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妃常有喜 > 第七十八章 发现身份

第七十八章 发现身份

承受是承受的起,就是有一点难以忍受罢了,喜欢女子的双手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要是没有反应那还是不是男人了?常有喜一时手误,不小心擦到了凤之移上身的某个点引得凤之移闷哼一声。
  
  “哼~别急。”凤之移眼神朦胧中带着嗔怪的看着常有喜,好像在责怪常有喜太着急了似的。
  
  “pia!”常有喜把毛巾往凤之移身上重重一甩,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虽然被毛巾挡住了看不见,但不用想,这个地方肯定是一片红。“能不能要点脸?我帮你擦身你就这么报答我的?”
  
  单手叉腰,常有喜抬起眼,咬着牙,愤恨的瞪着他。
  
  “好好好,我错了。”凤之移一看惹过火了,连连对常有喜讨饶,“那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凤之移眼神在常有喜身上游走,“报答”什么不言而喻。
  
  常有喜被凤之移调戏我的满脸通红,“你这个人……”憋了好久,憋得眼眶和脸一样红了,常有喜都没有找出来对凤之移合适的形容词,又急又气之下,常有喜跺了跺脚,丢下一句,“你自己擦吧。”就飞快的跑走了。
  
  “大朗哥,我那个同伴受伤了,不好洗漱,您能不能去帮帮他?”虽说常有喜说的决然,但是到底还是心软的,跑去找她觉得靠谱些的廖大朗帮凤之移擦身。
  
  廖大朗哪里会拒绝常有喜提出的这点小要求,常有喜不像是县城里的那些大小姐,娇气又什么都不会做,还要挑三拣四的,还颐指气使的对别人。
  
  常有喜同他们不一样,常有喜一点都没有嫌弃他们家简陋,也使唤他们做事,请他们帮忙都是客客气气的。廖大朗对这样的常有喜很有好感。
  
  “哦,好。”廖大朗点点头,进了凤之移所在的房间。
  
  远远的,常有喜好像还听见了凤之移的叫声,“嗷!你轻点儿,谋杀啊!”鬼哭狼嚎的,常有喜想不听见都难。
  
  “你又怎么了?”忍无可忍之下,常有喜又冲回凤之移所在的房间,看凤之移被廖大朗压在身下,要不是常有喜知道他们是在做什么的话,绝对会想歪的。
  
  “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了。”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常有喜还是像整凤之移一下,谁让他嚎的这么大声的,还好廖大娘是独居,不然的话,指定要把令居招来。
  
  这是什么话,凤之移脸一下子就青了,“回来!打扰什么了?”不用想,常有喜这个稀奇古怪的小脑袋瓜里一定脑补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常有喜!我命令你回来!”
  
  “你命令我就要听啊?身份高了不起啊?”常有喜气鼓鼓的从门外跑进来,怒瞪凤之移。
  
  凤之移一下子就萎了,无精打采得趴在床上,“谁让你说那种莫名其妙的话的嘛。”瘪瘪嘴,凤之移还觉得自己委屈呢。
  
  “我说的是!我不打扰你擦身了,你想到哪里去了?自己思想不纯洁,怪我咯?”常有喜冷哼一声,就是不承认凤之移说的,她刚才说的话是有歧义没有错,但是她死不承认凤之移总不能把她的脑袋剖开,看看里面写了什么吧?
  
  “说吧,叫的这么惨烈是做什么?”不想跟凤之移说写去,不然又要吵起来,这又不是在上京,这样影响不好。
  
  说起这个凤之移就觉得委屈,他不是不知恩的人,廖大朗来帮他擦拭身体他很感谢,但是他的手劲儿也太大了吧?他还是伤者呢,又不是待洗的衣服,能这么搓吗?凤之移觉得自己的皮都被搓下来一层。
  
  听了凤之移的解释,再看廖大朗满脸通红,眼睛里透着不好意思的样子,常有喜无奈的扶额,“人家帮你擦是好意,大朗哥又不是专门伺候人的,当然比不上你府里那些丫头伺候的好了,这是在外边儿你不要挑三拣四好不好?大不了回去让有钏姐姐帮你擦擦,美人在怀,总能补偿你了吧?”
  
  一点儿眼力见儿都没有,人家正主还在旁边呢,凤之移就这么直来直去的说,亏得廖大朗好脾气,若是常有喜,她若是被这么说,指定会当场走人。
  
  “大朗哥,你先出去吧,别理他,他就是少爷脾气,屁事多。”常有喜说着对凤之移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她发现啊自从认识凤之移以后,她翻白眼的次数都多了。
  
  廖大朗看看常有喜,又看看凤之移,好像确定了凤之移没有办法对常有喜怎么样,这才放心的点点头,出去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谁少爷脾气了?”凤之移不满意的对常有喜鼓着脸,他觉得常有喜这样的话,让大爷他没有脸面了。
  
  “你不是少爷脾气,你是皇子脾气,就是你老爹惯得,哼。”常有喜冷哼,皇上明明,看起来挺英明的,偏就偏爱这个皇子,真是……不知道怎么说。
  
  他不会像唐太宗李世民那样吧?虽说是千古明君,但是选继承人的眼光不行,皇子都挺优秀的,偏偏,选了一个软包做皇继承人……常有喜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很大。
  
  被常有喜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凤之移啐了一声,“放屁。老子是皇子脾气,那你是什么?右相最宠爱的女儿,你比我差多少?”凤之移冷哼一声,不理会常有喜了。
  
  他们都不知道,廖大朗一直站在门外,他本来是想如果凤之移对常有喜怎么样的话,就冲进去救她,没有想到却听见了这样一个消息,皇子……相府小姐……天啊,他一个小老百姓,哪里见过这样大的人物。
  
  他生平见过最大的人物,就是知府大人了,没想到他娘在外救助两人,就是这样了不起的人物,廖大朗一时接受不了,猛地往后退了一步,差点从阶梯上摔下去,发出声音惊扰到了里面的两人。
  
  “谁!”凤之移和常有喜听见了外面的声音,顿时脸色一变,对视一眼,常有喜去门口把门打开,看清楚门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