己儿子离开京城,边塞战火纷飞,谁知道会有什么危险。
  
  “不能与布仁接触,让他转达么?”杨德妃询问。
  
  六皇子目光有些阴沉:“我的好四哥,不会放我与布仁多接触的。而且父皇今日已经说了让我好好在户部做事,我若强行去和布仁接触,怕是会让父皇不喜。”
  
  “当初要留着他引你父皇来,后来要弄死他,却又被圆空大师救了回来,如今倒是养成了祸患。”杨德妃恨恨咬牙,“早知道,就该早早除掉。”
  
  回到恭华殿,燕王和沈采苡双双洗浴过后,娇杏轻声与沈采苡说了布仁今日进城时候的反应,听完,燕王挥退娇杏,与沈采苡说:“布仁心怀族人,倒是不错。”
  
  沈采苡目光明亮,沉吟片刻:“所以,才更好合作呀。”
  
  “听三殿下的意思,是打算给巴尔思部的贵族好处,却并未想到巴尔思部的族人,想来六殿下也是如此,但布仁更多是心系部族,那些好处不一定能收买了他,等过几天,三殿下和六殿下的幕僚,估计也能把布仁王子了解个清楚了,不过他们给不了巴尔思部太多的。”
  
  “他们只能一时给予钱财粮草,然坐吃山空,终不是长久之计而殿下,可以给予他们长久换来粮草的买卖,合布勒和布仁,只要神思清明,便会晓得,到底什么最有利。”
  
  燕王握住了沈采苡的手。
  
  她的手指纤长,肤色白皙,指腹饱满,指甲盖修剪的很是圆润,也同样十分饱满,透着粉色,着实是可爱。
  
  便只是轻轻握着,都让人觉得心痒。
  
  他便没了心思再说公事,反而把沈采苡的手,慢慢挪到自己身上,眸色如火,声音暗哑:“采苡”
  
  沈采苡白了他一眼。
  
  翌日晨起,燕王与沈采苡用膳完毕,便去见布仁。
  
  旅途劳顿,布仁还未休息过来,便不大愿意出去,反而与燕王在屋中谈话,他们谈的,布仁说了一路上的所见所闻,燕王为着沈采苡的爱好,曾买过不少的游记、地方志等等,虽然不能如同沈采苡一般全都记下,但总归有记得的。
  
  布仁说道的,他也能接上一大部分,倒是让布仁对他更是敬佩,燕王目中闪过如同窗外阳光一样的暖意:“本王王妃最爱看些游记,本王也跟着看了些。”
  
  布仁在进京路上,已经恶补过大靖朝皇族重要人物以及重臣的情报,如今听燕王提起自己王妃,且言语中隐隐有自豪意味,便知道这两人感情定然不错。
  
  而且他也知道,沈家一家子,于学问上,都非常厉害,故而燕王提起沈家,他很有些崇敬:“王妃出自沈家,自然也是才女。”
  
  才女么?燕王眼中含了细碎笑意,她虽然不曾显露,只偶尔被他听到一次,但燕王觉得,她的才学,定然也是极好极好的。
  
  绝对比京城里,那些有名的才女,要强的多。
  
  但对着布仁,燕王还是谦虚几句,布仁却是不信的。
  
  午膳时候,布仁希望出去用饭,看看大靖朝百姓的生活,燕王便带着布仁到了坊市,在外面酒楼用饭。
  
  两人先不吃饭,布仁让燕王带着他,走了好几个街市,从富人聚集地方,一直到穷人爱逛的坊市,等回到燕王定下的酒楼,坐在临窗位置,看着窗外繁华景象,轻轻叹息一声。
  
  百姓富足,才有余钱在外用饭,而他一路走过去,无论是酒楼还是小饭馆,大部分客人都很不少。
  
  布仁,神色便有些黯然。
  
  酒菜上来,燕王也不着急劝他吃,只不紧不慢,自己用着。
  
  布仁回神,也开始用饭,而后,与燕王说道:“不知何时,我草原上,才能有这般景象。”
  
  燕王沉默片刻,与他说道:“温兴海不是与合布勒可汗谈了生意么?”
  
  “一只羊,每年都可剪羊毛,等到一定程度,还可杀掉卖肉”燕王与布仁说起这个,布仁怔然。
  
  他当然知道温兴海在与自己父汗谈生意。
  
  但却不觉得,这有多重要。
  
  直到,他听到燕王说:“本王手里有海船生意,亦可让你参与”
  
  布仁才猛然抬头。
  
  “你且想想,其他,以后在谈。”燕王示意布仁吃饭。
  
  但他放了这么大的一个炸弹,布仁怎么吃的下,食不知味。
  
  回到住处,布仁没再出去,而是等到使团其他人回来。
  
  他只是名义上使团的领头人,实际上,真正与大靖朝进行交往商谈的,是使团其他人。
  
  布仁先没说什么,打算自己想想。
  
  接下来两日,他也不止和燕王一起,还参加了一些其他的宴席。
  
  等过了五六日,布仁请了燕王过来。
  
  布仁崇尚汉学,昨日听礼部官员说,京郊有大靖朝著名的书院,便很感兴趣,想去一观中原书院,是何种模样。
  
  他身上,已经不见了前些时日初初进城时候的难过和无力,反而充满了斗志,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要以自己的力量,来改变巴尔思部、甚至是整个草原的现状。
  
  燕王颔首:“可。”
  
  除了燕王和布仁之外,随行的还有礼部官员、以及翰林院几个庶吉士。
  
  一行人骑马出城,直至博慎书院。
  
  已经有人前来告知过博慎书院山长姚瑀,他便遣人在书院外迎接燕王等人。
  
  布仁下马,与燕王说:“早就听闻姚大儒博学多才,精通四书,所做注疏赢得众人赞叹,没想到,小王竟有此荣幸,能亲见姚大儒。”
  
  燕王对姚瑀亦是尊敬的,领着布仁去见姚瑀。
  
  姚瑀终究是年纪大了,上次因为姚湘君的事情,又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如今精力不济,很快便露出疲态,便只能让博慎书院副山长与其他人带布仁参观书院。
  
  布仁想要与学子一般上课,燕王便着人安排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燕堂春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