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独代神棍 > 番外篇:时间线 八

番外篇:时间线 八

    代定国和许娟的孩子被取名为代独蛋。其实是代乾坤亲自为她取的名字。
  
      自她出生起,代乾坤就知道,报应要来了。
  
      因而特意取了个不像女生的名字,以求躲过一劫。
  
      但该来的始终会来,并不会一个名字的特殊而改变劫运。
  
      桂花为了孩子甚至亲自去找拥有那本卦书的人,想要为独蛋寻求一线生机。
  
      她怎么也想不到,卦书竟然在井元易手上。
  
      这个时候的井元易已经大变样了。他不再有温柔而沉稳的眼神,换之以可怖骇人的血红眼。
  
      那是他某次捉鬼时被恶鬼侵袭,差点再也没能睁开眼睛。
  
      他的脸也不复从前了。
  
      有此眉眼,井元易再无胆量与桂花见面。
  
      便以一墙之隔与之对话。只留一个能传声的小孔。
  
      “你找我,问什么?”井元易刻意压低了声音,不想让墙那边的人听出蛛丝马迹。
  
      “我问孙女的未来。”桂花直接开门见山。
  
      “你可知,问卦书问题,必定有其代价?”井元易问道。
  
      “知道。只要代价在我身上,我不在乎。”桂花还是和以前一样,言语中没有任何惧色。
  
      “就算是折寿也没关系么?”
  
      “没关系。你帮我看看吧。”桂花没有片刻犹豫,一心想着问独蛋的未来。
  
      “再确认一遍,你愿意为了一个或许不存在的未来,却必定会折减寿命的事问卦么?”
  
      “不用再确定了。你们做生意的都这么嗦么?”桂花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井元易暗叹一口气:“好,我这就给你看。”
  
      卦书翻了半晌,井元易愣了愣。他没想到,桂花问的人果真是没有未来的。
  
      犹豫片刻,井元易还是说了实话。
  
      “对不起,你询问的人没有未来。换句话说,这个人会被测出无数种卦相,身上也会有无限可能性,她没有既定的未来。”这是井元易这么久以来看到的第一个这么特殊的卦相。
  
      桂花在墙那边沉默了很久,井元易猜她是在思考。
  
      “那我再问一个。”桂花又出口道。
  
      “不行。同时问两个对寿命的损伤很大。”井元易声音大了几分,后来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过于激动了。
  
      “我不管,你再给我看看,神棍派是否后继无人?”桂花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罢休的架势让井元易很为难。
  
      井元易还要劝说她,但一想到桂花就是这样的人啊,一旦她决定的事,没有人可以说得动她。
  
      便只好继续翻阅这本卦书。
  
      “后继有人。”
  
      “真的?”桂花有些欣喜。
  
      “卦书从不骗人。”井元易合上卦书,捏紧了拳头。
  
      “谢谢你了。”桂花说完便要走。
  
      “问卦之后,不得向外人语,否则不仅仅是你,旁人也会遭受反噬。”
  
      “知道了。”
  
      她开心得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寿命会大幅度缩减,这让井元易哀叹了许久。
  
      桂花死后,代乾坤封印了独蛋的鬼眼。
  
      他甚至开始有点怨恨这鬼眼了。
  
      要不是因为这,桂花根本就不会去得这么早,害他一个人苦苦遭受人生凌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