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朝阳警事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毒贩 一

第二百四十六章 毒贩 一

    “江哥,怎么了?”
  
      “没什么,你看着东西,我先去解个手。”江立从包里翻出一把手纸,跟仍在帮着做几个老人思想工作的村干部打了个招呼,飞快地跑向院子外找厕所。
  
      韩朝阳没在意,老老实实呆在原地,放止看热闹的小孩碰倒支着数码相机的三脚架,防止小朋友们瞎动电脑。
  
      没想到江立这一去就是十几分钟,真怀疑他是不是掉茅坑里去了。
  
      更没想到的是,回来之后他居然不继续做剩下几个老人的思想工作了,一边跟村民们说说笑笑,一边麻利地收拾器材,收拾好跟村干部道别,背着扛着器材打道回府。
  
      早上看过花名册,还有二十一个人没办二代身份证呢!
  
      他这个社区民警平时不怎么下“社区”的,来一趟真不容易,怎么工作没干完就走,韩朝阳越想越纳闷,后面跟着一大帮看热闹的小孩又不好问,只能跟着他走。
  
      下坡容易,上坡真累。
  
      跑到半山腰,回到警车边,韩朝阳累的气喘吁吁。
  
      小孩们一直跟到马路边,江立什么都没说,打开后备箱把器材放好,旋即拉开车门示意韩朝阳上车。
  
      说走就走,当车拐过一道山梁,已经看不见一直追到马路上的那些小孩时,韩朝阳再也忍不住了,好奇地问:“江哥,身份证不办了?我们这是去哪儿?”
  
      “刚才看见一个人,不办了,再办容易打草惊蛇。”
  
      “什么人?”
  
      “毒贩,”江立舔舔嘴唇,淡淡地说:“姓封,叫封长冬,家住李家窑三组,因为涉嫌贩毒被通缉,没想到他居然有胆回来。”
  
      “为什么不去抓,我们两个人,对付一个逃犯应该没问题。”
  
      你的事迹我上网搜过,曾抓获一个涉嫌杀害两人潜逃十年之久的杀人犯,但你小子抓的那个杀人犯跟刚才看见的逃犯不一样。
  
      江立深吸口气,扶着方向盘解释道:“封长冬很危险,极可能有枪。他老子因为贩毒被枪毙了,他哥因为贩毒也被枪毙了,他弟弟同样参与贩毒,只是因为落网时未成年没判死刑,现在还在监狱服刑,可以说他就是一个亡命之徒,我们都没带枪,怎么抓?而且他是本地人,往山里一钻我们去哪儿找?”
  
      “家族式贩毒!”韩朝阳大吃一惊。
  
      “我们这儿是全国毒品问题重灾区,有历史原因,历史上我们这儿就是鸦-片种植的主要地区,烟土交易十分频繁,可以说是当时地方财政的主要来源。在一些偏僻的山村,种植、吸食毒品相沿成习,毒品违法犯罪始终没有根除,甚至有些人认为种植、贩卖毒品是祖上传下来维持生计的本事,尽管我们对毒品犯罪始终保持高压态势,但还有人铤而走险,零星种植罂-粟甚至贩卖新型毒品。
  
      也有地缘原因,我们省是亚欧大陆桥必经省份,新兰市是承东启西、东联西进,东西双向开放的交通枢纽和贸易集散地。这个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环境,让犯罪分子有机可乘。从南云及‘金三角’经亚欧大陆桥、印度经青藏、以及‘金新月’流入你们东部省份的毒品都会经过我们这儿。”
  
      “金三角我知道,金新月是哪儿?”
  
      “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三个国家交界的地区,形状像弯弯的月亮。现在‘金新月’已经取代‘金三角’成了世界最大的鸦-片类毒品产地。”
  
      江立探头看了一眼后视镜,接着道:“再就是利益诱惑,我们这儿自然条件恶劣,种地不赚钱甚至赔钱,又没什么企业,毒品的高额利润让一些没什么文化、法制观念淡薄的人铤而走险。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以前流传一个顺口溜,下南云上前线(东部),一来一去几十万,杀了脑袋也情愿。甚至出现‘杀了老子儿子干,杀了丈夫妻子干’的家族性贩毒现象。”
  
      一直以为南云毒贩多,毒品问题严重,没想到这里也是毒品问题重灾区!
  
