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皇后保卫战 > 第九十七章 太监君迟

第九十七章 太监君迟

雅嫔便巧言奉迎泠贵妃:“还是贵妃娘娘对皇上用心,这样细致入微之处都放在心上。”
  
  陌孤寒随手从一旁摘下一朵腊梅,别在泠贵妃鬓边,漫不经心道:“赏你的。”
  
  然后斜眼看月华面上的反应。
  
  月华低垂着头,就如一朵笼烟芍药一般,被傲雪腊梅虬劲的枝干映衬得弱不禁风。
  
  泠贵妃手抚鬓角,不胜娇羞,一拧身子,扬起脸来:“皇上恁小气,也赏得不经心。”
  
  太后便指着她的鼻子笑:“得了便宜卖乖,便是你这幅样子。”
  
  众人跟着凑趣地笑,虽然心里都酸酸涩涩的,觉得一点也不好笑。
  
  月华逐渐慢下脚步,走在最后面,也无心赏花,只盯着自己的脚尖看。她在绣鞋上绣了一只嫩绿的大肚子蝈蝈,在裙摆下若隐若现,栩栩如生。
  
  雅嫔“咦”了一声:“怪不得这样灿烂的景致皇后娘娘竟似索然无味,原来是偷偷地养了一只蝈蝈。”
  
  泠贵妃便啐了一口:“尽胡说八道,这样冷寒的天气,如何会有蝈蝈?”
  
  雅嫔伸指一指月华的裙摆:“不信自己瞧便是,就在她鞋面之上趴着呢。”
  
  众人的眼光都随着她的指引落过来,月华将脚往裙摆下缩了缩,有些后悔,鞋面之上应该绣一只鼓凸眼睛的蜜蜂的,若是泠贵妃照旧那样问起来,她便仰起头,一本正经地说一句:“冬日里就是有蜜蜂的。”
  
  她倒要看看有谁会心惊胆颤,总是会形于色。
  
  兰才人就在月华跟前,略弯腰去看,拊掌巧笑:“雅嫔娘娘可是看花了眼的,皇后娘娘鞋子上哪里有什么蝈蝈,那是丝线绣上去的。”
  
  雅嫔定睛细看,自己也不好意思地掩嘴笑:“只见皇后娘娘自己跟在后面,也不赏花,也不吱声,只低着头盯着鞋尖上看,还以为是新奇呢。”
  
  “你若是觉得兴味索然,便回你的清秋宫,何必委屈自己,我们看着也无趣。”
  
  一直沉默寡言的陌孤寒突然便冷不丁道。
  
  月华被他当了这多妃子揶揄,心里也觉凄惶,但是哪里敢扭头真走,落了他的脸面?低头道:“只是仰头久了,被太阳晒得头晕眼花而已。”
  
  一旁太后揪了枝头一朵嫩蕊,一厢把玩,一边状似漠不经心地道:“哀家见你满腹心事,还只道是皇后娘娘触景生情,一直在心里怨恨皇上君淑媛之事呢?”
  
  陌孤寒阴凉的眸光向着月华扫过来,带着几分猜疑,上下打量她。
  
  月华身子一震,慌忙跪下身子,惶恐道:“君淑媛福薄,红颜早逝,月华的确是觉得惋惜,但是万万不敢有任何怨恨之心。”
  
  “哀家听闻前两日,宫中有人暗中议论君淑媛,被皇后娘娘遇见,立即严惩,打了三十个耳光?”
  
  “君淑媛好歹也是主子,何况已经故去,那些宫人胡说八道,诋毁于她,妾身觉得,应该严惩不贷,以儆效尤。”
  
  太后一声冷笑:“皇后不是指桑骂槐,借此泄愤便好。”
  
  泠贵妃立即落井下石道:“皇后娘娘与君淑媛向来交好,心情低落,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想法也未尝不可。只是君淑媛她自作自受,即便是死了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这是做给谁看?”
  
  月华听她对君淑媛这般不敬,眸中就有怒意:“君淑媛乃是不幸滑胎,出血过多伤了身子,泠贵妃这句自作自受却是什么意思?”
  
  泠贵妃一噎,知道自己得意之时,说了错话,偷偷瞧一眼陌孤寒,见他依旧冰冷着一张脸,也无怪罪之意,慌忙自己圆满:“皇后自己明白就好。”
  
  君淑媛何尝不是陌孤寒心里的一根刺?他心烦意乱,终于觉得不耐烦,冷哼一声:“若再有胡乱猜疑者,同样三十耳光!”
  
  言罢转身便走,泠贵妃与鹤妃等人见月华被训斥,心里得意,谈笑着跟上去,只丢下月华仍旧跪在冰寒的地上,自己一声苦笑,默默地站起身来。
  
  陌孤寒一行人已经走得远了。
  
  “大胆,还不快退下!”
  
