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婚途陌路 > 第054章 有什么不敢

第054章 有什么不敢


  
      现在的苏文若,她却来找云雨桐收留,去容忍她之前不愿容忍的恶习。
  
      然而她上楼进了房间之后,才明白,云雨桐为什么不肯欢呼雀跃的奉上半边床铺。
  
      李承郁居然在云雨桐的宿舍里。
  
      或许这么说不对,李承郁本身也是住在这栋楼的宿舍里,只是不同楼层罢了。
  
      但苏文若进门看见的,是李承郁半躺在云雨桐的床上玩手机。
  
      李承郁抬头见她进来,显然很意外,知道她在楼下喊云雨桐,但没想到苏文若会上宿舍里来,毫无心理准备显得有些拘束!
  
      看这样子,苏文若确定了,他们俩当真是走在了一起!
  
      这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对上眼了,心灵上自然就门当户对了。
  
      就是有点可惜了李承郁。
  
      “李经理住这里?”
  
      苏文若比李承郁还尴尬,人家好好的一对,结果她现在,强行来挤走李承郁,才能在这里过夜。
  
      李承郁急忙放下手机,下了床红着脸很不好意思的说:“苏小姐好!我,我的房间在楼上!那个,苏小姐来找小桐肯定有事,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李承郁就快步出了房门,估计是回他自己的宿舍去了。
  
      这是在拆庙啊?还是在拆庙啊?
  
      房间非常小,一张单人床,靠着墙放着张旧沙发凳,再就是挤在角落里的一只简易环保衣柜。
  
      没了!生活就是如此简单!
  
      但作为一个公司标配的员工宿舍,已经算是很不错的待遇。
  
      就云雨桐这种后勤的阿姨,基本是分不到房间的,还是卖了她苏文若的面子。
  
      说起来,她来这里借住,也不需要拿自己当外人才是。
  
      她觉得自己可能睡沙发凳会舒服一些,毕竟跟云雨桐睡一张单人床,是件很难以忍受的事。
  
      再说了,那床上,刚才还躺过李承郁。
  
      两人聊了没几句,云雨桐的手机就响了。
  
      听那说话的口气,像是李承郁给她打的电话,边讲还边看了苏文若一眼。
  
      讲完了电话,云雨桐脸上眉飞色舞很是兴奋的说:“文若,秦总一会儿过来接你回家呢,我这沙发凳你是睡不成了!”
  
      苏文若极其不爽的翻了翻眼皮,肯定是李承郁给秦江澜通风报信,然后李承郁再打电话通知云雨桐。
  
      气的鼻子冒烟。
  
      不过话又说回来,李承郁也是好意,苏文若出现在这里,脸上就写着:我和你们的老板吵架了!
  
      作为一个下属,跟老板通个气,才是忠臣!
  
      好歹给他们的老板,争取一个改过自新,跪地认错的机会啊!
  
      云雨桐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觉得显示不出身材,估计是老板要来了,想把自己打扮的好看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以理解,但似乎过于兴奋了些。
  
      居然就把苏文若晾在房里,自己去外面公用洗手间洗澡去了。
  
      人天生什么性子,想要改变几乎不可能,除非老到不能动那时,想骚骚不起来,才会消停。
  
      苏文若懒得理会。
  
      但秦江澜一会儿就找过来,是要跟他回去,还是打死不走,她还没想好。
  
      云雨桐扔在床上的手机又响了一声,是微信提示音。
  
      估计李承郁,又来跟云雨桐透露秦江澜的实时动态了。
  
      她倒想看看,秦江澜能搞出什么名堂来。
  
      拿起了云雨桐的手机,都不用开锁,横幅提示就能看到,的确是李承郁发来的。
  
      上面只有一行字:“那个资料你看不懂,还是别看了,其实我也不太懂……”
  
      看来,这云雨桐还知道自己有很大的上升空间,都能虚心跟李承郁学习求教了!
  
      不错!
  
      只是这李承郁,明明很多学识可以教给云雨桐,他竟然说自己也不懂,难道每个男人,找女人只是拿来解决生理需要的吗?
  
      苏文若没有谈过像样的恋爱,所以不是太能理解那种感觉。
  
      结婚前,为了挣学费,在社会底层挣扎,没那心思谈恋爱。
  
      当年和于林,也不过是游戏里聊几句,一起打打怪,线下见过几次,和他聊天的感觉,是隔着千岩万壑,鸡同鸭讲,然而没什么事就结婚了,什么恋爱,什么甜蜜,什么酥酥麻麻的小鹿乱撞,屁都没有。
  
      反而是最近这些日子,在秦江澜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丝的那种味道。
  
      这就是恋爱?
  
      但她和秦江澜,始终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
  
      李承郁和云雨桐,床单都滚破好几张了吧?
  
      那才叫恋爱!
  
      想到这里,就忽然脸红的像猪肝。
  
      暗忖自己怎么能这么无耻,这么不要脸,还这么邪恶!
  
      污!
  
      “妞?你脸怎么了?红成这样,又过敏了?吃了什么?”
  
      秦江澜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看到了一张猪肝脸!
  
      “刷!”地一下,比动漫五毛特效还明显,脸色秒变回冰冷,别过脸去,装作依然很生气。
  
      房间太狭小,秦江澜的高大身形,在这样的环境里显得窘迫。
  
      他这个老板,还是头一回亲临员工的宿舍,看得出来,连他自己都觉得觉得挺别扭的,也不愿坐下,小心的避开能撞脚的床角,走过去把赖在沙发上的苏文若给揽起来。
  
      苏文若两手抠着沙发靠背,死都不放手,秦江澜尝试几次都拖不动,只好无奈的先放开了她,抬手伸出食指,轻晃着点了她几下,可能是想训教几句,愣是没忍心训出来。
  
      转身走出到房门口的走廊上,探头对着楼上喊:“李承郁,下来!”
  
      二十秒不到,李承郁就跑了下来,看来是早就准备好,知道老板随时会吩咐。
  
      秦江澜抬起修长的手,指着苏文若屁股上的沙发,极为霸道的说:“再叫几个人,把这张沙发给我抬到楼下去!”
  
      李承郁去了走廊上,用手指捏着嘴吹了个哨子,一晃眼,就来了三个男孩纸。
  
      都是公司的同事,苏文若看着眼熟,但叫不出名字,毕竟,公司部门这么多,人也多,估计只有招他们进来的李承郁能认全。
  
      苏文若看这阵势,慌忙地两手乱抓,看哪个位置能抓的更稳,但还没忘记朝那霸道的人恐吓一番:“秦江澜,你敢动试试,丢不丢人!”
  
      现在知道丢人了!
  
      秦江澜眯起深邃的眸子,扬起薄唇忍不住笑开了:“这是我的地盘,有什么不敢?丢谁的人?给我抬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