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诸天万界从遮天开始 > 第二百一十章 窥探

第二百一十章 窥探


  陈斯对着周漪说道:“我能不能一次性挑战所有人?不然这也太耗我的时间呢。”
  周漪白了陈斯一眼,拿出一堆资料扔到陈斯手中,“你想要一次性解决是不可能的?这几天,你就好好的带在这里吧!”
  陈斯摊开双手,耸了耸肩,悲嚎道:“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呢?”陈斯拿着那一堆的资料飞快的处理里面的事物,并且将里面的东西进行整理,就这样度过了六天,陈斯把那一堆资料都整理完了,而自己也知道了史莱克外院的培训方案。
  陈斯对着周漪说道:“东西我已经帮你写完了,后面的比赛我也不会参加了,等新生考核结束后,我有一些事情要做,所以我要请一段时间的假。”
  周漪看来一下陈斯这小子,准备不给批假的,但是看着陈斯手中递过来的那一大堆资料,周漪捂起脸来,“好吧,你赢了,我说你这个小子为何这么勤快,原来是打着这个主意,我就答应你了,不过你要请多久的假呢?”
  “可能三个月,可能一年。”陈斯也毫不客气的说道,周漪长大了嘴巴,指着陈斯说道:“你居然还想请一年的假,你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跟你说,你最多一个月的假,要是一年,你何必之前进入史莱克学院啊!”
  陈斯对着周漪尴尬的说道:“我的岁数比较大,我怕明年入不了史莱克学院的大门。”周漪拍着自己的脑门,跟死鱼一样的说道:“你这不是把我给坑了吗?你这让我怎么和上面交代啊,我跟你说,一个月之后我必须要看到你的人,不然你就完了的。”
  陈斯讪讪的笑了,拉着旁边偷笑的魅影就往别墅跑,周漪看着逃跑的陈斯就觉得很无奈,她抬头看着星空……不对,太阳无力的说道:“我怎么碰到了这样的学生啊,那个混蛋陈斯,居然要请一年的假,这下我可惨了。”周漪就这个赛区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
  这个时候,吴欢从一颗大树后面走了出来,看着远去的周漪,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说道:“之前那个机会没有拿住你的把柄,这一次,等到了时间,人赃俱获,你等着逐出史莱克学院吧,等你没有史莱克学院的庇护看我怎么整死你这个老太婆。”
  没有了课和比试,陈斯和魅影在家里腻了几个星期,这个时候霍雨浩来到了陈斯家里,陈斯看着急急忙忙的霍雨浩说道:“这一大早的,你这么急干嘛?说有什么事?”
  霍雨浩踹了踹气,说道:“师叔。决赛要开始了,我和王冬、焱妃,对阵大司命。少司命、月神,所以周漪老师喊你过去,让你陪她看看决赛。”
  说起这个陈斯也想看看大司命、少司命和月神三人的融合绝技,于是来到魅影房间,一进来陈斯就沉默了,这个房间里面有着命运的气息,自己对小宿命术还是有一些熟悉的,陈斯看着修行中的魅影,感觉到了她的寿命有些减少,这是她自己的选着,陈斯也没有办法干预。
  不过陈斯有一点可以肯定了,就是小宿命术是可以在这个世界使用的,就是不知道使用起来会是怎么样子,陈斯从魅影的房间里退了出来,外面的霍雨浩虽然有些疑惑陈斯脸色有些不对,但这个事不是他该问的。
  陈斯对着打扫卫生的彩蝶说道:“你好好看着魅影,有什么问题用纪元之书呼唤我。”彩蝶也看着陈斯不对劲的表情问道:“陈斯,我会照顾好魅影的,不过你为什么脸色有些不对?”
  陈斯自然是担心魅影为了追上自己,不断使用小宿命术,让自己的寿命不断的消耗,在永生中,方清雪就有一次死亡就是因为小宿命术把自己的寿命使用完了,而且之前,也也是不断的使用小宿命术提高自己的实力,但是她寿命也是几乎无几了,而今天陈斯也魅影的房间内看来了这种现象,虽然自己支持,但是自己也担心她。
  “没什么,我先去新生考核决赛区。”陈斯将自己心中的杂念去掉,感觉自己的心境提高了一点,跟着霍雨浩,陈斯来到了新生考核决赛区,这个赛区有数万人之多,霍雨浩赶着去进行战术讨论,他们知道自己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大少司命那一组也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
  “师叔,我得赶紧回到赛区,我也不能陪师叔了,周漪老师在哪里。”霍雨浩将周漪的位置指了出来,就冲着离开了陈斯的眼前。
  陈斯来到了周漪的身边坐着,听到后面一几道非常小的声音,“你看见没有,那个一直弃权的队伍中的一个就是他,而你发现了没有,他总是和周漪那个老太婆在一起,你说他们之间会不会?”
  “你别瞎说了,那个人叫陈斯,实力非常强,而周漪是他的老师,他也是他们班的班长,不过他这个班长不怎么称职啊!”
  “那边的家伙,你小声点,你也不怕周漪老师听到了开除你,敢在她的面前骂她老太婆的,你也是有胆子。”
  “那又怎么样,反正老子没有通过考核,她又能拿我怎么办。”
  陈斯和周漪其实都听到了后面的对话,周漪将自己的手狠狠的握成拳头,但这里是新生考核的决赛,自己不能因为这么一点问题影响到了比赛,所以现在只能忍着,周漪决定等比赛结束后,好好教训一顿那个骂自己老太婆的。
  周漪突然感到一股冷风来袭,疑惑的转头看向后面,这把那几个讨论周漪和陈斯关系的几个学员吓坏了,周漪在没有发现目标之后,头转了过来。而那台上的一个很靠后位置上,一个身穿黑袍的人,露出了红色的瞳孔,他伸出不似人类的舌头舔了舔,微微的说道:“就是这个小子吗?看起来不错,很适合成为邪魂师,我会把他收入门下的,不过在那之前,残酷的折磨是必要的,就是不知道那个小子能不能抗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