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天启书 > 第六十一章 劳动营的真相

第六十一章 劳动营的真相


  我是大唐皇家新闻部部长——李广播!
  这是大唐皇家新闻发布会,我凭什么不能来?
  大家一个级别的,你宣传部为什么管我新闻部?
  哦,有这个《宣传法》啊,我还以为是谣言。
  然而……
  然而……
  然而我不管。
  你闪开!
  我就要说!
  因为,我们才是大唐的真正脊梁!
  新闻部唾弃宣传部!
  真正的爱唐,不是遮掩真相,而是说出真相。
  而你,唐才高,说着爱唐的话,干着反唐的事,所谓扛着红龙旗反红龙旗!
  只有我们,说着反唐的话,干着爱唐的事,是踩着红龙旗挺红龙旗。
  -
  -
  各位在场的朝廷重臣,各位在场的爱唐分子,各位在场的记者兄弟,各位在场的海外盟国,各位不在场但守候在收音机、电视机前的兄弟姐妹们,大家晚上好!
  我是大唐皇家新闻部部长——李广播。
  我们新闻部的口号是:真相!
  真相!真相!还是真相!真相是皇家新闻部的心,是它的血,是它的肉,是它的骨,是它的根,是它的脊梁,是它的信仰,是它的道成肉身!
  真相!真相!真相!
  新闻部手握真相!
  宣传部手握谬误!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唐才高亲口当众说过:宣传就是把谎言重复一千遍!
  但我是怎么说的?我说,新闻就是把真相重复一千遍!
  这就是我们两个部本质的、绝对的区别!
  作为一个真相主义者,作为一个真正的爱唐分子,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作为人民的代表,作为真相的代表,我必须说出下面的事实!
  -
  -
  这些年,自由教、商业教、封建教、无后教,还有大民、大明、大清都说:“大唐的劳动营遍布天下,饿殍遍地,简直是人间悲剧。”
  事实真相是什么?
  调查是通往真相的唯一标准。
  为此,作为新闻部部长,我带着几十个广播帮、电视帮追随宰相大人去了劳动营。
  昨天,大唐鸿思九年十二月一日,我们一行数百人到了京畿示范劳动营。
  大雪中,一百万劳动犯站在劳动营里,仿佛一百万雪人,吓了我们一跳。
  远远地,我们听到他们唱歌:
  -
  -
  蓝蓝的天空
  白色的云
  轻轻的风
  宽敞的街上
  挂满五彩花灯
  我们的大唐五谷丰登
  我们的皇军战无不胜
  我们激情澎湃
  我们无所不能
  因为有我们的劳动
  我们的牺牲!
  这就是我们的大唐梦
  大唐就是我们的家
  皇帝就是我们的爹
  劳动就是我们的一生!
  我们最幸福
  我们最知足
  世人无所羡慕!
  -
  -
  我们听着这搞笑的歌,心里说:“妈的,这不是演戏吗?傻子都看出了。”
  这时,一百万雪人突然活了起来,他们每个人都举着奇怪的东西,比如:皮鞋、润滑油、饼干、电扇、瓷砖、大理石、方便面、猪头肉、啤酒、香水……
  只见雪哗哗地下落。
  此时,劳动营营长带着几千营员站出来,他如是说:
  -
  -
  劳动营是存在的,但是,它是必然的、正义的、人道的、伟大的、进步的!
  人民生活分为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但精神生活依存于物质生活,也就是,物质生活是根本。
  物质生活依靠的是物质。
  物质的来源与唯一来源是:人民,通过生产方式,作用于生产资料——这就是劳动。
  劳动是物质的唯一来源。
  有人说,物质来源于交换。这就是商业主义,商业邪教就是商业主义。
  有人说,物质来源于自由。这就是自由主义,自由邪教就是自由主义。
  有人说,物质原来于远古封建。这就是封建主义,封建邪教就是封建主义。
  有人说,只有物质没有精神,这就是原教旨唯物主义,也就是无后教。无后邪教就是无后主义。
  有人说,物质来源于精神。这就是唯心主义,以新神教、新佛教、新道教为首的准邪教就是唯心主义。
  有人说,物质来源于宇宙大爆炸,终结于宇宙大热寂。这就是科学主义,以中原大学天文物理系为代表,他们是披着真理外衣的谬误分子!
