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若尘的星空 > 第二十六章 功成

第二十六章 功成


  再说这钱贵云从若尘身上艰难站起,刚由钱贵琴扶着坐下,便笑道:“姐,该你了!”钱贵琴略有些担忧地道:“看你俩这样,我都不敢了,要不下次吧?“
  “不行,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吗?”
  “可是……”
  姐俩又争执几句后,钱贵琴也被说服。
  须臾间,又是满堂春色。
  转面流花雪,登床抱绮丛。鸳鸯交颈舞,翡翠合欢笼。眉黛羞频聚,唇朱暖更融。
  气清兰蕊馥,肤润玉肌丰。无力慵移腕,多娇爱敛躬。汗光珠点点,发乱绿松松。
  再表这失去一魂一魄的若尘,此时如一个痴傻的人般,只剩下了身体的本能,任由两姐妹胡闹。其体内以前指挥不动的太阳气团也已经十去其七,尚余三成,一成依旧在经脉中蠢蠢欲动,其余两成已经被体内漩涡团团围住。体外的一魂一魄由于引力的消失,也不辨方向,不知该何去何从,只能选择了一块漩涡边缘随之旋转的石头,坐在上边,兴致勃勃地研究着眼前的黑洞。这一研究,又给若尘的体内漩涡带来了新的变化。
  这漩涡初形成时,本是由两部分组成,中心的太阳气团及绕其外围旋转的由几女体内产生的阴阳混合之力。但此时,去慢慢地朝着宇宙黑洞的形态慢慢转变,一条条的阴阳混合之力慢慢由中心分离,开始自行旋转,形成一个个小的漩涡,而无数这样的小漩涡又自行分层,绕着中心的太阳气团旋转,形成了一个大漩涡。并在运转中,根据宇宙黑洞的运转轨迹和规律逐步调整,形态越来越接近黑洞,运行轨迹也慢慢趋于完美。
  而在这慢慢变化的过程中,又一股纯阴之气冲入,‘马牙石’如法炮制,将丹田中的漩涡之力打开一道口子,让至阴之力直冲丹田中的太阳气团,这一冲之后,丹田中的仅余两层的太阳气团又去了一半。而‘马牙石’待体内漩涡稳定后,将这一成太阳气团吸入石块中,并一跃进入漩涡,代替了原先太阳气团的位置。
  就在‘马牙石’进入体内漩涡的一瞬间,漩涡运转速度猛增。吸力猛然增加,方圆几百里的灵气不分种类俱都被吸收过来,沿经脉进入丹田,被小漩涡打散,溶入其中,成为了漩涡增大的养分。
  正在观察黑洞的一魂一魄,亦受到这股强大的引力牵引,犹如瞬移般,瞬间回到体内漩涡中,‘马牙石’见这一魂一魄归来,收回保护这一魂一魄的光,顺便也将剩下的二魂六魄一并纳入漩涡,只保护住其记忆部分,漩涡将其打碎,全部融为一体,形成一个身高百丈的巨大魂魄后,再将其记忆归还,令魂魄归体,与肉体融合。
  这些事情说起来长,现实中也不过是几个瞬间,在若尘魂魄归体的一刹那间,正是钱贵琴身体被窜入其体内的一成阳气冲击的战栗,瘫软之时。由于魂魄归体,若尘的感觉全部归来,在其还未仔细品味这温热,湿润之际,之前一直累加的快感一起爆发,大脑一阵眩晕。
  恍恍兮如醉如痴,乎乎兮欲仙欲死。
  钱贵琴身体抖了几下,唇间不由发出几声婉转的、长长的轻呤,便伏下身子不再动了。
  四人休息一阵,看太阳将西,不得不回转。分别之际,钱贵琴和钱贵云对若尘和钱贵萍一再的叮嘱并恐吓,告诫了无数条的保密内容,在得到两小无数的承诺和保证之后,才各自分别。
  又两日,若尘没有再见过三姐妹,但却盼到了又一次的月圆之夜。白衣女子又如约而至,不待两小张口,便瞪着一双美丽的眼睛问若尘道:“这才一个月的时间,你到底又经历了什么?那么雄厚的太阳之力被什么东西化去了?怎么一丝灵力都剩了?”
  “我也不知道啊。我丹田的灵气团也没有了,在丹田里形成了一股旋风,一直转。”
  “哦?你现在还有灵力?我看看。”
  说完,美丽女子将手搭在了若尘的身上,一股阴寒之力顺着经脉直入若尘的丹田,直到接触到若尘体内的漩涡。刚一接触到外围的小漩涡,便被打散。随着大漩涡的转动,慢慢地将这股阴寒之力吸收到各个小漩涡中。
  发觉到阴寒之气消失的美丽女子脸色大变,急忙收回搭到若尘身上的玉手。沉吟片刻道:“将你这几天所遇到的事情和我说一下,不要有一丝遗漏!”若尘听话地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俱都一一说于美丽女子与宝宝听。
  听完后,美丽女子道:“你说的这钱家三姐妹我倒是留心过。那时还打算如果我们姐妹三年内没有找到至阴之物或天材地宝,那也只能用不得已的办法,其中就有她一个。要说也合该你幸运,这钱家二姑娘是纯阴之体,加上三女都是处子之身,这才将将中和了你身体内的大部分至阳能量。”说到这里,又恨恨地‘哼’了一声道:“如果缺少了这个纯阴之体,而你体内的太阳气团被她们引导运转起来,会将你带入万劫不复的地步,那样,她们就百死莫赎了。现在倒是阴差阳错地解决了你身体的大部分问题,这倒是可饶她们一死。”若尘惊问道:“姐姐,你要打死她们吗?”接着又急忙求情道:“算了吧,姐姐。我不是没事儿吗?”看着若尘这个样子,美丽女子道:“虽然她们是无心的,但他们差点儿害死你!”若尘又赶紧接道:“现在我不是好好的吗,而且现在也感觉不到那么热了。身体又开始自动吸收能量了,这次是什么能量都可以吸收,以前那种火热之力只占很小的一部分。”美丽女子知道若尘怕她去收拾三姐妹,所以才将事实夸大了,眉头微微一皱道:“哼,我今晚就先去保住她们的命。“
  “啊?还是要去找她们啊?“
  “我如果不去,再过几天,她们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