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蚀骨危情 > 第156章 伦敦的回忆

第156章 伦敦的回忆

“然后怎么样呢?”慕韶涵如一个好奇宝宝般问罗向宇。
  
  罗向宇瞥了一眼慕韶涵,那闪闪发光的眸子可是清晰地出面了她的想法。真是唯恐天下大乱的女人。罗向宇心里想着。
  
  但还是一边搂着她,一边继续给慕韶涵讲自己在伦敦的旧事。
  
  “当我走出大厅时,真的有被人山人海的阵势给吓着。”
  
  “恩?你还有被吓着的那一天?”慕韶涵捂着嘴偷偷地笑着,她发誓,她绝对不是嘲笑罗向宇,只是讥笑他而已。
  
  罗向宇现在有些不耐烦地说:“你到底要不要听?不听的话我们就去看日出。”他已经被小女人给打断几次了,再打断下去,自己都快忘记讲到哪了。
  
  一心想要知道罗向宇过去的慕韶涵,连连摇着头,并举起右手作发誓状,表示再也不打断他,请他继续表演。
  
  慕韶涵这般做了后,罗向宇才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你知道我是一向是低调的人,不想在国外惹是生非。所以我直接走到珍弗妮面前告诉他,我不爱她。”
  
  “恩,这像是你的作风。果断又冷漠。”慕韶涵得出这个结论,一会儿又觉得不对,她看着罗向宇怀疑地问:“难道你就能够考虑一下人家女孩子花了那么多的心思为你表白的布置的场景吗?而且在人那么多的情况下,你说出这番话,肯定令珍弗妮十分难堪。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啧啧……”
  
  “我那时不在乎那么多,好吗?”罗向宇宠溺地捏着慕韶涵的鼻子回答。
  
  慕韶涵用手挥走罗向宇的手,幸灾乐祸地问:“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在乎了?要不要我去帮你告诉珍弗妮呢?”
  
  罗向宇翻着白眼,慕韶涵恶作剧的癖好居然还没有好,他转过她的身子,认真地看着她霸道又帅气地说:“现在不在乎,以后更加不在乎珍弗妮。你明白了吗?现在,我的心里眼里都是你,好吗?”
  
  如此直白的表白令慕韶涵脸色一红,推让着罗向宇说:“不要动不动就表白,好吗?我脸皮薄,禁不住这样的直白。”
  
  “哈哈……”慕韶涵红扑扑的脸蛋在灯光的映照下更加红润又富有光泽,宛如一颗令人摘取的苹果般。罗向宇喜爱极了这样的慕韶涵,于是趁着慕韶涵不备时,偷偷在她的脸色轻嘬。
  
  罗向宇的动作令慕韶涵一惊,赶紧捂着脸颊,盯着四周来来往往的人,幸得没人看到她。要不然丑大了。
  
  她用手肘捅了捅罗向宇,示意他适可而止。待到罗向宇乖乖地抱着她后,才又问:“我之前看到罗氏的股东,好像也有一个叫珍弗妮的,这是谁呢?”
  
  “就是这个珍弗妮。”
  
  “恩?”慕韶涵更加好奇地问:“罗氏是一家大企业,她怎么有那么多钱入股呢?难道是为了追你?”
  
  慕韶涵被自己惊人的想象吓着,不知怎的,她早已在脑海中为罗向宇勾画出一副被人追的生无可恋的模样。
  
  “傻瓜,你一天到底在想什么?”罗向宇继续捏着慕韶涵的鼻子,看着她的鼻子发红才解气般松开,为她解释着:“珍弗妮出生在一个大家族中。我读书时,她的爷爷生病,担心珍弗妮的财产会被几个叔叔伯伯觊觎。所以找到罗氏,她爷爷就用她应得的遗产买下当时父亲手上10%的股份。作为保障珍弗妮生活的资金。”
  
  “哦,原来是这样。珍弗妮的爷爷真好。”慕韶涵有些羡慕珍弗妮:“但是,珍弗妮居然是一个小富婆,要不然我去抱她大腿去。”
  
  慕韶涵谄媚地笑着,心里懊悔刚刚得罪了她。
  
  “我手上的股份可比她多多了,你怎么不好好抱抱我的大腿呢?”罗向宇不满地问。
  
  “嘿嘿,抱你大腿的人可多了。不缺我一个吧。”
  
  “就你一天理由多。”罗向宇无奈地说。
  
  “罗向宇,既然我们知道了卢卡斯喜欢珍弗妮。要不然,我们帮卢卡斯跟珍妮弗表白吧!”慕韶涵突然两眼放光的跟罗向宇提议。
  
  “韶涵,那是卢卡斯跟珍妮弗之间的事情,我想,让他们自己去解决毕竟好吧。”罗向宇不太赞同。
  
  要是卢卡斯能自己解决的话。这么多年过去了,到现在卢卡斯也不会仅仅还是珍妮弗身边的那个小跟班。
  
  慕韶涵抱着胸脯怀疑的看着罗向宇:“你不会是舍不得珍妮弗这个性感的大美妞吧?有这么一个大美人喜欢的确非常能满足你们大男人的成就感。”
  
  罗向宇超无奈的,他摊开手,只得放弃解释,妥协的道:“好吧,你想怎么帮呢?”
  
  见罗向宇妥协了,慕韶涵两只眼睛闪烁着精光,在心里想这计划。她勾勾手指让罗向宇附耳过来,在他的耳朵边悄悄的这般那般一阵。
  
  罗向宇听过她的计划后,寻思了一下可能性,他别有深意的对慕韶涵说:“涵涵,你好腹黑哦。”
  
  “少废话,一句话你帮还是不帮。”慕韶涵超霸气的斜视着罗向宇。
  
  “老婆都发话了,肯定是听老婆的了。”罗向宇最终点头同意了。
  
  “你少贫,谁是你老婆了?”慕韶涵红着脸骂着他。
  
  罗向宇捏捏她的脸蛋,说:“谁脸红谁就是啊!”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嬉戏打骂着。
  
  这就是宙斯喜欢的类型吗?
  
  远处的珍妮弗目光幽幽的看着他们,一口把手中杯子里的威士忌干掉。一直守候在她身后的卢卡斯既担心又悲伤的看着她。
  
  爱而不得,才是最艰难的。卢卡斯心里明白,或许这就是他晚到珍妮弗面前的惩罚。同样地,卢卡斯将手中的威士忌一干而净。
  
  慕韶涵抽空望了望两人,心里不太确定是否真的要帮忙撮合。对于卢卡斯,她当一回红娘,倒也不错;但对于珍妮弗,罗向宇爱的不是她,是慕韶涵自己,自己去撮合珍妮弗与卢卡斯,会不会显得她太卑鄙?
  
  “看什么?”罗向宇伸手环住慕韶涵的腰,顺着他的视线往前看。
  
  慕韶涵这回没有躲开罗向宇,她喃喃地说:“你说珍妮弗会不会觉得我太卑鄙,撮合她与卢卡斯是为了让她远离你。”
  
  “怎么会?”罗向宇松开慕韶涵的腰,让她的视线停留在他的眼中,才说:“我希望卢卡斯、珍妮弗得到幸福。若是成功,那么对我们都好;若是不成功,命运如此我们也就不能改变。所以,不要多想。做你想做的。”
  
  “恩。”慕韶涵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