  他们都是错的。
  因为我唐正确地指出:精神来源于物质,物质来源于劳动。
  四百亿年前,劳动创造了宇宙,创造了星云、银河、太阳、地球,创造了高山流水、沙漠草原!
  两百亿年前,劳动在混沌之海中创造了第一个草履虫,劳动让第一个单细胞的草履虫变成第一个多细胞的水螅,紧接着,劳动创造了多姿多彩的植物、动物、微生物!你眼睛看到的飞禽走兽,你从显微镜看到的细菌,你从电子显微镜看到的病毒,全是劳动创造的!
  一百二十亿年前,泰山上的原始唐猿颤颤巍巍地伸出双手,它拿出一个棍子,撅着屁股,开始劳动——就在那天,“啪”地一声,它成了他,猿成了人!至此,地球上的一切历史景观、人为景观都经由劳动而产生!
  在未来,劳动还会创造宇宙飞船,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宇宙的每一个星球都会留下我唐的伟大字迹——“大唐到此一游”!然后我们把每一个恒星都改造成戴森球!
  劳动创造世界!
  这是铁的真理,不言自明的真理,自古以来的神圣真理。
  劳动就是一切,如果你不劳动,成天想着自由、商业、封建、无后、神仙、科学、爱情……这就反宇宙、反真理、反物质、反精神、反人类!
  因此,劳动营的建立是劳动发展的必然结果,因为它更集中、更统一、效率更高。
  这是铁的逻辑,不言自明的逻辑,自古以来的神圣逻辑。
  不是每个人都要进劳动营,只有那些不想劳动的人才进劳动营!
  那些只写小说不劳动的人,那些只看小说不劳动的人,那些只踢足球不劳动的人,那些只做买卖不劳动的人,那些只会剥削的人,那些只会瞎想的人,那些只会吟诗奏乐的人,那些出卖肉体的人,那些低级趣味的人,那些喝酒抽烟的人,那些只会搞小发明的人,那些成天反对相对论、量子论、混沌论的人,那些对朝廷指指点点的人,那些讨论神是面条还是茄子的人……全进劳动营!
  朝廷是仁慈的。朝廷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放弃一个坏人。我们惩处劳动犯,如果只是为了惩罚,那就是我们的懒惰!关键是教育,关键是未来,关键是挽救。朝廷对待劳动犯,不应该是饿狼对付绵羊,不应该像秋风扫落叶,而是应该像春风一样温暖,像老师对待学生、父母对待子女、医生对待病人那样,耐心地帮助劳动犯改恶从善。
  主要是教育,次要是劳动。他们的劳动时间和强度低于大唐平均水平,在安排劳动时必须照顾劳动犯的性别、年龄、体力、水平等情况,建立安全制度,坚持文明生产,严防工伤事故,按标准发给保护用品和保健食物,生产所得收益除发给劳动犯一定报酬外,主要用于改善劳动犯的生活和学习条件……
  每一个刚出生的劳动犯都享受连非劳动犯都享受不到的医疗、营养,每一个学前劳动犯都享受连非劳动犯都享受不到的学前教育,每一个学龄劳动犯都享受着连非劳动犯都享受不到的九年义务教育,每一个青年劳动犯都可以到劳动大学上大学,每一个适龄男劳动犯都可以娶十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每一个适龄女劳动犯都可以嫁十个貌比潘安的夫君,每一个劳动犯夫妻都可以把孩子寄存在社会化抚养幼儿园,就算他们死了,他们也可以含笑九泉在庄严肃穆的劳动烈士园!纵做鬼,也含笑,就像一朵茉莉花,她在丛中笑!
