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锦夜繁花 > 第二章 你们让开让我装一波X不行我装X怎么能失败我不信

第二章 你们让开让我装一波X不行我装X怎么能失败我不信


  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眼前一片黑暗。
  我的第一个反映就是WOC他们已经那么丧心病狂了居然把我戳瞎了?不对不疼……我试图抬手,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了。双手双腿全是麻木的,头有点晕,我定了定神,仔细的听声音,才发现他们虽然没有丧病到把我戳瞎但是他们已经丧病到想卖了我要赎金我。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但我其实并不怎么担心,我答应小丫头要求的时候虽然没有料到会出什么事,但也是留下了消息的。他们都是知道我出宫了。当然我说的是出来体察民情,不过可能并没有谁相信罢了。毕竟最近事多的让人抓狂,每天我的日程也紧的可怕,在今天这种向边国示威的好日子,民情也是没什么好视察的,这样仅次于新年的日子,哪里还有什么人民生活常态。他们又不傻,只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即使知道这事了再怎么窝火,还是要昧着良心夸我两句勤政爱民的。想在需要担心的只是申时我是不是能准时回去罢了。
  要是拖到申时三刻,那就遭了。
  到时候不仅仅是外忧,站在我那倒霉弟弟身后的林太妃右相一脉,势必以此为由,说我贪玩享乐,不思进取荒淫无道之类的,一个大帽子扣下来外加林太妃高我母亲那么点位置,废长立嫡。
  虽说他也算不上嫡,但蔺朝后宫有个不成文的潜规则,在皇帝二十五岁祭天立后之前,皇贵妃就可以说是皇后,而且历朝大多数皇贵妃最后也当了皇后,莫名就成了默认规矩了。当然先皇死的早活了二十四,在我幼时母妃无数个夜晚曾咬牙切齿的哭诉说明明父皇当初许了她后位的,但是偏偏就差那么一年,或者可以说是七个月,导致她一直到最后也就是个皇妃,弄的现在她儿子的皇位不稳,她在后宫也掌不了权地位尴尬。
  咳扯远了,现在去情况基本分为两条路,不过基本都不可能闹出太大动静,比如内部先大哥仗什么的,和他们斗了三年基本就形成了一个默认规矩了,就是别闹出外乱来,不过想来这次他们也不敢,右相他儿子也是在边关带着兵的,军衔不高但是所守边关正是北塞与蔺朝接壤之处,说来也怪,右相一大把年纪了女儿刷刷的生了一大茬,儿子就那么一个,想也知道他这儿子有多宝贝了。所以想来他是不会冒险的。
  第一种情况是来人把我弄出去准时赶回去,这事暂时压下,日后我找他们算账。
  第二种情况是他们拖延够了时间我没准时到,这事暂时压下,日后我找他们算账。
  不过我觉得我顺利逃出去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次他们找来的人显然不是什么训练有素的亲信,在明知不可能的情况下还开什么乱七八糟的玩笑,比如如果不给赎金就把我们买青楼什么的,不过也是,
  这种事情很容易被抓到马脚,虽然这样也不见得保险但是还是比派自己人上保险的多。而且这种破事最多只能算上一个小伎俩,到时候候也就最多能发挥他手下一众文臣的优势喷喷口水罢了,虽然麻烦不小但是绝不是能一举扳倒我的东西。
  这样说来这人的举动很反常啊……
  大约半盏茶的时间,麻药的药效渐渐过了,我动了动手,发现他们的绳子绑的非常松而且绳子很脆,依触感像条破麻绳,我用力挣了一下就快把绳子挣断了。这不应该啊。一瞬间,我有点懵。
  他们是想干什么?
  而且那蒙眼睛的布绑的也挺松,我用力甩了甩,居然就掉了下去,划到我的脖颈上,像一条围巾。
  我觉得自己更懵了。
  我X,大哥,你连我都绑了,敢不敢专业一点?!敢不敢?!
  但懵归懵,我第一时间扫视了一圈,发现肖颍正捆的结结实实的脸朝墙侧躺在我身后。
  我当下内心千万只羊驼飞奔而过。
  我去啊,大哥你是不是脑子哪根弦搭错了?你绑错人了有木有?对一没啥劲的小丫头你居然上铁链子……我赶紧冲过去,也懒的想什么前因后果了,小姑娘后背一僵立马装晕,我轻笑轻声说:“乖小声点我马上给你解开。”
  然后当我看清她手腕的情况时挺心疼的,这破链子不知道怎么弄的上面全是尖利的突起,甚至还有一些细铁丝,小丫头看样子没少挣扎,手腕脚腕上蹭蹭的渗血,看样子割的挺深,铁链子都红了一半。她平时偶尔耍个刀枪什么的到底还是闺阁女子,这样的擦伤面积向来是要留疤的。她想来会挺难过。
  “抱歉,这种事情把你牵扯进来了……”
  她脸色苍白,挺虚弱的样子,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气息微弱。
  我心知这血失的有点多。
  当下手上速度加快,这链子虽然是用锁锁上的,但刚好铁链子上缠着坚硬的细铁丝,,我解下一个就捅开了锁眼,这种东西我七岁之前不知道玩过多少,虽然理由并不光彩,但是好歹这技能我还是学会了。
  解下锁链我迅速背起小姑娘,却没敢立马出门,外面情况不明,我哪敢出去啊。
  我向四周看了一圈,发现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民房,看天色这时最多未时三刻刚过,也就是说时间不是很充裕但是也不是火烧眉毛的程度。大概离我们出来过了三刻钟左右的时间,那就是说出去我们在大街上消耗的时间,最多过来两刻钟,而我醒来之后大概过去一盏茶的时间,再加上肖颍的失血量推测出我们到这里大概的时间,剩下的时间,是绝对不够跑多远的,现在大概还是在我们被抓的地方不远。
  但我没法估计大概的位置。不过这片民房不多,在我被抓之后不久应该就会开始排查。但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被缠上了。
  但这又是一个矛盾点,以外面的人的所作所为,显然是一群乌合之众,甚至会傻X到聊什么赎金;但是能给我的暗卫造成麻烦的,显然也不会是这群人。我带出的人虽然不能说是什么顶尖的好手,但也是排得上号的高手,尤其是翎,年仅十八岁就已经跻身顶尖层面,虽然资历尚浅,却……
  等等,资历……经验……
  我似乎明白为什么以隐藏和保护为第一任务的暗卫会被找出来了……因为经验。
  像之前那种情况,如果是老手,根本就不会理会我让他们捉个贼提个东西什么的要求,这种事情之前是发生过的,他们在没有危险的时候就像不存在一样,而这次的人都是初出茅庐的新手,急于出头,所以我说啥应啥甚至最后基本倾巢出动去抓贼了。
  所以说,这次完全是我自己做死。
  如果时间能回溯,或者能让我见到一个时辰前的自己,我一定很很的糊他一耳光。
  一巴掌见血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