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归来的骑士 > 第四十一章 初露峥嵘 二

第四十一章 初露峥嵘 二


  低喝声响,哈里森已经下意识奋力侧身,想要翻滚离开原本的位置。
  然而动作还是慢了两分,卡戎举着军弩,对准他扣下扳机!
  军弩上幽芒疯狂闪烁,激射而出的短小箭矢冰冷肃杀,撕拉一声洞穿空气,瞬间拉近距离,在哈里森爆发斗气前射入其左侧肩胛骨。
  血花刚刚飚现,就被一圈猛然扩散的寒气凝结成半晶体,嗖嗖掉落到地上。
  连离体血液都这般,更妄论哈里森本人。
  寒气覆盖了他半边身体,连眼眉口鼻都凝出白霜,橘红色斗气都被压制得厉害。
  因此他半边身体熊熊翻涌着火焰般的斗气,另一边却奄奄摇曳,看上去颇为奇特。
  “附魔箭矢!兄弟有话好说,先听我解释!”
  突如其来的危机让哈里森酒醒了大半,但脑子里还是有些迟钝,他以为眼前的黑铠甲骑士是风纪监察队的成员,想着自己不就是违规喝酒吗,用得着动用真家伙搞自己吗?
  念头纷杂错乱,但他还是分得清轻重,伸手抓住半截箭尾,用力拔了出来。
  血肉被冻僵,此时拔箭倒是不怎么疼,然而让他感到恐惧的却是调集过来的斗气,不止没有遏制伤势,反而以飞快的速度消耗,就像个无底洞。
  骑士级的强大之处就在于斗气,斗气能赋予骑士更强悍的生命力、爆发力、耐力,从而延伸出可怕的战力。
  哈里森自从成为骑士级之后,就很少有虚弱感,因为只要填进斗气,就能够快速愈合创伤,除非伤势极其严重,需求缺口极大。
  在他看来这根附魔箭矢也仅仅只是渗体寒气驱除起来麻烦,实际上伤口并不严重,怎么出现了这种状况?!
  细查之下,他几乎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股强烈的毒素在不断腐蚀着伤口处的血肉,如果他没有驱使斗气过去,扩散开来就是一场灾难。
  哈里森果断将聚集到伤口处的斗气引爆,血肉溃烂的同时,也强行逼出大部分毒液,当然这样还是损耗了不少斗气,左手也难以使劲了。
  滋滋——
  被毒液腐蚀的地面冒出大量泡沫,空气弥漫着一股刺激性的恶臭。
  虽然哈里森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想不通戒备森严的德尔家城堡怎么会被人混进来,印象中自己应该没有这么厉害的仇人。
  但是他已经意识到危险,于是果断拔出骑士剑。
  “你不是监察队的人,你究竟是谁?!”
  厉声质问眼前藏头露尾的黑骑士只是权宜之计,他想要拖延时间稳定伤势。
  不过想法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先声夺人的卡戎并不打算给哈里森机会,他很清楚自己与对方的实力差距。
  尽管没有雷诺骑士那般恐怖,但是此时燃烧斗气的哈里森,还是给他带来强烈的压迫感。
  如果不继续削弱对方,自己依旧难以抗衡。
  军弩拉栓被拽动,清脆咔擦声在库房中回荡,军弩内部零件协同启动,爆发出强大的助推力量将第二支附魔箭矢送出。
  还来这招,以为你大爷还会在同一个坑跌倒吗?!
  虽然状态有些不好,但是在有准备的情况下,哈里森不认为自己躲不过、挡不住区区这次攻击。
  因为他已经洞悉对方的动作和瞄准的方向,推算出攻击轨迹不过是等闲之事。
  “喝!!!”
  低吼从哈里森喉间释放,宽刃泛灰的骑士剑轰然卷起橘红烈焰,带着火属性的狂躁暴虐斩向激射而来的箭矢。
  然而剑锋即将斩中附魔箭矢的时候,后者表面的幻影符文绽放微光,下一刻猛然分化为五枝,留在原本位置的幻影承载哈里森的蓄势一击。
  一拳头打在棉花上,哈里森已经难受至极,而更难受的是此时已经无法回防格挡,只能眼睁睁看着几支箭矢射向自己的躯体。
  其中两根还是冲着要害去的,他不知道真假,但是不敢去赌,只能将斗气往那两处位置聚集。
  噗!
  高速螺旋的箭矢撕开薄弱的护体斗气,贯穿哈里森的右肩,曼陀蛇香渗入血肉,以极快的速度侵袭。
  曼陀蛇香不是剧毒,但是却能够抑制包括斗气在内的能量活性,再配合其他负面效果,可以让中招者短时间内陷入虚弱。
  虽然没被命中要害,但是哈里森完全没有庆幸之感,因为弩弦再次如同惊雷炸响,没有给他一丝喘息的时间。
  他已经后跃悬空,然而大腿还是很快传来一股剧痛,大量发黑的血液从伤口喷出来。
  急剧恶化的身体状态,一直保持沉默的敌人,让半跪在地的哈里森第一次痛恨自己酗酒的恶习,同时悔恨安逸心态。
  如果有一套铠甲,对方想依靠这几支附魔箭矢将他重创,根本就是做梦!