  -
  -
  营长结结巴巴地念了一个小时。
  这一个小时过去后,一百万人重新变成一百万雪人——举着皮鞋、润滑油、饼干、电扇、瓷砖、大理石、方便面、猪头肉、啤酒、香水……的雪人——但是,有一个人例外。
  她是一个小女孩,这是多么可爱的小女孩啊,穿着红色皮鞋的小脚,穿着红色秋裤的小腿,穿着红色裙子的身体,戴着红色手套的小手,戴着红色帽子的脑袋……
  她不停地旋转着,在一百万人中央。
  那是白色雪原的一点红,氤氲着,仿佛美人的痣,让我想起传说中的禁歌——《辽东之爱》。
  她停止了。
  她一边走,一边掏出了怀里红色的红领巾。
  那是白色雪原中的一丝红,氤氲着,渲染着,仿佛美人的嘴唇,让我想起传说中的禁歌——《永恒之爱》。
  小女孩停下,给宰相戴上了红领巾。
  宰相说:“小朋友,你多大了?来劳动营多久了?喜欢劳动营的幸福生活吗?”
  小女孩的善睐明眸看着宰相,说:“你见到的都是假的。想知道事实的真相吗?跟我来。”
  营长上前,大骂小女孩:“小红旗,我让你转圈,吸引注意力,不是让你揭露真相!看我回去扒了你的皮!”
  宰相瞪着营长。
  宰相跟着小红旗,走向真正的劳动营——而不是“京畿示范劳动营”。
  小红旗走在白色的雪原,她坚定地走着,仿佛女神在世,留下了创世之印。
  那是白色雪原中的一抹红,氤氲着,渲染着,混沌着,仿佛美人的衣裳,让我想起传说中的禁歌——《禁忌之爱》。
  -
  -
  我们跟随宰相到了真正的劳动营!
  恐怖!
  恐怖如斯!
  只见农田已经荒芜,荒芜的农田有着巨大的烟囱,烟囱不冒烟,下面是饿殍遍地!
  宰相的眼睛湿润了。
  小红旗对宰相说:“劳动营的主旨是:劳动使人幸福,思考使人灭绝。然而,它没有劳动,没有幸福,也没有思考,倒是有灭绝。朝廷不能解决问题,但他们能解决发现问题的人。这些是盲流、征北军、诸教、前朝余孽、无地农民、各种口袋罪的受害者、甚至是无罪之人而仅仅因为劳动营缺人了。你看,我们中有吃奶的婴儿、懵懂的小孩、怀春的少女。他们是哪来的?有什么罪?”
  宰相的眼泪流下来。
  营长说:“大人不要受小妖女的蒙蔽啊!”
  宰相抬头,他看见,农田已经荒芜,荒芜的农田有着巨大的烟囱,烟囱不冒烟,下面是饿殍遍地!
  几百记者、主持窃窃私语。
  宰相看看人们,望望远方,对人们说:“我感到无奈,真正的无奈,一种创造人类历史的无奈。劳动营是必然的、正义的、人道的、伟大的、进步的!这是艰巨而伟大的任务,你必须明白,对人性的改造,比对世界的改造,难度大多了……”
  人们瞪大了眼睛。
  每个人都明白,大唐最后一个底线沦陷了。
  从此,等待大唐的只有滔天的洪水!
  宰相说完,营长大笑着,把小红旗抓走了。
  一小时后,我们默默地离开了劳动营。
  所有人都看见。可怜的小红旗依然穿着触目惊心的红色衣裳,但是,她幼小的尸体淹没在无尽的灰色尸体当中!
  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我能感受到她眼睛的绝望!
  漫天的雪花不能掩盖她的怨气,或许,只有劳动营唯一冒烟的焚尸炉烟囱才能湮灭她的绝望吧!
  我唐悲惨至此!
  现在,我拒绝承认我唐是我唐!
  是你唐!
  你们全家都是你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