  月华听到园子外面有人压低了声音训斥:“皇上与诸位娘娘都在这里,你冒冒失失地闯进来,浑身臭烘烘的,是不要命了么?”
  
  “我见今日天好,积雪消融,想趁着土地湿软沤点肥进去,时机难得,那我便守在这里等会儿吧?”
  
  原来是有不长眼的奴才这时候跑来沤肥,月华不以为意,站在原地踟蹰片刻,不知道是否应该追上去,或者直接回自己的清秋宫。
  
  “滚远些吧,这样一身腌臜,皇上出来见到了,不龙颜大怒才怪。你还当自己是御前侍卫呢?也不想想自己如今是什么光景,躲避圣上还来不及呢。”
  
  月华心里一动,御前侍卫?躲避?难不成是他?
  
  月华向着前面看了一眼,陌孤寒已经被姹紫嫣红簇拥着逐渐离得远了,她便扭身向着梅园外面走过去。
  
  花木扶疏间,果真见一低等太监打扮的人担着两担晾干的肥,正在梅园外向着里面探头探脑,被人不耐烦地连声驱赶,仍旧恋恋不舍地不肯离开。
  
  那人身形伟岸,眉眼俊朗,一身浩气,虽然是在小心陪笑,但浑然不像是那些奴颜卑膝的小太监。
  
  守园的太监横眉怒目,若非是嫌弃他一身脏污,怕是便出手推搡了。
  
  月华走出去,佯作训斥道:“皇上正在里面,为何这样喧哗?”
  
  几人便向着月华点头哈腰地行礼求饶。
  
  “皇后娘娘恕罪,我们这就把这不长眼的奴才赶走。”
  
  月华越过几人,眼光径直向着那男子打量,他低垂着头,默然不语。
  
  “你叫什么名字?”
  
  那男子仍旧不卑不亢,没有一丝一毫谄媚之态:“奴才如今叫忠过。”
  
  忠字辈是最低等的太监。
  
  月华略有失望,挥挥手,想来是自己听错了话多心:“快些退下去吧,惊扰了圣驾,到时候吃罪不起。”
  
  那叫做忠过的太监望一眼梅园,似乎仍旧心有不甘,然后一言不发地弯身扛起担子,扭头就走。
  
  看他阔步昂首,脊梁笔挺如松,脚下分明是有功夫的人,哪里像这紫禁城里低人一头的太监?
  
  “你原本叫什么?”月华在身后突然问道。
  
  那个叫做“忠过”的太监只佯作没有听到,头也不回,脚下依旧健步如飞。
  
  先前训斥他的那人躬身道:“回禀娘娘,他原先是御前侍卫,名唤君迟。”
  
  果然是他!
  
  “站住!”月华冷喝一声。
  
  君迟顿住脚步,缓缓回过头来。
  
  月华望一眼跟前几人,吩咐道:“你们都退下去吧,本宫有话跟他说。”
  
  众人立即应声,恭敬地退下去,远远地站了。
  
  月华上前,走到君迟近前,径直开门见山地问道:“你到这里来做什么?本宫从来没有听过天寒地冻的天气里给梅树追肥的。”
  
  君迟低头沉默不言,看起来是个老实忠厚但是脾气又执拗的人。
  
  “你想给君淑媛伸冤是不是?”
  
  君迟立即抬起头来,惊愕地望了月华一眼,然后重新低下头去,算作默认了月华的猜测。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危险?你以为你自己有几条命?”
  
  君迟低着头,月华可以看见他腮帮上青筋直冒,显见咬牙切齿,正暗自隐忍。
  
  “关于君淑媛的事情,以后绝对不可以在皇上面前提起!一个字都不许!”月华低声而坚决地命令道。
  
  “为什么?”君迟抬起头来,鼻翼噏动,十分激动:“君晚她是冤枉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含冤而死。我一定要为她报仇!”
  
  “报仇?”月华用不自量力的目光打量他:“如何报仇?找谁报仇?皇上吗?你可知道,君淑媛宁可自己蒙冤,也不愿意让皇上知道实情,心里有一丝一毫的懊悔与愧疚。你难道要找皇上报仇?让君淑媛九泉之下将你恨之入骨?”
  
  月华的话,说得很残忍,希望他能够就此打消这个可怕的念头。
  
  君迟放下肩上担子,愣怔半晌,方才恨声道:“我只要皇上彻查此事,还君晚一个清白。他误会了我与君晚,使得她失去腹中骨肉,郁郁而终,伯母承受不住打击,撒手人寰,而我落得这般非人非鬼的下场,难道就让他心安理得地寻欢作乐吗?”
  
  月华叹口气:“那受人指使,暗中做下手脚的丫头已经被杖毙,死无对证,如何查?此事乃是别人落下的圈套,借刀杀人,天衣无缝,皇上也是被蒙蔽利用。更何况,你无凭无据,皇上怎么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