  但是现实没有如果,对方果断就是三连击,硬生生削掉他七成战斗力,接下来他就是玩命也不可能打赢对方。
  卡戎并不知道哈里森的悲观,他保持着自己的节奏,扔开霍兹军弩,拔出鞘中的骑士剑。
  他握着剑,压低身体重心,作出冲刺的预备动作,库房内的气氛顿时肃杀紧绷到极致。
  咔擦!!!
  随着积蓄力道的爆发,地板轰然碎裂,十数道裂缝蔓延的时候,卡戎整个人已经犹如离弦之箭,径直冲向哈里森。
  二十余米的跨度一闪即逝,双方的距离仅剩一臂之遥。
  锐利的剑锋切开空气,扬起冷冽寒光,随即全力斩落!
  半跪在地的哈里森也顾不得压制伤势,奋力举剑格挡。
  两件兵器碰撞的瞬间,迸裂的火花甫一出现,就被荡开的气劲卷走熄灭。
  橘红火焰腾绕的骑士剑颤抖着,确切地说是哈里森的手在抖。
  兵器传过来的力量并不强,他之所以会如此失态,完全是被气的!
  “区区一个侍从骑士——”他不由咬牙切齿。
  斗气散发的火光映照在哈里森那张羞愤得扭曲的脸庞上,他万万没想到把自己搞得如此凄惨的袭击者,竟然只是个侍从骑士。
  尽管有很多因素,但是在单对单的情况下,一个正式骑士被侍从骑士打到跪在地上,本身就是天大的笑话。
  强烈的屈辱感让哈里森眼睛赤红,他身上摇曳衰弱的斗气突然汹涌而起。
  扑面而来的重压,以及骑士剑传递过来的可怕力量,直接就将卡戎震得蹬蹬后退。
  “不管你是谁,老子都要碾碎你!”
  透过面甲缝隙看到哈里森缓慢而坚定地站起来,卡戎内心由衷感到敬畏。
  普通侍从骑士被附魔箭矢钉穿,基本就去了半条命,哈里森被三发箭矢命中,承受两种毒药肆虐,竟然还有如此威势!
  只能说,不愧是正式骑士吗....
  卡戎深吸一口气,抬起双手握着的骑士剑,对准前方的哈里森。
  最关键的时刻来了,要么将对方攀升的气势拍下去,从容迈过关卡,要么宣告谋划失败,今后夹着尾巴做人,说不定等一下还会被打个半死。
  繁杂紧张的心神渐渐沉淀,卡戎的眼眸也变得越来越冰冷,体内那股规模已经不小的游离生命力湍急流动。
  充实澎湃的力量注入腿部,注入双臂,无色透明的微弱火焰在骑士剑上延伸,直至抵达剑尖!
  平静与愤怒两种截然不同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双方同时动了!
  以凶悍的对冲为信号,宣告激烈争斗正式开始。
  不断挥斩刺削的骑士剑碰撞到一起,每次都是实打实的硬拼,几乎没有预热就进入白热化,强烈的气劲震荡不休,犹如金石交击的攻伐之音亦是不绝如缕!
  “杂碎!再用宝具啊!”
  “竟然敢如此羞辱我,无论你是谁,老子都要将你碾碎!”
  “.....”
  哈里森状若疯魔,剑招大开大阖,狂暴到极点,于是很快就将卡戎全面压制。
  但是后者早就有与骑士级对抗的经验,落入下风也没有烦躁,白犀剑术依旧沉稳如初,甚至更加圆润从容。
  偶尔哈里森的骑士剑也能成功斩中,但是都被卡戎用铠甲最坚实的部分挡住,恐怖的暗劲被他不断卸去,通过铁靴传入地底,因此本身受伤并不严重,就是给战斗区域留下大量皲裂凹坑。
  在他磐石般的防守下,哈里森狂风骤雨的攻势终于出现衰弱的苗头,并在短短十几息的时间内直线跌落。
  摇曳黯淡的斗气火焰,发紫发黑的脸色,无不预示着哈里森压制不住体内的毒性,而且如此强度的战斗,也已经让他失血过多。
  卡戎抓住机会,果断转守为攻。
  在哈里森一条腿半残的基础上,他在敏捷方面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而且现在不用过多顾忌防御。
  通过一连串迅猛的折闪腾挪,他就给对方留下大量新的伤口。
  尽管没有附魔箭矢带来的效果那么恐怖,但是雪上加霜的效果却是显而易见的。
  “卑劣的家伙——”
  哈里森浑身染血,再无半分凶猛姿态,连正面攻来的剑招都渐渐接不住。
  直至手中的骑士剑脱手而出,整个人也被卡戎踹得腾空而起,砸烂了两张长桌。
  哈里森嘴里不停溢出大股鲜血,但他还是以最快速度强行撑着自己坐起来,随手抓住一块散落在旁的马蹄铁,眼底更是浮现一丝丝疯狂之色。
  以现在的处境,如果再不动用那一招,真的很可能憋屈死在这里。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手时,黑铠甲骑士却是不再靠近,停留在几步之外。
  “先别急着燃烧斗气,我们也许可以谈谈。”
  略微冷冽的声音有些熟悉,似乎最近就有听过。
  哈里森脑海中突然浮现一副年轻面孔,瞳孔下意识紧缩,“不可能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