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重生星际养娃日常 > 第169章
闻玉菲的回答完全在预料之中,凌西瑶也不着急,说道:“我完全明白你的顾虑,所以今晚才独自前来,请恕我直言,瑶天星域爆发的两次冲突,追根究底都是因为你,现在尽管布朗家大势已去,但谁也不能保证它就此放弃,往深一步想,布朗家会不会为了保全自己或转移注意力,暴露你们闻家的某些隐秘,下一次又有其他势力盯上你?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希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我建立瑶天之初,就是期望这里成为一处安全和隐秘的藏身之所,如果时常有意外之事发生,这完全背离初衷,你明白吗?”
  
  凌西瑶的话有些重,闻玉菲不知该怎么回答,愧疚和自责袭上心头,好一会,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凌小姐,对不起,给您带来了麻烦。”
  
  “当初救下你,并与你签订合同的时候,我承诺保护你的安全,你无需道歉,上次差点害你丧命,是我失职,所以我在考虑,为了更好的保证你的安全,我必须了解背后的真相,以便于做出更为合适的安排,毕竟我有求于你。”
  
  “更为合适的安排?”
  
  “没错,比如加大兵力,或者有必要的话,将你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转移是她刚刚在脑海里萌生的念头,原著的情节已被打乱,而闻玉菲成了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再引来一帮人找麻烦,转移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闻玉菲并不笨,相反很聪明,凌西瑶的目的她很清楚,尽管这背后的动机并不单纯,但她分析得不无道理,不管愿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确是麻烦的根源,离开也许对所有人都好,可想到离开高宏兵,以及刚聚集在一起的族人,她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深吸一口气,说道:“凌小姐,我的存在的确会给大家带来麻烦,所以自愿请求离开,但是您想要知道的原因,恕我不能透露,因为我对天发过誓,绝不向外透露半句。”
  
  凌西瑶简直被她的迂腐逗乐了,“你发誓要保护的秘密,已经不是秘密了,至少布朗家已经是知情人,下一个还不知道是谁。”
  
  对方依旧坚持:“对不起。”
  
  看来这条路是行不通了,凌西瑶决定换一种策略,“也许你觉得我揪着这事有些莫名其妙,我确实有自己的私心,还记得我找你借吊坠的事情吗?五年前,我最亲近的人遭到精神干扰,确切地说是受到精神攻击,不是用精密的精神磁场仪器辅助的那种攻击,而是纯粹的精神力对精神力的攻击,后果相当严重,他当时变得胡言乱语,神智不清,所以我想搞清楚这究竟怎么回事,为何一个人的精神力会对另一个人直接造成影响,如果所料不错,布朗家掌握的秘密定然与精神力有关,我查过资料,你们闻家自200年前,所有族人的精神力逐步提升,你们一定掌握了提升精神力修炼的秘诀。”她仔细分析过闻家历年的资料,并非妄下结论。
  
  闻玉菲听罢心下大骇,脸色随之一变,很快恢复过来,淡笑道:“凌小姐的推测很有意思,简直跟看侦探一样有趣,如果我们闻家掌握这么大的秘密,何至于沦落至今。”
  
  “这也正是我疑惑的地方,所以我猜测你们掌握的修炼方法尚不成熟,有可能并不全面。”
  
  对于她越来越离谱的揣测,闻玉菲脸色难看起来,激动质问道:“所以您是认定我有这样匪夷所思的修炼方法,然后像布朗家一样逼迫我交出莫须有的东西?对不起,我没有!夜已深,请您离开!”语毕,她起身打开房门,示意客人离开。
  
  凌西瑶微微一笑,淡然起身,对方越是激动,说明她的推测越接近真相,目的未达成,她可不想错过机会就此离开,“玉菲,何必如此动气,我并未逼迫你交出任何东西,精神力修炼的方法我也不感兴趣,我只希望能得到你的亲口确认。”
  
  “我没什么好确认的,你所说的纯属子虚乌有。”
  
  “既然你不肯说,我想有人定然愿意的,出来吧!”凌西瑶对着卧室的门口呼唤道。
  
  闻玉菲瞳孔一缩,反驳道:“我的房间并没有别人!”
  
  凌西瑶不理会她,对着门口讽刺道:“躲在女人背后,闻家的男人都是缩头乌龟吗?”话落,她脚步向前挪了几步。
  
  闻玉菲紧张到极点,拽着她向外走:“我这里真的没有别人,请你离开,我不想再见到你!”
  
  凌西瑶由着她带自己离开,刚走到门口,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两名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年纪大的那位叹息道:“玉菲,放手吧!”
  
  “严叔,你怎么出来了?”
  
  “再不出来,闻家的男人全都变成缩头乌龟了。”
  
  “可是......”
  
  “你什么都不用说,去倒几杯茶吧,别在客人面前失了礼数。”
  
  严叔的话看似温和,实则不容置疑,闻玉菲不甘心去了厨房。
  
  凌西瑶打量严叔身边的男子,看起来三十岁左右,长得眉清目秀,也不知是什么身份,不过严叔很快介绍道:“这是我小儿子,严成玉。”
  
  凌西瑶向他点头致意,可对方脸色不太好,没有回应她,她也不在意,犯不着为无关紧要的人置气。
  
  四杯茶水在茶几上冒着腾腾热气,袅袅茶香萦绕在鼻端,可此时所有人都没有心情品尝,对面三人三堂会审似的坐成一排,其中两人面色不善,凌西瑶丝毫不惧,事关儿子,她有用不完的勇气。
  
  “刚才我与玉菲的对话严叔想必已经听见了,不知我的猜测是否正确?”
  
  严叔坐在正中间,饱含睿智的双眼仔细打量着她,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转而问道:“在回答你的问题前,我需要知道自己在跟谁谈话。”
  
  这话有些莫名其妙,凌西瑶皱眉,回道:“当然是跟我。”
  
  严叔摇头,肯定道:“你当然是你,我想知道你背后的人是谁。”