      想到刚才极可能跟穷凶极恶的毒贩擦肩而过,韩朝阳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向何所汇报,何所让我们撤,他正在上报县局,估计刑警队和禁毒队很快会来,白天不会动手,应该是晚上,到时候我们肯定要参加抓捕。”
  
      白天过来容易暴露,而且白天村里老人多小孩多,如果毒贩手里有枪搞不好会挟持人质,甚至会误伤群众。
  
      晚上过来最好,说不定他就躲在家里,就算不在自己家,也会在同村的亲戚朋友家。
  
      一来就有机会参与这样的大行动,韩朝阳真有那么点兴奋,想想又问道:“江哥,他看见了我们,会不会做贼心虚,会不会潜逃?”
  
      “放心吧,他既然敢回来,既然被我们看见了,肯定跑不掉。”江立回头看了一眼,不禁笑道:“朝阳,你小子真是福星,昨天来我们所里,昨天我们新营就下雨了。今天跟我一起来李家窑,封长冬那混蛋就露头了。如果有可能,真希望你多来,一来就给我们带来好运气。”
  
      “江哥,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他要是跑了怎么办?”
  
      “我们这儿的交通你也看见了,总共就这几条路。他是A级通缉犯,局里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这会儿肯定让周边几个派出所、交警队上路设卡盘查了。几条路一封锁,他能跑哪儿去?”
  
      “他如果不走大路,专走小路呢?”
  
      “翻山越岭?”
  
      “嗯。”
  
      “望山跑死马,想跑出去哪有你说得这么容易,而且有些山那么陡,连路都没有,想翻也翻不过去。”
  
      “跑不掉就好。”
  
      遇到一个毒贩如此兴奋,就算不看警衔也知道他刚参加工作不久。江立强忍着笑问:“朝阳,你以前有没有见过毒贩?”
  
      “见过。”
  
      “真见过?”江立将信将疑。
  
      “不骗你,真见过,”提起这件事韩朝阳就很庆幸,也不怕丢人,一脸不好意思地笑道:“有一天晚上跟我师兄去我们警务室对面的医院巡逻,我们分局禁毒大队副大队长和几个缉毒警押着一个体内藏毒的嫌犯去医院检查,做了个X光,发现肚子里有好多毒品,就找个病房让嫌疑人在医院排毒。
  
      我们一片好心,帮他们找医生,帮他们维持秩序。结果焦大,也就是我们分局禁毒队副大队长,居然让我和我师兄帮他们淘洗嫌疑人拉出来的毒品。幸亏接到一个电话,要回警务室,不然真要帮他们淘大便。我师兄运气不好,没人给他打电话,没能跑掉。”
  
      太搞笑了,他们分局禁毒队的副大队长也太坑了,这不是故意恶心人么。
  
      江立忍不住笑了,笑完之后突然道:“朝阳,你有没有想过,这是禁毒队领导对你的一种考验?”
  
      “考验我,怎么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禁毒队一样需要新鲜血液,特别需要像你这样刚参加工作满腔热血的年轻人。”
  
      “不可能,我不是警校毕业的,也没当过兵,学得又是音乐。武的不行,文的也不行,除了干片儿警干不了别的。”
  
      “当片儿警挺好,虽然没什么机会立功受奖,但至少没刑侦和缉毒那么危险。”
  
      “这倒是,我们所办案队有个工作狂,跟我一起参加工作的,就想当刑警。说起来巧了,他前段时间被抽调到专案组,好像也是执行禁毒任务,为了掩护其他人去抓吸毒人员,主动去对付大狼狗,结果被大狼狗咬伤手腕,咬得很深,都咬到骨头了,到现在都没痊愈。”
  
      …………
  
      PS:《朝阳警事》在第二届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中获奖了,明后天要去上海领奖,这几天家里事又比较多,更新时间不太正常,不过更新量基本有保证,每天都能更上两章(不更或少更不仅各位书友急,会寄刀片。老婆一样急,因为不码字没钱过年)。
  
      凌晨四点起床码字,刚刚码好,为了情节的连贯性,两章一起更新了吧,又不正常了,恳请各位兄弟姐妹见谅O(∩_∩)O~~~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二百四十六章毒贩(一))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