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修仙界生存手札 > 40:啊啊啊写更新忘了时间,我恨!

40:啊啊啊写更新忘了时间,我恨!

    连远比已经油尽灯枯的燕循和燕远望姐弟两个强大许多倍的猎人也难以抵抗失去“流火”给自身所带来的伤害,从暴露身形出现在灯光之下起,一直喋喋不休的猎人也失去了继续出言试图使得燕循首先放弃冷静发起攻击的耐心,实际上权衡一下双方实力差距,倒也真的不怕对方能耍什么把戏,想来自己也随随便便挥手就可以化解掉的。
  
      那么这么一想也就不再纠结了。但是凡事多留个心眼总是好的。猎人眼珠子咕噜转了个圈,便计上心来。
  
      对于“流火”在里世界的重要性,每一个生活在里世界的人绝不可能不知道。
  
      “流火”就等于生命,元婴以上的大能,肉身被销毁只要元婴或者灵魂还在都可以肉身重塑、亦或者找个合适的人夺舍重生,这些放在其他世界都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但在里世界里就不可行。
  
      “流火”直接与一个人的生命相连接,不可分割,失去了“流火”就等于死亡。
  
      但好在,“流火”的失去并不是一个十分迅速的过程,还是有那么一定时间的缓冲期的,而这个缓冲期具体表现在外表上,就是皮肤枯萎、肌肉坍缩……直到生命力完全失去,整个人变得像是暴晒干了的人肉干,在“流火”完全失去的同时,连最后的人肉干的形态也无法保留,整个人便将化为逸散在空气之中的“流火”残余能量。
  
      通常而言,里世界的人们都将“流火”的残余能量当做燃料来使用,因为除此之外它们也真的没多少用处了至少是对人来说。
  
      失去“流火”而引发的连锁反应,,在里世界通常被人们称作“枯萎”,就像一朵花盛开得极为美丽,可是到头来它也终会有枯萎的那一天一样,这世上所有的生命都将如此。
  
      燕循不知道眼前正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的猎人枯萎持续的时间有多久,但她同时也十分清楚,自己并没有多少时间了。
  
      眼前视线持续模糊的时间越来越长,眼皮重若千钧,她仅有的意志力艰难维持着自己不要闭上眼睛,因为如果眼睛闭上了,那可能就再也没有醒来的机会了。
  
      生命只有一次,她还有最后的仇要报,在报仇之前,她还不可以死去。
  
      猎人也不说话,这方天地就更显得静谧了。两个人都在死死地盯着对方,像是小孩子在玩盯着对方谁先笑谁输的游戏,可是生命作为赌注的游戏不是随口说说那么简单。
  
      地上燕循和燕远望身下汇聚的血泊已经有所接触,并毫无阻隔地水乳交融。
  
      失血过多,靠着惊人的意志力以及灵力的协助,燕循得以支撑这么久,但这总是有个限度的。
  
      灵力将尽,一直强撑着的意志也将涣散,早已准备多时准备等猎人接近就自爆金丹拉他陪葬的计划也就会落空了……
  
      意识开始迷糊,燕循首先露出破绽。
  
      虽然枯萎仍在进行之中,但仍有余力的猎人看准机会迅速逼近。
  
      终于……
  
      在猎人近身补上最后一击的前夕,燕循阖上了眼眸,意识彻底沉寂入黑暗之中。
  
      本该要自爆的金丹,也在最后一刻失去了控制的力量,归于沉寂。
  
      最终两个人的身体化为纯粹的“流火”。
  
      ……
  
      “滴答”
  
      这是有什么液体滴落的声音。
  
      燕循幽幽醒来,第一反应便是四处打量搜寻弟弟的身影。可是现实却残酷地告诉她,什么都没有。
  
      她此时身处于一个绝对黑暗的空间,就连她本人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到底算作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灵魂?意识?好像都不太一样。仅仅只是“存在着”而已。
  
      但是她知道自己还是自己,还是名叫“燕循”的这样一个存在,这就足够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但既然并没有像想象的那样完完全全地消失掉,那么事情就一定还有转机。
  
      燕循保持着长久以来照顾弟弟所养成的良好耐心静静等待,也不多花力气去在这个完全漆黑一片的空间里到处探寻。该来的总会来的,自己去花费时间和精力到头来都是无用功,那看起来不是十分讽刺吗?
  
      尽管燕循如此佛系,但事情从来不会像她所想的那样发展。
  
      黑暗有如实质从她的身体缠绕攀附而上,随之而来的则是刺骨的寒冷,比失血之后身体逐渐变冷更让她难以忍受的冰冷。随着黑暗逐渐将她包裹在其中,她渐渐难以呼吸……她以为这一次自己终于要死掉了。燕循本打算接受这一切,毕竟她努力了半天,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到,什么都没有改变,这样的人生根本毫无意义。所以死亡也许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
  
      但是有一颗细小的,却焕发着从未见过的夺目光辉的光点,一点点从远方的黑暗之中挪移过来。
  
      放弃了与粘稠黑暗作斗争,几乎要被黑暗完全吞噬的燕循也不可抑止地被这一颗小小的光点所吸引,因为它看起来那么地纯洁美丽,只是一眼就让人心生爱意。
  
      接下来的事情,燕循后来回忆起来的时候,只能模模糊糊想到那夺目的光辉,至于自己的动作,她认为大概冥冥之中是有什么在指引着她的吧。
  
      燕循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体”突然又有了力气,明明不久之前还被困于有如实质般的黑暗之中动弹不得;总之她的一只手挣脱了黑暗的束缚,果断而毅然决然地伸出手去,一把就将那光点握在掌心。
  
      仿佛握住了希望,也握住了命运。
  
      绚丽夺目的光从指缝之间泻出,黑暗惊呼着争先恐后逃离周围。燕循有些不知所措,但从手心蔓延、传导过来的温暖又是如此真实。
  
      就像母亲的怀抱那般温暖。
  
      然后她十分自然地闭上眼睛。
  
      这一次,闭上眼睛迎来的绝不是死亡了。也不会再有其他的顾虑。
  
      不知道为什么,但燕循就是如此坚信着。
  
      ……
  
      燕循醒了。

Ps:书友们,我是危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